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不算番外的番外74:最意外的人

不算番外的番外74:最意外的人

  “亚特拉斯武装集团的一切如同之前安排的一样?”

  一封邮件出现在艾恩斯总裁的桌面上,他立刻在键盘上输入了一段话。

  “一样,现在我们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最后安排。实战化的盖特机炮,狂风坦克,包括镭射幽浮都已经出炉,托你的福,我们成功的制造出一支现代化的军队。而且我们准备在西欧忙着对付苏联的同时,进行一场统一非洲的战争,形成一个新的非洲联盟。”

  之后又是一封文件。

  “很好,复制人实验室需要大量的实验材料,那些黑人是完成生化试验的最好试验品。希望艾恩斯总裁已经准备完毕了。”

  “所有材料都准备完毕,这么多的人口失踪要躲过联合国的眼睛还是有些困难,只不过现在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莫斯科,对于非洲发生的事情无暇顾及。”

  “我只希望看到结果,在一切结束之后,之后我会继续联系你,亚特拉斯集团将继盟军和邪恶帝国之后,成为第三股崛起的势力。”

  艾恩斯看完最后一封邮件之后,他的双手在颤抖,踉踉跄跄的站起身走到窗台面前,望着夜景深吸了几口气,才将心中的波澜平静下来。

  与自己一直保持着通讯的克里姆林宫的神秘人物,到底是谁?

  艾恩斯没有答案,但是望向身后的制造工厂,亚特拉斯武装集团的军事力量已经比之前强悍了好几倍,他们拥有强大的战争武器,顶尖的科技工程项目。虽然只是侧重于神秘的心灵控制和生化研究,但是科研成果却让艾恩斯震惊万分。

  尤里为亚特拉斯集团提供了一种廉价的暴兵方案。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之内培养出一群忠诚怪物,不再是用高昂的美元支付的私人军事承包商。而是低价劳动力。他们甚至可以不眠不休的作战十几天,直到死亡。

  换做是谁,都对拥有这种军事力量的怪物感到惊慌和恐惧。

  战车工厂里星火四溅,橘黄色的火光密集流星一般的泼洒在地面上,工人正在焊接狂风坦克的炮塔,这种号称火力和敏捷并存的怪物即便是应对上M1坦克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更不用说德国的豹二,还有法国的勒克莱尔,即便是直接对上乍得,坦桑尼亚的59式坦克,也不会感到发憷。

  想到这里,艾恩斯流露出胜利的微笑。

  很快,他将不再受制于华盛顿,也不再受制于联合国安理会。第三大的政治军事一体化阻止将出现,一个统一的非洲如同耀阳一般的在世界政治格局的中心升起。

  红色欧陆,大一统非洲联盟,自由主义世界,将会成为世界上三极鼎立的局面。

  “世界第三的政治力量,呵呵,亚特拉斯集团将成为继盟军与苏联之后的第三大势力,川普总统,恐怕你到最后都不会想到,亚特拉斯集团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帮华盛顿赢得战争吧?”

  艾恩斯的左手插在口袋里,他望着远处璀璨的都市,眼神平静的说道,“我是准备成为民主世界的领袖。”

  一抹血红的残阳将莫斯科勾勒出黄昏的姿态,这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失去了生命的城市,入夜之后不再是灯火辉煌的璀璨,而是用警戒的探照灯和强光灯构建的环境。

  不易留任何一个阴暗的缝隙,嗅出并且消灭所有的敌人。

  “民主世界的领袖?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下。艾恩斯还不知道自己只是为了建立伟大的尤里军队的一枚棋子而已。我与罗曼诺夫之间的合作已经走到尽头,是时候利用我的科研成果,建立一个新的国度。”

  尤里站在克里姆林宫面前的红场上,轻声自语的说道。他转过身静默的看着身后的宫殿,此时却散发着不祥的意味。这已经不再是沙皇的辉煌壮丽的寝宫,而是一座邪恶的堡垒。透露出一种可怕的气息。整个莫斯科将近一半的电力都要被耗费在这座宫殿,维持着特斯拉武器的日常运转。

  磁暴线圈闪烁的淡蓝色电弧光芒,照亮了阴暗的区域。

  沉迷于特斯拉电弧理论的罗曼诺夫不断的寻找着加强磁暴能力的方式,最终特斯拉线圈已经能够在第一次集中目标时碳化车组人员,并且像电焊一般的切割装甲,融化掉钢铁的底盘,最后变成一坨凝固的铁水。这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克里姆林宫站岗的人类守卫,始终对闪烁的电弧抱着恐惧和敬畏。

  尤里站在这里准备迎接从乌克兰回来的“罗曼诺夫集团高层”,包括核心集团的马卡洛夫,指挥官马拉申科,已经南美洲指挥官库可夫。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莫斯科的铁幕装置即将完成,他们准备发动最后的进攻,然后解放整个欧洲。

  战争的阴云已经布满了天空,他们即将发起最后的进攻。而莫斯科必须在这个时刻出现意外,让尤里获得与邪恶帝国和盟军抗衡的机会。

  国防部长绍伊古站在离他稍远一点的地方,眼神复杂的看着尤里。对于尤里的阴谋计划,他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虽然感觉对方和罗曼诺夫背后有着更为深远的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尤里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他的统治地位。毕竟一个懂得看穿人心并且能够进行心灵控制的人,很难确保他们不会出现谋反的心思。

  这些东西都还没有摆到公开的台面上讲,所以被抓住了把柄的绍伊古也只能暂时的“相信”尤里也是反抗罗曼诺夫的其中一员。但是其中的合作有多少的水分,就不得而知了。

  他不会让疯子罗曼诺夫倒台之后,再让下一个野心家上台。

  之后如果尤里试图掌控这个国家的话,绍伊古会联合前俄罗斯军队的武装力量,将他毫不犹豫的推翻。因为心灵控制只能作为进行强权控制的某种手段,一种充分不必要的条件。只靠一个人的脑袋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他可以除掉罗曼诺夫,但是他解决不了在罗曼诺夫死去之后,军队的问题。到时候莫斯科守军倒戈一击,将完全的铲除他的武装力量。

  与西方合作是对的,绍伊古不能任由罗曼诺夫乱来,甚至摧毁人类的文明的发展。他所倡导的实现**的过程,在其他人眼中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乱来的节奏。

  如果战争可以决定一切,也就没有托洛茨基什么事情了。有些话题他不可能明面上说出来,但他的内心深处早已心知肚明,很多人和他一样,都心知肚明。

  莫斯科广场的风有些微凉,一个心如死灰的人而言,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漠不关心,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在中情局的里应外合之下,推翻罗曼诺夫的统治,重新恢复俄罗斯时代的秩序。

  他想起了弗拉基米尔总统在办公室里被强行抓走的场景,还有忠于杜马的议员被枪杀时的枪响声。

  进入红场的车队打断了他的思绪,绍伊古抬起了头,恐怖机器人开始向车队这边迈进,红色的邪恶之眼戒备的周围的环境,谨防有人蓄谋伤害贵宾。在乌克兰,虽然安保状态拔高到最高的等级,但是还是有些驾驭不住那些游击队分子疯狂袭击。在马卡洛夫下达了大戒严条例之后,情况才开始逐渐好转。

  因为这个原因,红场也不得不将警戒提高到最高的等级。

  绍伊古看见从车上走下来的人物,不禁瞪大了眼睛,随即握紧了拳头,手上的青筋暴起。与他四目相接之时,不禁深吸了一口冷气,平静的心脏开始疯狂的挑动了起来,唇干舌燥的滚动了一下咽喉。

  就连尤里看到从第一辆车上下来的人,也微微愣神,不知道罗曼诺夫在背后打着什么算盘。

  最让自己意想不到的人,终于来了。

  :。: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