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58章潜移默化

058章潜移默化

  这种感觉也让赵星觉得有点乱,虽然他没有和罗家辉论过年龄,但他觉得自己应该比罗家辉要小;而自己能对罗家辉生出看待小辈的感觉,实在是因为自己有了‘梦入’的那段阅历,曾经在‘梦入’中,与林静平辈相处后所产生的影响;如果硬要解释这其中的道理,赵星觉得,这应该是归于‘时空错乱’的原因吧。

  也正是由于这份亲切感,在得知罗家辉并不代表任何部门、以及知道林静依然安好时,他欣然答应去见见林静;从赵星心里来说,他这时也是很想能再见到林静的。

  ……

  对于今晚在与人争斗时,自己能够大获全胜,赵星是即欣慰、又欣喜。

  初开始在面对那五个人时,他也没想到能那么顺利的直接秒翻四人;他当时只是抱着必须一战的决心,直接放手开干。

  他当时心里边也有掂量,那就是不能让那几人束缚住自己的手脚,一旦自己放倒人的效率不高时,那就与对方展开游斗,反正不能让对方对自己形成合围之势。

  不过结局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理想,自己居然成功的快速放倒四个对手,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也算个格斗界的高手了;当然这一切还得归功于自己对秦宗元的传承,练习的小有成效的缘故。

  赵星经过这几天的‘空手入白刃’招式的练习,体力上也有了长进;最开始他练习这种讲究动作快捷的招式时,坚持不了一分钟就感觉互相不畅、无法继续做出标准动作了;到如今,他已经能够一鼓作气的练习个三分钟了。

  这期间最让他有所感触的是,这些招式不光是在动作配合上很有讲究,就连在动作进行时、与呼吸之间的配合也是大有讲究;初开始他按照传承中的记忆使出各个组合动作时,由于就是按照记忆中的呼吸、发力方式来运使动作,倒还没有体会出其中的奥秘。

  后来当他在气息不匀、又想坚持多练习一招后再休息,就发觉并不是自己的动作不想跟上节奏,实在是自己的力气无法运使到相应的动作之中,从而造成动作走样,使整套动作练成了四不像。

  有了这个发现后,他就开始怀疑:是不是秦宗元的招式之中隐含了秦宗元特有的呼吸之法,而这呼吸之法对发力却很有效用。

  苦于秦宗元留下的记忆中,没有这方面的信息,让他无法从理论上去求证;他就自己在闲暇时,琢磨一下秦宗元的各路招式中,呼吸方式和肢体的动作间有没有什么共性,然后试着把那自己总结出来的东西,去置于钱家驹的拳法中去印证;这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些窍门。

  当他把某些所总结出来的呼吸方式,与钱家驹的招式进行配合使用,就发现动作使用起来时,是更觉舒服和顺畅了,而且自己也能够击打出更大的力量;这让他意识到这种呼吸方法确实有效,因而在练习钱家驹所使用的拳脚时,感觉到自己能够加以改进的,他就按照自己的构思加以改进,以至于他现在所使用出的‘钱家驹拳法’,已经属于‘赵星版的钱家驹拳法了’。

  至于为什么赵星有了传承至秦宗元的武功招式后,还要去练习钱家驹的拳法,那是因为秦宗元传承的招式动作太少,不足以应付复杂多变的情况,所以他也需要掌握钱家驹的拳法、去加以补足。

  而他之所以敢擅自修改钱家驹的拳法要领,也是因为赵星觉得秦宗元的武功明显要高于钱家驹,用秦宗元的武功路数去改进钱家驹的招式,赵星还真没有压力。

  说实在话,秦宗元确实习有一套内功专用的呼吸功法,而且他在与那‘五人帮’交手时,也确实在动作时,运使了内功的呼吸运功方法,这也让赵星传承了一些与动作相配套的呼吸使力方法;只可惜赵星传承的只是这套呼吸运功方法的很少一部分,所以他还没有能力直接领会到那一整套的呼吸运功方法,也无法据此就修习出高深的内功。

  但赵星每天练习秦宗元那几招动作时,又确实是在不断的练习着相关的呼吸功法片段,而这些片段在与对应的招式相配合时,又确实相当于赵星在修习内功心法中的一些简单招式,这也让赵星的身体中,得以滋生出一些内力;虽然赵星还不自知,但正是这种滋生的些许内力,让赵星觉得自己打出去的力量也比以前大了。

  其实还有一点是目前的赵星还没有注意到的,他所传承的‘投掷铜钱’和‘投掷石子’的技法,也蕴含着配套的呼吸方式,他在这几天的练习中,也是锻炼了相关的内息心法;这种心法的使用,也提高了他挥臂出去的速度和力度以及分寸感的掌握。

  而赵星之所以现在练习秦宗元的快节奏‘空手入白刃’时,能坚持个三分钟,也是得益于自己的内息有了增长。

  而经过赵星改进后的钱家驹招式,也因为有了这种呼吸之法做后盾,从而可以方便的打出比之前更大的力量。

  也正是由于输出力量被增大的拳劲,今天的赵星,才得以快速的放倒四人;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他今天在放倒光头男等五人时,由于有时候身位不凑手,他就不自觉的使出了钱家驹的拳法,而且还是在快节奏下使出来的,当时只是条件反射,只是想到必须要动作够快;后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把钱家驹的拳法,也提速了,而且这提速后的效果还是相当给力。

  另外,今天让他有机会使出来‘拍穴’和那一招‘关节技’,也让赵星对成果很是满意,至少证明自己练习和使用的方法对路,而且像这种有机会检验自己武技的场合,还真不好找;想念及此的他,倒真是觉得应该感谢人家胡长乐才对。

  至于今天要收胡长乐500元钱,也是想着要小施惩戒一下对方,免得对方认为自己太好说话;至于他的那辆快递车,他后来仔细查看过了,连漆都没有被剐蹭掉,啥毛病都没有。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