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不算番外的番外68:割地求和?当我大清?

不算番外的番外68:割地求和?当我大清?

  索沃斯大致上向法罗讲述了情报的内容,现在只能确定克里姆林宫内部有人准备与西方合作,但具体是谁他们不得而知。更新最快不过这对于北约来讲终归是好消息,意味着他们不用跟红色帝国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然而接下来这几天,英国当局极力想要遮掩并且延迟发布的噩耗,却在发酵蔓延。

  英国舰队在波罗的海全军覆没的消息通过互联网迅速的蔓延,几乎在一夜之间这些波罗的海的秘密就变成人尽皆知的新闻。苏联的舆论攻势做的非常的出色,英国还在试图掩盖自己战败的丑闻。从击败了无敌舰队之后虽然有过惨胜的战役,但是像波罗的海一个主力舰队全军覆没的惨败,倒是第一次。

  而对方还是军备力量出现过断崖式崩溃的红海军,许多军事观察员都对英国舰队的惨败表示震惊与质疑,认为这是21世纪上半叶发生过的最大不幸。

  英国国防部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这么快将无敌级航母拆卸掉,否则现在英国还能维持住一支较为弱势的舰队,二号舰威尔士亲王号还没有下水服役,英国舰队面临着无舰艇可用的局面。

  伴随着英法联军的惨败,随之而来的是民众的游行示威,他们将英国舰队的惨败归咎于国防部的无能,还有英国的体制问题。没有强有力的中央机构,英国政府几乎在民众愤怒的声讨之中摇摇欲坠。

  “法罗滚出国防部!”

  “特蕾莎请从首相的位置上辞职!”

  “我们不需要英女王,老妖婆从王位上滚下去!”

  “查尔斯王子,天下岂有六十年的太子,新王应该登基继任王位!(???)”

  伦敦的大街上,游行示威的人群走上了街头,与防暴警察发生了正面的冲突,挥舞着旗帜,高唿口号的人群在大街上肆意的打砸,发泄自己愤怒的情绪。

  一波接着一波反对特蕾莎内阁,顺带反对英国王室的口号与唿声向当局袭来,特蕾莎一方面安抚国内暴动的情绪,一方面与法国人进行紧急的协商。英国当局对于盟友中途叛变的感到非常的愤怒。

  法罗最近一直被人揪着不放,同时也是对爱丽舍宫的恨得最咬牙切齿的一位。如果不是临时的改变战略,摧毁苏联在波罗的海的加里宁格勒分舰队,英国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

  “法国当局是否忘了,如果失去了英国的舰队,苏联在北海区域将会入无人之境。到时候单独凭借法国舰队想拦下红海军的前进?简直就是做梦。”

  法罗愤怒的反击,酿成现在的结果,全都是法国人的错。

  法国国防部长勒德里昂冷笑了几声,不屑的说道,“当然,我们非常明白。所以最后法国的航母战斗群毅然决然的前往失事海域进行援救,如果没有我们法国人的话,恐怕死亡失踪名单上还要再多加二十几个名字。这不是我们尽到的最大努力吗?”

  “你!”

  法罗握紧了拳头,但却不敢光明正大的发作,毕竟现在还是公开的会面,英法两国背后的龃龉和矛盾都不应该公开的摊到台面上来讲。

  勒德里昂向他抛过来一份文件,不屑的说道,“感谢军情六处的情报,法国差一点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我们不知道英国舰队在背后进行什么小秘密吗?你们想让法国舰队去进攻加里宁格勒,并且谎称是防守的漏洞。然而红海军早就在哪里部署了大量的舰艇等待我们的出现,戴高乐号航母战斗群的唯一结局就是你们的下场。到时候英国舰队再急匆匆的过来救场,消灭掉红海军剩余的作战部队。而且还削弱了法国海军的力量,一石二鸟,不错的计谋。”

  “但你唯一猜错的就是法国总参二处的情报局突然接到一份重要的情报,宣称苏联在加里宁格勒部署大量的舰队,等待英法舰队的进攻。随后我们就收到了英国舰队袭击惨重的消息,或许红海军早就已经算计好要将我们两支舰队葬身鱼腹,只可惜英国人如意算盘没打好,差点将自己也搭了进去。”

  勒德里昂的每一句话都像锋利的尖刀,一点一点的剥开英国海军别后那些肮脏的秘密。法罗被堵得无话可说。

  话挑到这样的程度,勒德里昂已经非常直接的点明了主题。

  “万幸的是英国人的如意算盘没有得逞,还将自己最后一支舰队搭了进去。虽然这不是法国想要看到的结局,不过这种损失还是能让人接受的。起码那些始作俑者最后的结局是全军覆没。”

  勒德里昂的幸灾乐祸与法罗脸上的严峻神色呈现出鲜明的对比,英国作为欧洲最大的搅屎棍,总算为自己的离岸平衡手付出了代价。

  “现在,英国人最好考虑一下你们应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苏联舰队的进攻吧。法国会成为西欧国家背后的最后一道支柱,至于你们北约军队,别把我给扯进去。法国要保住的是西欧国家的利益,不是你们北约集团的小算盘。再见,法罗大臣,希望你能够意识到英国到底做了什么蠢事。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也可以将自己的利益割让出去,东欧和中欧不是被英国德国卖完了吗?没有关系,你们还有自己的国家可以打包出售,不过现在英联邦早就已经名存实亡,你们还有多少能拿得出手讨好那群斯拉夫牲口的东西?”

  简洁明了的回复,直戳内心深处。

  之前英德为首的北约是死命的坑波兰,坑完了中欧国家之后,现在可能只剩下割地求和的局面,而法国国防部长神闲气定的态度,保不准他们跟苏联在幕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交易。

  说完,勒德里昂勐然起身,向会议室门口的方向走去,留下法罗一人不知所措的望着他的背影。

  怒不可遏的法罗大臣站起身,恨恨地说道,“割地求和,你当英国是大清?”(未完待续。。)rw

  :。: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