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奇迹的召唤师 > 2034 颇为讽刺的立场(求月票)

2034 颇为讽刺的立场(求月票)

  “急急如律令(Order)!”

  “急急如律令(Order)!”

  “急急如律令(Order)!”

  在一阵阵急促又响亮的指令中,一张张符篆就在大街的半空中飞舞,化作各种各样的符术,笼罩向了飞掠中的龙。

  烈焰在翻涌。

  水流在卷动。

  岩石的炮弹在飞射。

  树木的枝叶在延伸。

  还有一把把的刀、剑、枪、戟等各种各样的武器像箭矢一样的射来,金属的碎片亦是像子弹般窜动。

  这些攻击就纷纷都笼罩向了半空中飞过的龙,轰在其身上。

  只不过,它们并没有能够给龙带来伤害。

  因为,龙的身上早已是有庞大的龙气在起伏,化作一股股的气浪一样,将来袭的攻击全部挡下,甚至与其碰撞在一起,共同消灭。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

  源自金刚手最胜根本大陀罗尼不动明王的调伏法——〈火界咒〉——便被一个个阴阳师咏唱着。

  “————跢侄他·乌驮迦提婆那·堙醯堙醯·娑婆诃————”

  古代印度的吠陀神话中,十二天之一的水之法咒——〈水天法〉——也被一个个阴阳师使出来。

  各种各样的咒术便也化作狂风骤雨一般,一一掠向了半空,企图对那横冲直撞的龙造成一丝妨碍。

  可惜,它们都失败了。

  龙身上的龙气仅是微微一震,这些咒术就通通都被瓦解,没有一个生效。

  阴阳师们只能为此震惊着,慌乱着,却还是不依不饶的追着那条龙。

  理所当然,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站在龙的头顶上的罗真及京子,想直接对他们出手,但他们刚有这样的念头,立即眼前一黑,整个人都失去意识,直接倒下。

  仔细一看,骑在龙首上的少年口中同样念念有词,张开了一个结界。

  那个结界缭绕着黑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事实上也是如此。

  此时此刻里,罗真张开的乃是带有诅咒性质的结界,没有防护的能力,却能让所有对自己产生恶意、敌意和杀意的人都遭受到灵性上的侵蚀,在对方攻击自己前,让对方直接失去意识,当场倒下。

  这个诅咒仅能用来对付灵性上的抵抗力比较弱的人,对于实力高超的阴阳师的话可能会直接无效。

  不过,用在这种场合上,却是分外的适合。

  在这样的情况下,阴阳师们都奈何不了罗真,只能派出式神群来围捕。

  但是,能够飞行的式神基本上只有燕鞭之类的束缚式,像仁王及夜叉则是连飞行都做不到,只能在地面上进行着追捕,时不时的发射一些飞行道具,却还是被北斗身上的龙气给震开。

  众多的阴阳师就连一个式神身上的灵气都突破不了。

  “这就是土御门家的龙...”

  京子看着这一切,再次被震撼了,完全不知道,北斗之所以能够达到今天这个境界,不是由于土御门家,而是由于罗真。

  罗真就抱着这样的京子,对着京子开口。

  “我们先突围,等到突破阴阳厅的包围圈以后再隐形,潜藏起来,那样就不用和阴阳厅发生冲突了。”

  罗真的这番话,让京子稍微安心了下来,并对罗真报以感激。

  京子很清楚,以罗真的实力,想解决这些前来围捕的阴阳师是轻而易举的,只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方才选择撤退,不与阴阳厅交锋。

  “嘛,对方也让我看了有趣的东西,甚至让我窥视到了计划的整体一部分,这种程度的宽恕就当做奖励吧。”

  罗真的话语中就没有半点的紧张感,让京子瞬间明白,恐怕,目前这个情形,对于罗真来说,还真不算是威胁。

  罗真仅是以从容的态度面对这一切,若不是法阵结界阻拦,这会只怕早就用〈禹步〉离开。

  “没办法破解那个结界吗?”

  明白这一点,京子连忙询问。

  “也不是不能。”罗真的语气依旧从容,道:“只是,这种规模的法阵结界,想破解它,就算是我,同样需要时间。”

  既然如此,干脆选择突围。

  当然,更干脆的做法就是暴力突破。

  结界?

  那种东西,在〈龙蛇之水银〉的面前,根本脆弱得宛如纸张,第六特异点的最终一战便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这次和上次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次的法阵结界乃是持续型的,只要正在构筑法阵结界的人不停下来,就算破坏掉,它也会很快被重新构筑。

  因此,除非罗真直接召唤眷兽,把东京给轰飞,亦或者是把灵脉给抽干,否则,这个法阵结界就是无法破解的。

  而显然,罗真不会这么做。

  “我明明是个咒术犯罪者,结果却得为东京里的人和灵脉考虑,反倒是对方,身为秩序的维护者,居然无所顾忌的直接让东京陷入大乱,还真是讽刺啊。”

  罗真不无嘲讽的这么开口。

  要知道,像这样大肆动用灵脉,其实也是有风险的,一个不慎,灵脉扭曲,灵气偏移,那东京怕是得一下子被无数的灵灾给笼罩。

  阴阳厅竟是对此不管不顾,不怪罗真会这么嘲讽。

  “爸爸...”

  京子显然也不是笨蛋,很清楚其中的问题,脸上同时浮现出不敢置信和复杂等等情绪来。

  京子完全没想到,为了逮捕罗真,身为阴阳厅厅长,咒术界的魁首的父亲,居然会允许这样的行为出现。

  但京子既然能够觉醒〈星咏〉的能力,直觉自然敏锐。

  从罗真的态度以及此次行动里感受到的异常,让她明白,也许,罗真成为咒术犯罪者的事件中,有着自己完全不知道的隐情。

  足以吞噬任何人,位于最深的地下,绝不能被挖掘出来的隐情。

  对此,京子虽有些动摇,但更多的却是坚定。

  “这样就好。”

  没错。

  这样就好。

  本来,京子就是为了不被排除在外,为了挽回一切才出现在这里。

  如果不能接触真相,不能知道一年半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就什么都做不了。

  现在,京子才算是站在起跑线上,可以开始为自己的目标努力。

  想到这里,京子就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罗真不知这一切,继续抱着京子,驱使北斗,突破重围。

  靠着〈慧眼〉的力量,罗真就可以清楚的窥视到阴阳厅方面的所有人的动向,找到一条突破的路径。

  “照这样下去,再过三分钟左右就能突出重围,到时候唤回北斗,直接隐形离开。”

  前提是...

  “别遇上来找麻烦的麻烦家伙。”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罗真早已「视」到这条路上,有不少找麻烦的麻烦家伙正在急速靠近。

  :。:

看过《奇迹的召唤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