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14章山中枪声

014章山中枪声

  很快的,赵星就刷新出了另一方的回帖:“对方在往条椅上放旅行袋之前,我就一直在盯着对方了,干我这一行的,观察力很好,所以我确信当时旅行袋下并没有垫报纸。”

  看到这个帖子的赵星,不由得不佩服对方对待工作的细致和认真,这也算是一种敬业精神吧。

  赵星随后回复道:“我当时确实没有把报纸从旅行袋中取出来;而且报纸应该是被折叠起来的吧,其覆盖范围已经不足以垫住旅行袋。”

  重新刷新的页面上,又出现了对方的新回复:“你后来又做过其它的梦么?”

  赵星回复:“没有再做,我也不明白为啥会做上次那个梦。”

  再刷新受到了对方的新的回复:“是的,那报纸被折叠的有个小学生作业本那么大,不够旅行袋当垫子用。”

  在赵星洗漱之后上床睡觉前,他最后刷新了一次帖子页面,上边有两个新回复;其中一个的回复内容是:“你们两个描述的故事很精彩,引人遐想;期待能够看到故事。”

  另一个回复的内容是:“今夜又要难眠了,上次经历了那事以后,一直以为是遇到了鬼魂事件,经你今天这一解释,好像鬼魂之说还是不靠谱了;不过按照你今日所说,似乎这事又比鬼神之说还深奥。希望你以后再有什么梦境时,还能在这里分享一下。”

  赵星回复:“好的。祝好梦。”

  赵星这个晚上睡得是格外舒爽,临睡前在帖子上的那一番对话,不但证明他确实光顾过‘长安市火车站’,更重要的让他知道了‘当他入睡之后,他所代入的梦中人也就随之消失。’

  这个信息太有用了,如果不是碰巧被知情者告知,他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这种身后事。

  试想一下,如果他在某个梦境中遭遇到了危险,他岂不可以通过打瞌睡的方式去随时退出了;这种退出方式不但可以让自己避险,也能让被自己所代入的人,一样不用遭遇危险。

  第二天,赵星专门去买了一根练武用的棍子,只不过第二天他并没有去练习拳脚和棍法;因为他第二天感觉着胳膊、腿的肌肉都有些酸痛的感觉,他判断应该是头天晚上运动量过猛的原因;直到第三天,当这些酸痛感都消退后,他才又开始继续锻炼;这之后只要不是下雨天,他每天晚上都会出门去练习一段时间的拳脚及棍术。

  网上的帖子他每天还是会去看看,但已经不如当初那么迫切了;在印证了候车室发生的事情后,他已经相信‘那个赵彩是必然存在了’。

  关于‘候车室事件’的相关帖子,这几天倒是挺有热度,不过绝大部分人都认为,那个人是赵星找的托,而他俩所讨论的内容也太过玄幻;但大家普遍都承认,这个帖子的内容倒是挺有趣味,也有看点;不少人都表示期待赵星发表新的梦境。

  在星期三的时候,有人跟帖提议说:“既然当时已经有警方介入这事了,如果谁能再把当时警方的调查结果披露一下,这故事就更精彩了。”

  那个没有再发过新回复帖的、证明‘候车室事件’的发帖者,在这个帖子后跟了一句:“当时在场的是车站派出所的警员,谁如果有兴趣,可以想办法去那里打听后续结论。”

  赵星在这几天只是保持对该帖子的关注,因为没有什么新的有价值信息,他也没有再在这个帖子下做出任何回复;待周三看到这样的跟帖后,他倒是很希望这个帖子赶紧沉积下来,他担心会因此而把警察引出来,使得他会面对太多不可预测的情况。

  在周四的晚上,赵星以别人的名义、在这个帖子下发了一个跟帖:“打听过车站派出所的消息了,当年并没有发生过有人突然消失的现象。不过这个故事确实编的很精彩,值得点赞。”

  让赵星逐渐感到放心的是,那个证明‘候车室事件’的发帖者,没有对此再做出任何回复,其他人自然是越发的认为‘整件事情只是一个精彩的故事而已’。

  直到又一个星期六的夜里,赵星又如期入梦了。

  ……

  张青山是太行抗日支队的一个班长,昨天黄昏的时候,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他先是带领自己那个班的战士在山里阻击敌人,随后又选择一条远离主力部队的山路进行撤退,选择这另外一条道路撤退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免再次被敌人尾追上主力部队。

  当晚天黑后,他和仅存的几个部下也跑散了,他后来侥幸摆脱了敌人的追击;而当天夜里,他是凑合着在野地里睡了一晚。

  而在野地里睡觉时最危险的情况,就是被山里的狼偷袭;至于那些在山里边进行清剿的鬼子,由于张青山即使在睡眠中也能保持充分的警惕性,他对鬼子倒不是太担心;因为一旦有鬼子在附近搜索,睡眠中的张青山也能感觉到这种动静,这就可以使得他有机会趁着夜色、从容撤退。

  而为了防备被狼袭击,他是选择了一处背风的坡地处,背靠陡坡用树枝遮盖住自己的身体,这样既可以起到些防风、保温作用,也能使得自己在遭到狼的第一波袭击时,可以依赖树枝的阻碍而不会受到致命攻击;而凭借自己的武器和实力,他在惊醒后就不会惧怕狼的攻击了。

  至于为什么要冒着受伤的风险入睡,而不是想着着等天亮后找到大部队,再考虑睡觉会更安全呢?

  那是因为谁能确定第二天就一定能够找到大部队呢,谁又能确定第二天就一定有时间睡觉呢;毕竟这是战争年代,而且是鬼子正在山里边进行清剿的特殊时期,如果不趁着夜间这空暇的时间多加休息,那么等第二天再与鬼子遭遇时,自己的精神和体力都不会处在最佳状态,到那时自己受伤的几率会比夜间睡觉更大,这也是张青山甘于冒险、也要睡觉的原因。

  或许有人会问,只要张青山不是七老八十的年龄,那他一晚上不睡眠也不至于第二天就扛不住吧;是啊,张青山也就二十多岁,如果只是一晚上不睡眠,确实不影响他第二天的吃喝拉撒,但确实会影响到他的精神状态和运动状态;而当与敌人交锋的时候,双方的胜负之分往往就决定于谁的反应更快一些,决定于谁的战术素养能够得到更好的发挥。

  至于为什么张青山不考虑在树上休息呢,那是因为这个晚上的夜色很好,如果是睡在树上则容易被人发现;而张青山选择睡觉的地方,还得是四面开阔之处,这样当有敌人接近时,他可以有更多的撤退余地可供选择。

  不过,今天早上在山里边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在山里边迷路了。

  张青山自小就是在这个山区长大,家里边世代都是以打猎为生;当兵前他是一个职业猎人,他的谋生技能就是打猎;他有两个职业特长,一个是枪法好,一个是飞刀玩的准;这两个特长使得他在打猎生涯中,可以更好的节省弹药的消耗,降低打猎成本。

  由于自小就是在这个山区里边摸爬滚打,熟悉这里的地形那也是自然而然的;可今早他开始设法去寻找主力部队时,却发现无法定位自己所在的位置了,这让他觉得很不应该。

  具体到周围的一草一木,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变化,可是具体到周围的整个环境布局,却又让他觉得陌生;比方说眼前所见的山路、沟壑布局,这本应会相当熟悉的环境,就让他觉得陌生,这让他很是不得要领。

  张青山一路行来的时候,一直是很谨慎的,因为他知道鬼子正在对山区进行清剿呢,要想不被鬼子伏击就得先一步发现鬼子;所以他在行动时都是先观察清楚视野可及范围内的情况,然后才行走一段距离,接下来还得再仔细观察清楚新地形周围的情况之后,再开始进一步的行动。

  经过昨天的战斗之后,他身上的子弹只剩下一颗了,他目前身上携带的武器,也就是一把驳壳枪,两把飞刀;这也让他的战斗力大大降低,由不得他不谨慎。

  他身上的其它装备,还有军用水壶和军用饭盒各一个,以及两个皮质的子弹盒是被一条武装带系在腰上,这些附属装备都是之前从日军手里缴获的。

  昨天作战时,他手里还有一只三八步枪,在子弹打完后为了行动方便,那把枪被他临时找了个地方隐藏起来了。

  眼下由于缺少弹药,也使得他在选择行进的方向时,还要考虑到给随时后撤留有更多的空间余地,以免被鬼子堵截时,无路可走。

  就在他探索着在山道上行走时,他听到在前方拐弯处的山下位置,远远的传来了枪声;枪声并不密集,只是间断的响了三声,从声音能够判断出这是三八步枪的枪声。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