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乡村超品小仙医 > 2710.第二千七百一十章 曾经的剑一

2710.第二千七百一十章 曾经的剑一

  杨辰在周全洞府中时候一脸的微笑和感激,而出了洞府的那一刻,他的脸色阴沉的如当头乌云密布的天空。

  周全给了他一道剑符,这剑符居然……

  杨辰低头看了看手,表明看不出什么,借助了赤眼,那剑气居然化成了一个火红色的小人。

  而小人正在不断的吸收他身体中的能量。

  周全说这道剑符能让他增加明天神剑洗礼的成功率,可事实上呢?

  杨辰看到了在巨大器炉前的文莲。

  文莲是养剑的器皿,而杨辰居然也被当成了一个器皿……

  找死!

  杀意简直无法压制下来。

  “段武,周长老如何说?”

  文莲迎面走来问道。

  “我要回去提升状态,再会。”

  杨辰直接离开。

  文莲有些不明白了。

  怎么不高兴似的?

  文莲看了看洞府方向,倒也没去说什么。

  杨辰回到了洞府中,他左手直接捏住了右掌。

  “吱吱吱……”

  手掌里剑气所化的火红色小人叽哇直叫,很是痛苦。

  而且,从声音里竟然能听出求饶的意思。

  这东西居然带着灵智的。

  “既然你有灵智,你是谁?”

  杨辰冷喝。

  很快,他脑海里有了讯息,是火红色小人传递的。

  “曾经的剑一……”

  杨辰微微眯起了眼睛。

  “剑二的爷爷是曾经的剑一,现今的剑一夺走了曾经剑一的气运,怪不得剑二与现状的剑一是敌对了。”

  杨辰低语着,他不怕被骗。

  手掌里的火红色小人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他通过造化神通中的神魂之术也能判断真假。

  火红色小人也察觉到了,所以也不敢欺骗。

  杨辰将火红色小人逼出掌心。

  火红色小人瑟瑟发抖。

  “我是曾经的剑一,我叫魏寿,老夫曾经……”

  啪!

  杨辰一掌将红色的小人魏寿拍扁了。

  “你……”魏寿这个火红色的小人有着一张苍老的面貌。

  “我不喜你在我面前称老夫。”杨辰冷冷的道。

  “好。”

  魏寿道:“我在你身体中感受到了血噬功法,你一定是血魔的后人,我曾经与血魔交好……”

  “什么感受到血噬功法?”

  杨辰冷漠的打断了魏寿的话,他道:“我就是目标,你入住了我的身体,哪里用感受?”

  “我修炼的功法是血噬,能吸收大量血液,你是想过通过无数血液来复活吧?”

  “现在来看,我能获得凝血丹,都是在你们的计划之中,甚至我能获得这次神剑洗礼的机会也是如此的。”

  闻言,魏寿面露惶恐。

  “你怎么发现我的?”惶恐的同时,魏寿相当不解。

  按理说,元婴境界修真者根本看不到他,甚至化神境也很难。

  “你的眼睛……你不是段武!”

  魏寿惊呼:“段武被取而代之了!”

  “你到底是谁?”

  “你的朋友。”杨辰微微一笑。

  魏寿瞎眼睛极力睁大:“朋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杨辰道。

  “你和现在的剑一有仇……”魏寿眼睛突然一亮。

  “你想要重新获得剑一之位,我可以帮你啊。”杨辰笑的灿烂。

  魏寿看着总觉得对方不怀好意。

  他道:“你到底是谁?既然我们合作,你得拿出诚意来。”

  啪!

  杨辰再一掌将魏寿给拍扁。

  魏寿大怒,却不能吼叫出来。

  “你要搞清楚状况了。”

  杨辰将手抬起来,盯着魏寿,道:“你最后的希望都在我手里,我想要将你的希望抹除,你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让我拿出诚意?可笑不可笑?”

  魏寿的脸色变得苍白。

  他心头非常愤怒。

  混账剑二,找的什么人?

  怎么将他推向了地狱?

  这时想这个是没用的,魏寿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说怎么做?”

  “只要能灭了现在的剑一,我无条件配合。”

  “这才是你该有的态度。”杨辰表情舒缓。

  周全要将他当成另一个器皿,没想到,却让杨辰获得了极大的便利,似乎引起剑王宗争斗就在眼前了。

  “文莲身体里的那把剑是你的吧?”杨辰问道。

  “是的。”魏寿这个是知道的。

  “有什么办法养了剑还不死?”杨辰再问。

  “这个……”

  魏寿思索了一下,道:“藏剑成长,或者说恢复原有,那需要极大的能量,而神剑的剑气可以取代一切能量。”

  “你是说弄到了神剑的一缕气息,就能保住文莲的命?”杨辰道。

  “是这样的,不过,很难。”

  魏寿道:“剑一是神剑最信任之人,剑一能感受到神剑上的一切变化,弄走一缕气息,剑一会发现的,他不会允许。”

  “你是曾经的剑一,你应该有办法隐瞒住的吧?”

  听杨辰这么一问,魏寿没第一时间说话。

  等他要开口的时候,杨辰抬手,先道:“你不用对我说,更不用说什么你没办法,反正,明天我接受神剑洗礼的时候,我要见到一缕神剑气息,你必须要完成了。”

  就是这么霸道,不给魏寿丝毫解释的机会。

  魏寿也不敢去解释了。

  他现在只不过是一缕残留的生命气息,如风中烛火一样,外界随意一股风能让他彻底死去。

  保留这缕生命气息非常的不容易。

  魏寿想要报仇,就得听从杨辰的。

  “好!”

  魏寿咬了咬牙道。

  “在神剑洗礼的现场,我要是制造一场大杀戮,你也能帮忙干扰或者隐藏的吧?”

  根本不给魏寿回答的机会,杨辰就道:“嗯,就这样了。”

  “等洗礼结束了,我会去见剑二,到时候,你会给剑二提示什么吗?”

  杨辰笑的森然。

  魏寿浑身一颤,道:“我只是残留下来的生命气息,哪敢?我一个念头都能被你给知道了,生死面前,我知道轻重。”

  “你最好知道轻重。”

  杨辰眯着眼的道:“假如让我感觉出来,我彻底磨灭了你!”

  “另外,你对剑王宗现任宗主了解吗?”

  魏寿想都没想的就道:“不清楚,因为,我在位的时候,他还只是少宗主。”

  “不过,剑王宗每一任宗主和神剑都有着隔阂。”

  这么一听,杨辰惊愕道:“什么样的隔阂?”

  “神剑要奴役所有人,可每一任宗主的职责是压制神剑的奴役,这就是隔阂。”

  听着魏寿的话,杨辰陷入了沉思。

  这剑王宗真的一直不平静啊。

  神剑是几乎所有人心里的支柱,却是宗主的心头大患。

  很好,了解到这个令杨辰欢欣鼓舞。

看过《乡村超品小仙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