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不算番外的番外22:伟大的殉道者

不算番外的番外22:伟大的殉道者

  就在华府忙不迭的谋划着在白令海峡开战的阴谋之时,罗曼诺夫却非常罕见的走出了戒备森严的堡垒,只是让尤里陪同着自己前往莫斯科市区之外的一座村庄。很多人不太明白罗曼诺夫在做什么,甚至拒绝了森严的护卫。就在刺杀行动刚刚落下帷幕,而卢比扬卡忙的一塌糊涂之际,总书记的所作所为让重新建造起来的克格勃施加沉重的压力。

  车队从克里姆林宫出发,前往莫斯科高速公路旁一个不怎么起眼的村庄。虽然有克格勃特工的保护,但还是安全委员会还是将保卫的等级提到了最高,谁都承担不起罗曼诺夫同志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差错,因为五天之后莫斯科将与西欧国家展开第一轮的边界谈判。

  这场谈判将划分苏联和北约国家之间的势力边界线,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状况也不会出此下策,苏联的势力正在如日中天,日薄西山的欧洲各国面对他们的铁骑,完全无济于事。

  武装直升机盘旋在车队的上空,这些以米24雌鹿直升机为原型,重新改造的空中武装力量远比之前的更加可怕。从红色警戒里带来的黑科技在雌鹿直升机的内部粗暴的植入了一根125mm的炮管,并且加固了自身的结构,以至于腹部携带着坦克的火炮依旧能够移动自如。双管炮火的天启坦克在欧洲各国看来是典型的坦克杀手,艾布拉姆斯的120mm的贫铀弹砸在它身上也只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坑洞,更别提还有配合行动的装甲机器人,几乎能在坦克的炮塔顶端轻而易举的撕破坦克的装甲。

  从东欧战场上回收的坦克信号能明显的看出,东欧的T72跟苏联的新式装甲武器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空军的心动已经无法占据任何的优势,配备了高射炮与防空导弹的天启足以拦截半径在10公里范围内出现的敌群坦克。

  这是无懈可击的装甲作战集群,无论是轰炸机还是地面部队,都已经无法阻拦他们的进攻,除非双方都将食指摁在了核武器的发射界面,才能坐在谈判桌上心平气和的讨论问题。

  一手缔造了红色军团的人,此时突然离开了克里姆林宫,要前往一个无人听闻过的村庄。原本尤里想阻拦,但是出于对领袖的尊重,他依旧选择了跟随,只是叮嘱卢比扬卡的特工们做好了准备。

  毕竟现在尤里的身份是克格勃领导人保卫局的负责人。

  车停在村庄面前,罗曼诺夫往一处幽深的公墓园走去。

  特洛耶库尔罗夫斯基公墓里葬送了一位被历史和时间遗忘的伟人。

  穿过十字架的,正方形的墓碑,最后他在一片不起眼的墓碑面前停下了脚步,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墓碑上只有一小片不起眼的字迹,还有一张略显模糊的照片。

  根纳季·伊万诺维奇·亚纳耶夫。

  1937年8月26日-2010年9月24日。

  “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么?”

  身后的尤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对这个时间线上的世界不感兴趣,同样也对墓碑上的人没有半点的感觉,他只能控制活人的思想,死人的复苏只能交给那些神神道道的巫师。不过他也是坚定地无神论者。

  罗曼诺夫也没有指望他能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瞻仰一位伟大的殉道者,他曾在1991年做过一件轰动世界的壮举,为了保留下最后的革命火种,试图重新构建秩序,然而当时的所有人都站在无耻的窃国贼身边,人民根本不理解这一小簇人的用心良苦。”

  “然后他失败了,带着不甘踏入了静水监狱,等到1994年大赦时出狱,然而之前的国家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家园。一个由寡头,黑帮还有无耻的资本家们组合起来的国度,当年嘲笑他的人民遭到了军队无情的镇压,或许在那一刻才焕然大悟,原来1991年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在试图挽救这个国家。”

  尤里静静地听着罗曼诺夫的发言,他无法理解一个日趋壮大的帝国为何最终会日暮西山,他也不需要去理解,从另一条时间线上带来的黑科技足以重新构建新的铁血秩序。

  谁敢反抗,便毫不留情的碾压过去,那些让人民饱经迫害的寡头,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等到克里姆林宫地下室里的秘密完结之后,整个欧洲都不可能是苏联的对手。

  “只可惜大势已去,所做的一切最终只是徒劳无功加速了这个帝国的崩溃。当时只要那些冷眼旁观的人,那些为了自由民主欢呼的人站出来支持他们,最后的结局也就不会是一个衰落崩溃的东欧。”

  “亚纳耶夫副总统,一位伟大的共产主义信徒,即便他死了,这个国家和世人也应该铭记住他所做过的一切,比起无耻的勃列日涅夫,第聂伯罗黑帮的匪首,他才是应该安葬在列宁墓里的人,而不是躲在特洛耶库尔罗夫斯基公墓,被历史和岁月遗忘。”

  “我们不应该遗忘一个民族的英雄,历史应该永远的铭记这些战斗的伟人。”

  罗曼诺夫回过头,手指指向了墓碑,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我们还要继续完成他未能完成的事业,革命的火种需要燃烧新的柴火,像一座灯塔,照亮阴暗腐朽的世界。”

  尤里意识到罗曼诺夫站在这里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有些秘密的想要告诉自己。

  “罗曼诺夫总书记的意思是?”

  “做继他之后下一个殉道者,如果我倒下了,卢卡申科会接上去,还有马拉申科,还有一众的为伟大信仰而做出牺牲和奉献的人。对,在西方人眼中我们是恶魔,一个由铁丝网,机枪和谎言构建的绝对秩序,然而在这样的苏联,每一个人起码不会被饿死,他们有自己的工作,”

  接班人。

  卢卡申科已经成为罗曼诺夫之后的统领,而尤里需要做的就是像服从罗曼诺夫一样的服从下一位接班人。尤里默然,他无法答应也无法拒绝对方,从一开始他被灌输的意志,便是绝对的服从至高无上的领袖。

  罗曼诺夫没有打算勉强他接下重担。

  “资本家以为我倒下了,社会主义运动便全盘皆输,自由世界会卷土重来,但我要告诉他们想错了,我成为苏联的总书记,并不是要成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而是推翻罪恶的资本主义世界。”

  罗曼诺夫望着墓碑上平静的脸,握紧了拳头。

  那些表面上的安稳与和平之下潜藏着暗流汹涌,资本家构建出来的虚假繁荣掩盖不了那些无家可归的,需要去垃圾箱里翻箱倒柜寻求出路的贫苦人民。车流马车的街道,拿着咖啡杯走过的西装领结的金融家们代替不了底层绝望的呐喊。欣欣向荣的世界是资本主义最后一块遮羞布,扯开之后,便是无产阶级愤怒而绝望的呐喊声。

  他微微弯腰低头,向这座墓碑鞠了一个躬。

  松柏在风中轻轻地摇晃。

  对先烈的感谢。

  “你们安然的去吧,以后的路我会接手。苏维埃永远不会输。”

  “我们永远不会输。”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