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54试炼‘拍穴’

054试炼‘拍穴’

  再说赵星向光头男迫近时,光头男是一边摆着架势防范着、一边等着胡长乐两人前来帮忙,待看到胡长乐两人都是拿着啤酒瓶冲过来时,光头男是心里欢喜;满心期望着或许可以借此翻盘,又或者能够拖延到地上卧倒的几人起立再战。

  那边张柯三人把捂腰男打的皮青脸肿之后,这时也已停手,原本是打算站到一边、看看赵星再玩个以一战三的帽子戏法,毕竟张柯不想把光头男得罪的太死,而且也已经认识到‘赵星一对三是毫无问题’。

  可当他看到胡长乐两人是拿着啤酒瓶冲过来时,当即冲着两人喝到:“把瓶子放下。”

  张柯在说完这话之后,也转身去邻桌的桌位地上拿酒瓶,他那两个同伴见状也随着他过去拿起地上的空啤酒瓶。

  邻桌那边的桌位上的人,多数已经围过来看热闹了,此时桌位处只留了两三个男女在留守,看到这三个打架打急眼的人、过来拿酒瓶,人家也不敢吱声。

  那边赵星看到这三位也去找啤酒瓶了,连忙喊道:“小张,这边交给我了,你们别管。”

  说完这话的赵星,当即就向光头男快速冲去。

  而光头男这边看到胡长乐两人过来帮忙时,也打定主意要凭借自己身强体壮的优势,去纠缠住对手,这样等胡长乐二人冲到近前时,就可以充分发挥啤酒瓶的威力了。

  于是在看到赵星是正面只冲过来时,他也是正中下怀,当即不再退却,而是蹲身扎架子、伸出双手准备去抓牢赵星。

  光头男能够在混混界中闯出名堂,除了头脑够机灵之外,在打架方面也是有一定的硬实力的,他不光有着魁梧强壮的体格,也有着不少次打架斗殴的实战经验。

  眼下他的目标就是能抓牢对手,限制住对手的活动余地,为马上就要冲到近前的胡长乐与司机男,制造‘瓶敲对手的机会’;只要他俩的空酒瓶能敲到对手的头上,对手至少就得挂彩,战斗力也必然大打折扣,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好好修理对手了。

  而如果那两的空酒瓶能够把对手敲残或敲死,那就更好了,虽然自己也会有些麻烦,但主责肯定是那两个人的;自己拼着沾点麻烦,却可以消除心头一口恶气,还能因此扬扬名头,那也算值了。

  至于张柯那三人去另一桌位找酒瓶的动作,他也看到了,不过他觉得,就算那三人拿到酒瓶再赶过来时,这边胡长乐二人的酒瓶都已经开过荤了,这边的局面应该是已定了。

  而且光头男也看出来了,张柯三人虽然是铁心要帮对手的忙,但也是守着一点分寸,至少他们没有打算与自己直接正面开撕,所以他倒不担心那三人会直接攻击他。

  可惜他设想的这些步骤连第一步就没能落实到位,当他不再后退、摆开姿势伸手去抓冲来的赵星时,赵星居然是毫不避让的突然加速、照着光头男的胸前只冲而来;赵星的两掌同时向上一抬、迅捷的拍打在光头男两只前臂的靠近肘关节位置。

  光头男被赵星的突然前冲影响,下意识的也想稍许退后、以便减缓冲击了,接着他的双臂已然就被赵星的双手所拍可,胸前算是门户大开;这时他只来得及震惊于对手的力大,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把自己的的双臂拨打开;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双掌击向自己的腹部。

  光头男虽然也在条件反射的采取收腹动作了,可依然无法承受那双掌的冲击力,把他疼的直接是弯腰后退、张嘴拼命吸气。

  赵星击打完光头男的腹部之后,动作就没有停顿,接着就是抬手要砍在光头男的脖颈处、把对方砍晕;这一招他已经从秦宗元那里有了些传承,使出去必定是十拿九稳,可就在他右手掌抬起后就要挥落时,他注意到光头男这会已经是处于透不过气的状态了,他突然有些担心‘万一这一掌把光头男打晕后,或许会影响到光头男的生命。’

  于是赵星这一掌临时改‘砍’为‘抽’,直接一掌扇在光头男左脸颊上。

  赵星这时不再理会光头男,他抽身就迎向先拿着空酒瓶冲过来的胡长乐;这时候,又挨了一掌的光头男已经一屁股坐到在地,然后是顺势的往地上趟去,他这时的吸气功能还没有回到正轨呢,还在双手虚揉着腹部,想帮着自己透气。

  拿着瓶子的胡长乐也没有想到局面又变成这样了,自己还没冲到位呢,赵星已然放倒光头男、朝着自己冲过来了;他这会只能寄希望与司机男并肩作战,互相帮助了。

  可是赵星的占位却很有讲究,是特意的避开了面对他俩的中间位置,使得赵星只需直接面对胡长乐,而司机男如果想要帮手,要不然就是扔出手中的瓶子砸人,要不然就得移动脚步去先接近赵星。

  不过赵星的来势太快,使得胡长乐都觉得已经不方便后退了,于是他寄希望于先挡住赵星的进攻,然后就等着司机男配合了;虽然上一次他俩是败给了赵星,可这一次两人不是都有酒瓶在手么,还是有一拼之力的;而且这时候张柯那三个人还没有赶过来,他俩还可以后顾无忧一下。

  胡长乐于是就右手抡起瓶子照着赵星的头部打去。

  赵星右掌迎向挥来的酒瓶,胡长乐是条件反射的横移右臂、力图避开赵星的右掌;哪知赵星是左掌快伸抓住空酒瓶,右掌同时快速转向、直接拍在了胡长乐的左胸位置;胡长乐被拍的是一阵气血翻涌、疼痛难忍。

  赵星的右掌是接着撤回、拍向了胡长乐的右手肘关节;赵星这时感觉到,正握着酒瓶与自己左手较力的对方右手,这时突然就失去了力道;赵星心头一喜:“我这次是拍穴成功了。”

  他接着是再接再厉,右手反手一拳击打在胡长乐的左侧腹部,疼痛难忍的胡长乐,左侧腹部是极力的往后缩,他这会也开始呼吸困难了,极力的哈着腰、想往地上蹲。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