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35章疑似幻阵空间

035章疑似幻阵空间

  而就在秦宗元起步往雾气团走去的时候,从山坡上又飞下来两只蝴蝶,而这两只蝴蝶正相互追逐着、朝着雾气团飞去;素来谨慎的秦宗元突然又有了新的主意,他先让自己闭着气,随在蝴蝶之后进入了雾气团。

  他的策略就是:如果确认飞入雾气团中的蝴蝶能够安然无恙时,他再去试着呼吸雾气团中的灵气,这样可以确保自己万无一失。

  走入雾气团后的秦宗元,感觉自己在雾气团中前进了不到三尺远近,眼前已经突然开朗,那两只蝴蝶是依然在前方翩翩飞舞,可前方已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雾气;这个变化的反差太大,以至于他立刻扭身往身后观瞧,这时候,不但那一团浓郁的雾气团已不见踪影,就连之前弥漫在山中的那淡淡的雾气,也已寻不着踪迹。

  这种剧烈的环境变化自然让他是大吃一惊,他这会还没有解除自己的闭气状态,他就保持着这种闭气状态开始体会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感觉到身体方面有什么不适;再看那两只蝴蝶,依然在自如的在远处飞翔,也就是说,这里的空气也不应该有大问题。

  这时他又进一步的注意到,自己周围的环境,也与之前他所见到的不同了;他身后刚才走过的路上,那山道以及附近所生长的植物的布局,已经与他刚才经过时有了不同;毕竟那是他几分钟前刚刚路过和领略过的,这一点他可是记忆犹新,不可能会记错的。

  而他将要下山的前方,之前在透过雾气团观察时,也能对其大环境有个大概的印象;可眼下雾气团消失后,眼前的景观布局又确实与之前透过雾气团所看到的,大有偏差;而且眼前的景观和他身后的环境布局,却又能很和谐的对接,完全看不到有什么不协调的明显交接面。

  他继续保持闭气状态、稳步走到山道的坡壁边上,捡起了几个小石子,而他在捡起这几个石子时,就已经凭借指力及手指的触摸,确认这些都是真实的石子。

  然后他面向自己之前所在的、那曾经弥漫着淡淡雾气的区域,朝着2丈开外的一颗小树树身甩出一个石子,石子准确的命中目标位后弹落到地面,从其命中目标后所传来的声音、以及石子落地的状态看,小树的树身和那地面都是真实的存在。

  他又对着那个区域、斜坡面的一处露着岩石块的地方,甩出一个石子,石子准确击中标的位置后,其碰撞及沿着斜坡面滚落到山道上的声音、动态效果,也让他确认这岩石块及斜坡面都是真实存在,不是幻觉。

  这时候他的闭气时间已经快接近极限,他不再闭气,开始试着呼吸这里的空气,让他奇怪的是,他这时已经感觉不到之前那种清新空气的味道了。

  就像本小节故事开篇时所说,这时秦宗元是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已经落入到一个奇妙的阵法之中了;而且这个阵法与江湖传言的又有所不同,至少他刚才通过投掷石子已经确认,那原本不存在的小树、以及原本并不在其位的岩石块,现在都已经是真实的存在。

  而他自进入浓雾团之时一直到刚才,就一直是保持着闭气状态,他不觉得自己那会的心智会受到外界太多的影响,所以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既然确认自己落在了一个阵法之中,那这附近必然就有布阵之人,可他实在是看不出哪里是藏人之处;而且他也奇怪,这布阵之人在把自己困入这阵中之后,也迟迟不见有什么后续动作。

  面对此情此景,秦宗元并没有表现出惊慌,敌人既然不露面,他更不能示敌以弱;他判断就算对方阵法再高明,这阵势也得有个覆盖范围,他决定化被动为主动,继续往下坡的方向走;一是要看看这阵法的边界到底会是什么情况,再一个也是为了逼迫布阵之人有进一步的动作,也方便他从中发现端倪。

  于是,他取出随身携带的解毒丸含在嘴里,开始沿着山道、稳步往山下走去;路上遇到有所怀疑的场景时,他会利用手中的小石子进行投掷,以判断其中是否存在幻境;而每当他手中的小石子快用完时,他都会随地再找些小石子补充。

  他身上所携带的这种解毒丸,是江湖中的一个名医所赠,也算是解毒圣药了,通常的毒性都是能解;可以吞服,也可以含服。

  他此刻要服用解毒药,也是为了更稳妥的应对可能遇到的不测;而由于没有携带饮用水,眼下是只有含服了。

  至于刚才在进入那雾气团时,为什么不直接服用解毒药、好以防万一,一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自信,再一个也是因为这解毒药得之不易,他不想轻易浪费。

  当他如此这般的谨慎前行了十多丈的距离时,从前方山沟里2丈多元的地方飞出一只小鸟,这小鸟是打算横过山道、飞向山道所盘绕的斜坡上方。

  正时刻警惕着的秦宗元立刻甩出一个石子,这石子是直接把小鸟击落在山道上;他走到近前之后,捡起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小鸟。

  他刚才掷出的石子是击中了小鸟的胸脯,小鸟的胸脯这会还在往外流血呢;当发现这小鸟确实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鸟时,他对这小鸟倒很是有些歉意。

  换做是平时,他是不会闲着没事的去招惹这些小生灵的,刚才实在是好奇在这阵势中是否还存在其他活物,所以才立即出的手;眼下看到这阵中真有其他活物,一是让他对这阵势有了新的认知,再一个也让他更有走出这阵势的信心了,既然飞鸟可以不受影响的飞进来,那如果要出去或许也不会有大问题吧。

  当秦宗元在警惕之中、又沿着山路稳步前行了30多丈距离时,正在感慨敌人这阵法到底覆盖了多大范围的秦宗元,听得远方隐隐传来‘有人打斗的声音’。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