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不算番外的番外69:第三罗马的荣耀

不算番外的番外69:第三罗马的荣耀

  波罗的海变得风平浪静。

  如果他们意识到这种风平浪静是红海军带来的压力的话,谁都笑不出来了。蔚蓝而平静的海面偶尔穿梭而过巨型的无畏级舰队,如同穿梭在深海的红色巨兽,尽管重型战列舰的吨位早已不符合时代的发展,但是罗曼诺夫依旧大力的支持这种钢铁巨兽的出现。尼古拉耶夫造船厂在马卡洛夫厂长死后的二十年,终于有机会再次的建造万吨级别巨型的战舰。

  不是当初没有完工的乌里扬诺夫斯克,而是比航母的吨位还要夸张的战列舰,尽管战争方式的演变已经证明了战列舰早已成为历史上的过去式,但是罗曼诺夫从另一条时间线

  土耳其政府对伊斯坦布尔海峡拥有绝对的掌控权,关于红海军的野心也一直看在眼中,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试图作为最后一道阻碍无畏级舰队的障碍,下达了禁止通航的文件——原本土耳其对于海峡就拥有绝对的掌控权,而且也曾经禁止过苏联航母的通行。基辅级航母改名重型载机巡洋舰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大不列颠最后的航母舰队在波罗的海败北,英国甚至失去海上的控制权。这已经深深的刺激到了土耳其这个国家。艾尔多安意识到如果他们不做些什么的话,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他站出来,向克里姆林宫发出一份通告,为了航海海域的安全,苏联制造的无畏级战列舰禁止从伊斯坦布尔海峡通过,如果坚决这么做的话,土耳其和苏维埃之间只能兵戎相见。

  艾尔多安八面玲珑,但不代表看不清局势。在此之前他已经压下了国内关于教法派和世俗派之间的政治纷争,力图让双方势力都加入到反苏维埃的战争之中。

  莫斯科不会跟艾尔多安和平谈判,最有可能的就是扶持库尔德工人党或者土耳其共产党,彻底的颠覆宗教传统的国家。到时候真的是谁敢喊出真主万岁的话,内务部的人直接往头上射出一颗子弹。

  而土耳其发生的一切都被罗曼诺夫看在的眼中,他知道自己的扩张政策往下走,势必会引起不同国家的反对,然而这些反对并不能阻止红色苏联赤化全球的目标。

  在其他人眼中,罗曼诺夫是疯子,一个冷静且意志坚定的疯子。

  “土耳其,现在连他们也跳出来了吗?看来暴力机器每向前走一步,我们的阻力就能增大一份。只是没想到现在这么快就进入了黑海局势的紧张时刻。土耳其只是被人推上来作为一个谈判角色而存在,真正幕后的始作俑者,应该是美国的华盛顿。”

  罗曼诺夫的表情很平静,就像提起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然而马拉申科却不同意了,试图要用一支强悍的武装力量,稳固自己在中亚的局势,土耳其是莫斯科一统中亚的最大一个障碍,马拉申科则提倡粗暴的对不服管教的国家进行战争碾压。

  总书记办公室的天鹅绒窗帘被拉上,密不透风的渗透不入一缕光线,罗曼诺夫站在昏暗的角落里,向远在乌克兰的马拉申科同志直接的下达命令。

  罗曼诺夫的指令,就是苏维埃的最高意志。

  而对于马拉申科的担忧,总书记却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

  “土耳其也配苏联动用一个装甲师?马拉申科同志你太看得起他们了。这帮家伙只是靠美国或者欧洲国家在背后的支援,站出来说嘴几句,难道你以为双方爆发冲突时,土耳其还能独善其身。省省吧,我们进入中亚的第一个阻碍就是他们。而土耳其也知道这一点。艾尔多安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土耳其的军力,根本不及苏联的十分之一。就算他们调转防守希腊的部队,开始向苏军进攻的方向部署,有多少能拦下我们的部队。”

  “但是他们会奋起反抗的。”

  马拉申科反驳总书记,用低沉的声音小声的说道,“我们还是需要派遣装甲部队攻入土耳其的国境,但是这样一来苏联就不是两线作战的问题,而是多线作战,以现在苏军的军事力量,进行一场全面的战争还是很困难的。即便是希特勒当初陷入两线作战的泥潭之后,也同样焦头烂额。”

  “是啊,的确很困难。”

  罗曼诺夫总书记语气诚恳的点了点头,然而接下来的话却让马拉申科听得心惊肉跳。

  “是因为我们目前生产的真空内爆弹还不够,进攻土耳其必定要瘫痪掉对方的一切战略目标,摧毁他们每一座城市,每一片土地,直到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马拉申科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总算明白为什么罗曼诺夫对土耳其一点都不上心,甚至没有派遣装甲部队制定作战计划的打算。

  他是要有计划的摧毁整个国家,变成无人的荒土,而不是去征服他们。

  “罗曼诺夫同志的意思是……我们要用真空内爆弹,平推这个土耳其?”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

  这种毁灭一切做法,只有总书记同志才能想出来,完全无视任何国家的指责与制裁。

  留地不留人。

  罗曼诺夫双手托着下巴,轻声的说道,“我们只需要拿下土耳其这片土地,而不是留下一群不不开化的教徒。知道让这些教徒闭嘴的最好方式是什么吗?是毁灭,苏联将成全这些人。当年在俄土战争受尽的耻辱,现在要全部的还回去。而且土耳其消失之后,其他的中亚国家便会向我们投降。”

  马拉申科的手都有些发抖,他以为自己已经是足够狂热,但是没想到最高领导人完全就是一个冷静的疯狂野心家。

  一只手拉开了窗帘的一角,光线往办公室里渗透了进来,照亮了那张阴沉严峻的脸。

  “而且别忘了,我们斯拉夫人还没有拿下伊斯坦布尔,终有一天,它会重新改名为君士坦丁堡。”

  第三罗马的荣耀。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