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16章出击
  张青山没有尽数取走子弹是因为他要赶时间;而一次取走两个子弹梭子也已经是给他自己留有充分的余量了;要依照他的枪法,他觉得只取走一梭子子弹就应该够用了;不过他办事一向稳重,多拿一梭子子弹也是为了应对意外状况。

  等他拿枪追过拐弯后,最后一名鬼子已经跑出去快二十米了,而且这个鬼子因为没有听到身后同伴的脚步声,这时正一边跑动着、一边要扭头往后边查看;张青山见状是抬手一枪照着对方后心打去,随即又快速拉动枪栓。

  这个中枪的鬼子开始失控的往地上摔去,张青山又瞄向另一个落在最后的鬼子,当那个中枪的鬼子摔倒在地面时,张青山的第二枪打响了,第二个鬼子继续中招。

  他开枪瞄准的还是鬼子的后心位置,因为这几个鬼子都戴有钢盔,头部可供瞄准的区域太少,所以他在这种情况下,喜欢瞄准敌人的心脏部位开枪。

  当他再次拉动枪栓时,发现步枪的扳机没有自动复位,他知道这是弹仓里边已经没有子弹了,他连忙去取放在自己武装带上弹药盒里的子弹梭子。

  还在前方奔跑的三个鬼子这时候都感觉不对劲了,毕竟刚才已经喊过‘要抓活的’了,而且这身后的两枪,似乎并没有射向很远的方向,因而都是放慢脚步回头查看;当看到身后的同伴已经有人倒下时,这三个人慌忙持枪转身。

  本打算装上子弹再行射击的张青山,知道自己无法再抢先开枪了,当即就转身跳回到山角的拐弯这边,当他拐过山角之后,鬼子那边已快速的打过来三枪,其中一枪是打在了山角的坡壁上,另两枪的子弹是直接擦着坡壁呼啸而过,如果他跑的慢个一步,就要中弹了。

  张青山明白,这几个鬼子的战斗素养还是挺不错的,要知道那几个鬼子可都是经过了长距离的山路奔跑的,反应居然还能如此不慢。

  张青山快速的把子弹梭子压上弹匣之后,就跑到那个被他飞刀飞死的鬼子尸体前;他右手提着尸体上的武装带,把鬼子尸体拉到了转角位置,然后他一边侧耳听着转弯处那边的动静,一边先把鬼子身上挂着的两个手雷取下来、挂在自己身上,然后把鬼子后心上扎着的飞刀拔出,把飞刀上的血迹在鬼子的军服上擦净后,插回到绑腿上的刀鞘内。

  他这时听不到对面有什么动静,于是就右手抓着尸体的后背衣服、把尸体直立在拐角位置,然后右手用力往前一推,让鬼子尸体直接向前、扑倒向地面。

  刚才张青山看到鬼子时,当先的鬼子已经跑出去40米远了,而王翠距离鬼子的先锋,估计也就是150米远近;张青山这会想听动静,也是为了判断一下鬼子的位置,不过既然听不到,他也就不能多等了。

  他如果不能快速行动,等那三个鬼子稳住劲那就更不容易对付了;而如果一直僵持下去,到时候他身后很有可能还会有鬼子的援兵,那时候他就无法脱身了。

  而在他推出鬼子的尸体之后,紧接着就又听到三声枪响,其中一枪直接击中尸体,另外两枪是也是十分的接近尸体。

  对面能够连着打来三枪,对他来说是太理想了,因为三八步枪不能打连发,每次射击前都要拉动枪栓;而且根据这三声枪响,他已能大致的判断出几个鬼子的身位了。

  张青山当即迈步、从拐角处探出身体,持枪的双手已做好了随时瞄准、击发的状态;他眼前也快速扫过了那三个鬼子的情况。

  那三人这时是分散开、都处在正向前稳步行进的状态,眼下因为都是刚击发完,正在重新拉动枪栓,他们之中距离张青山最近的,大约是20米远。

  对于张青山的突然现身,他们也是相当的惊慌;从距离远近来说,其中那个距离排位在中间的鬼子,立刻手忙脚乱的持枪向地上卧倒,准备以卧姿进行射击准备;另外两个鬼子则是在动作上犹豫了一下之后,就依然站立在原地,继续完成其拉动枪栓的动作,然后端枪准备与张青山进行对射。

  张青山是有备而动,并且是没有犹豫的余地;既然已经冲出来了,就一定得打出有效的一枪,拼的就是以快打慢。

  距离他最近的这个鬼子既然准备与自己对射,自然的就成为了他的首选目标;他当即也是动作连贯的抬枪对其瞄准,这时比拼的就是沉稳和经验。

  当张青山枪口处的准心对上目标的目的位置时,他手指自然的扣动扳机,子弹抢先击发出去。

  然后他立刻撤步回身,快速又返回到拐角的这边,避开了敌人的射击范围;整个行动过程可以说是一气哈成、恰如行云流水。

  当他的身体撤回时,两声枪响也相继响起;其中第一枪明显是射向了高空中,第二枪是刚好擦着他的肩头上部飞过,如果他的动作慢个半拍,必然要中枪。

  那个射向天空的一枪,他判断是那个中枪的鬼子在失控的情况下打出的;以张青山多年的射击实践经验,他十分确信自己那一枪已经击中了目标位。

  由于鬼子的第三枪没有打响,重新拉动枪栓后的张青山没有敢再次的迈出拐角。

  他当即换成左手单手执枪,右手从身上取下一个刚缴获的手雷。

  在确保自己没有进入鬼子视线的情况下,他在拐角这边向山壁外侧、后移了3米左右,然后拔出手雷上的安全销,将手雷的发火帽在枪托上用力一磕,接着做出投弹动作,当手雷在手中停留了3秒钟时,手雷已从他手中飞出。

  他后移的目的是为了将手雷从山壁拐角的上方扔出,这样一是有一定的隐蔽性,再一个也使得敌人看不到自己,无法向自己开枪。

  而他投弹的方位,也是以那个之前以卧姿趴下的鬼子为参照物,那个鬼子距离拐角的距离大约是22米远;他判断那个没有开枪的一定是这个鬼子,也判断这个鬼子非常可能、还会趴在原地等着射击自己。

  至于那另外一个鬼子的当下位置,他不是十分确信,只知道他之前比那个卧姿鬼子大约落后2米的身位,且是在靠近山壁的位置,两者的直线距离有个3米多些。

  而他所设想的投弹着落地点的横向定位,是选在了两个鬼子横向之间的、距离那个卧姿鬼子有个2米远的位置,至于纵向定位,则是设定在了刚才那个站立鬼子身前4米远的地方,他猜想着这个站立鬼子的位置这时已向前有所移动。

  打仗就是这样,有时候在采取行动时,对敌情并不十分明了,但迫于形势又不能一直等待,那就必须按照推测去做出决断;至于后果,那自然就得勇于面对了,毕竟世上本就没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

  这种日军手雷的有效杀伤半径,是7至10米之间;而张青山由于常年对飞刀的使用,对手臂投掷的力度,掌控的是非常到位;以他过往的实战经验来讲,他在这种距离内投弹的命中误差,不会超过半米;而按照他的预设,只要鬼子没有能够快速躲避,必然会被手雷波及。

  而且就算这一个手雷没有炸到鬼子,只要它能让鬼子去忙着躲避,也可以达到他的部分战略意图。

  当然,意外也不是没有可能,也有可能自己的手雷就没有惊扰到鬼子,但这种可能性实在很小,而在双方对阵时,哪有机会去找那种百分之百安全的好事;所以张青山就不会考虑这样的小概率意外,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只能是临场去随机应变。

  当他的手雷扔出后,他原本是应该立刻再跑回拐角处,然后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的,可这时他发现空中竟有一颗朝着自己方向飞来的手雷;他当即拔脚沿着山道往远离拐角的方向跑去。

  因为不知道鬼子手雷的预留延时时间,虽然他往这个方向奔跑时,有可能仍然会被爆炸波及到,但他也不敢直接跑向拐角另一边;尽管躲到那边是可以避免被手雷波及,但也会直面鬼子的枪击。

  在他跑动的时候,他也听到了鬼子那边的惊慌叫喊声。

  2秒后,被他扔出的那个手雷爆炸,3秒后,扔到他这边的手雷落地爆炸,他这时已经跑出了9米多远,在感觉到爆炸发生时,他顺势扑倒在地。

  那两个鬼子在发现手雷从空中飞来时,由于无法判断手雷剩余的延时时间,地上正以卧姿待战的鬼子一边判断着手雷的落点、一边急忙起身向远处跑去。

  而另一个一直保持站立的鬼子,在投掷手雷时距离拐角有个15米左右,他在确定手雷是向自己的身后飞去时,急忙的就向拐角的方向挪动脚步,但考虑到拐角那边还将有他自己扔出的一个手雷,他还不敢跑的距离拐角太近,以防万一手雷被对方踢出拐角时,会炸到他自己。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