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不算番外的番外75:冲突世界

不算番外的番外75:冲突世界

  弗拉基米尔总统回归克里姆林宫让众人感到非常的意外,尤其是看着这座面目全非,不再属于他的总统府,到处都是邪恶的机器人怪物在肆无忌惮的游行,如同出没在墙壁上的壁虎,警觉地监视着这座城市的一举一动。他的目光已经看不出任何的波澜,如同古井无波的死水,渗透出森冷的感觉。

  他没有为重现苏维埃荣光而欢呼雀跃,也没有因为失去了国家领导人的位置而愤怒。当罗曼诺夫带着尤里进入他办公室并且宣布接管俄罗斯一切的时候,弗拉基米尔只是很平静的交出了核弹发射装置的按钮。

  没有人知道只有弗拉基米尔和罗曼诺夫的总统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十分钟之后,克里姆林宫降下了自己的国旗,重新换上了锤镰标志的印记。

  而这一次弗拉基米尔的回归,背后显然多了一层不明细说的意味。他入住克里姆林宫则意味着克里姆林宫有两个主人,那些失势的势力也会往弗拉基米尔的方向靠拢,并不利于内部的稳定和团结,马卡洛夫曾在私底下的反对此举,但是罗曼诺夫总书记依旧一意孤行,并且将其召回克里姆林宫。

  谁都看不懂背后的用意,然而尤里却感觉到机会已经向自己靠拢,他可以通过弗拉基米尔的介入,完成颠覆政权的阴谋。

  尤里不会率先行动,他要等到国防部的人准备好最后的计划才会露出自己真正的野心,在一切都达到目的之前,尤里跟随着克里姆林宫的宏伟建筑,一起隐入了暮色之中。

  弗拉基米尔一个人走过漫长无人的走廊,一直站在那间装饰奢华的会议室面前,他转过头,回望了一眼身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视线随着大门的打开而慢慢的开阔起来,罗曼诺夫坐在正对着大门的方向,微笑的看着进门的弗拉基米尔。

  “坐吧,弗拉基米尔同志。我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半年前了,对吧。那时候你还质疑的认为我的管理方式只会将这个国家带入深渊,而不是带来光明。现在呢?”

  罗曼诺夫挥了挥手,指着窗外的红场说道,“我们用最短的时间拿下了乌克兰,拿下了高加索,现在准备拿下波罗的海三国。你之前没有达到的战略目的,苏联只花了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现在你还认为苏维埃只是不符合历史发展的产物吗?”

  弗拉基米尔没有说话,他站在罗曼诺夫面前紧紧地盯着对方,就像半年之前他坐在总统办公室的位置上看着他一样。眼神里没有其他的情绪。

  只有一种心如止水的平静,打量着现在的苏联总书记。

  弗拉基米尔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罗曼诺夫总书记,你让我回来并不是简单的为了向我证明你已经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并且让欧洲变成一个红色的帝国?我还能站在这里,是因为一个前俄罗斯总统还有利用的价值,对吧?”

  罗曼诺夫点了点头,说道,

  “你猜对了,事实上弗拉基米尔同志还能站在这里,并不是因为我想向你展示什么,而是为了跟你说一件事,如果你能完成这个任务。我可以取消对你的软禁,并且你还能获得自由。”

  “我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罗曼诺夫微笑着反问对方,“你觉得还有拒绝的余地吗?”

  弗拉基米尔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你告诉我怎么做。”

  另外一间会议室里,挤满了从乌克兰前线归来的负责人,现任的乌克兰集团军总参谋长,兼任白俄罗斯国防部长的马卡洛夫,苏联新西部军集群总指挥的马拉申科将军,以及国防部新任的部长查丹科,罗曼诺夫的磁暴军团由斯莫克芬单独的统领,与火箭军部队一起成为直接对苏维埃总书记负责的军队。

  “国防部到底什么时候能发兵?”

  “每一天局势都在变得更严峻,你们到底拖到什么时候?”

  查丹科望着斜对面的马卡洛夫,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看着面前环绕的烟雾,冷声说道,“你催我有什么用,莫斯科不下达命令,谁都不能擅自的进攻。难道你想违抗命令?马卡洛夫同志。”

  马拉申科还在指挥波罗的海的战役,没兴趣掺和到他们的派系斗争中。而斯莫克芬只是配合进攻的特种作战部队,不需要直接的参与到大兵团作战中。

  马克洛夫阴沉着脸,冷声的说道,“乌克兰的局势已经不能再等,北约每一天都在波兰加固他们的防线,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等国家都已经加入了德国发起的反俄联盟计划,为了遏制莫斯科的崛起,法国的装甲部队开始往南欧的防线进行集合,他们试图打造一条无坚不摧的马奇诺。你们国防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拖时间,到时候死伤只会更加的惨重。”

  大门突然被打开,高昂的声调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无坚不摧的马奇诺?那就用基洛夫炸开它。”

  罗曼诺夫推开门,走进了办公室。刚好听见马卡洛夫的抱怨,微微一笑。

  原本坐在会议桌面前的所有人都站起身,毕恭毕敬的望向罗曼诺夫总书记。

  在他们眼中,面前的男人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各位,我知道已经已经等待很久了,铁幕装置在一周之前完成了最后的部署。等到波罗的海三国彻底的被平推之后,我们将对北约和法国,发动最后的进攻。目标是直到解放这个大不列颠群岛,并且让资本主义世界在欧洲的土地上彻底消失。斯大林想要用一国建成社会主义来抵抗资本世界的计划已经失败,只有战争才能毁灭和摧垮一切。”

  战争狂人们的眼神中流露出兴奋的神色,他们早已渴望与西方之间发动一场毁灭性的战争,以摧垮旧时代的桎梏。

  罗曼诺夫平静的说道,“这次进攻的总代号,叫冲突世界。”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