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46章居然如此

046章居然如此

  那个跑堂因为距离窗户最近,急忙的就来到窗户边、戒备着向外边查看;香主则向那女子解释说:“我们没有想害秦大侠,只是想向他了解一些情况。”

  他随即又对那个受伤的男子说:“赶紧把军师请进来。”

  他们这包间的窗户,是正对着酒楼外的街道,街道上人来人往的不见有异常,也看不到秦宗元的踪影,跑堂的连忙把窗户关上,扭身对屋里的人小声说道:“那人应该是暂时不会出现了,这蒙汗药如果没有专用解药,那人是不可能这么快恢复过来的;不过这人到底是怎么离开的呢。”

  那女子这时有些恍然大悟的说道:“你们用蒙汗药了?”

  军师这时也进屋了,香主告诉那个女子:“这事一会再给你解释。”

  军师让那个跑堂的先出去招呼饭店的经营,然后招呼几人在桌边坐下说话,这时他们才发现在那油过漆的新桌面上,居然被按了一个很显眼的手掌印,这手掌印凹入桌面的深度得有个一分,这让大家又是几分惊讶。

  军师是赶紧的查看饭桌,发现除了这个手掌印之外,整个桌子居然是完好无损,不由的说道:“此人能把力道控制到这个程度,当真是高手啊。”

  其他几人自是无不点头,随即他注意到香主的手掌是明显受伤了,连忙问道:“你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要不要先处理一下?”

  “不碍事,还是把情况先和你说一下,这事太关紧。”

  于是几人先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军师,然后香主又把后来发生的事情向大家解释了一遍,那女子和受伤男子,这时才算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当香主三人引着秦宗元进到镇上时,就有专事在街道上把风的弟兄看到了他们;正常在这种情况下,秦宗元他们应该主动和负责放风的弟兄打个见面的招呼,这也是相互之间表示‘平安无事’的方式。

  但这一次这三人不仅没有和人家打招呼,秦宗元还做出了一个‘惹不起’的暗号;这表示跟他们走在一起的人无法判断敌我,并且不是他们所能力敌的,而且他们也没有自由行动的权力。

  于是这放风的弟兄一边暗自尾随着他们,一边使人向军师汇报情况,这军师就是‘醉仙楼’的老板;军师听了情况汇报之后,就安排了这个‘使用蒙汗药’的计策。

  随即有人悄悄的向香主暗示,就有了香主提议吃饭的事情;然后香主提议来‘醉仙楼’吃饭时,秦宗元居然是欣然同意,也就有了后边的故事。

  这里边得指出一点,就算秦宗元临时提出换家饭店吃饭,也依然逃不脱香主的算计;因为他们帮会在这个镇子上是相当的有影响力,只要跟着盯梢的人能确定秦宗元他们进了哪家饭店,军师就可以安排人把‘蒙汗药’用出去;只不过没有在‘醉仙楼’行事更方便而已。。

  至于‘蒙汗药’的使用方法,倒是有点奥秘;他这‘蒙汗药’是无色无味,融进茶水之后就品不出有异味,而且见效也快;而军师正好新近研究出一款茶壶,茶壶里是有两个容器分别盛装着两种茶水;这两种水是通过两个内管分别通过他一个壶嘴倒出来。

  在茶壶的壶底面上,则有两个装饰性的圆孔,倒茶水时,可以通过按住其中一个圆孔的方式,来倒出不同的茶水;所以说,只有秦宗元的茶水是被加了料的,而其他人的茶水都是正常。

  而跑堂的在把茶杯给四人摆上时,就已经给香主发出了信号,告知对方‘要下蒙汗药了’;香主并没有表示出反对意见,于是军师就继续执行既定计划。

  那跑堂的在等着给秦宗元斟酒时,蒙汗药开始在秦宗元的体内发作,秦宗元突然扭头、目光凌厉的看向跑堂的时,他立刻心虚的慌忙退后,毕竟他已听说过‘这人是香主他们三人都对付不了的’,他可不想在对方被麻翻前,被对方所伤。

  那个坐在秦宗元对面的受伤男子,也算有些江湖阅历,尽管他事前不知道‘蒙汗药的情况’,但当跑堂的突然往后退去时,他即刻意识到出状况了,于是也是下意识的要起身退后。

  至于香主,对于这蒙汗药的效果是相当清楚的,知道这东西见效快;原本他是已经打定主意,在药效发作时,自己只需装作不知,以秦宗元的性格是不会立即向自己动手的,这样也方便双方日后好相见,至少他可以装作自己毫不知情。

  所以在跑堂的后退之后,他原本是打算静坐不动的,奈何那受伤男子是首先被惊动的要起身往后撤了,这相当于不打自招了,于是他也慌忙起身后撤。

  而他由于身手敏捷,再加上心里有所准备,动作执行起来反而比受伤男子要快;这也使得他是最吸引秦宗元的注意力,直接被砸了一茶杯。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秦宗元蒙汗药发作之后,居然还能那么力大的砸出水杯,实在是让他有些后怕。

  那个军师这时有些奇怪的问道:“他那么力大的一掌,为什么是拍到了桌面上?”

  那女子说道:“他那一掌本来是拍向我的,后来他又突然撤掌了,所以就按到了桌面上。”

  军师奇怪的问道:“你说那一掌不是拍的,是按上去的?”

  女子道:“是啊,我那会是傻乎乎的一直盯着他看呢,他就是那么快速的轻轻一按,接着人就晕倒,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军师叹道:“这人就那么轻轻的一按,就按出这么大的力道,咱这桌面可是硬木的;此人如果和我们为敌,那可是劲敌。”

  那香主也感叹的补充说道:“我们见过他的功夫,可以说是深不可测,像我这样的,就不是人家在空手状态下的一合之敌。”

  那女子这时候是恍然大悟的说道:“我刚才还傻乎乎的就没有想着防备,如果这一掌拍到我身手,还不得把我拍死。”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