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65章再见林静(四)

065章再见林静(四)

  看到林静有些困惑的表情,赵星笑着接着说道:“在被你敲击后,我可是连着头痛了三天,虽然不是一直在疼痛,但阵痛可是免不了的,而且每次都是连续两下的阵痛。”

  林静听后也不禁莞尔,她随即带有歉意的说道:“那真是抱歉了,回头得好好补偿你一下。”

  赵星连忙说:“不用、不用,我说这些就是为了让您宽心,没有别的意思。”

  赵星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在与林静进行对话时,不自觉的会有时用‘你’,有时用‘您’,这倒不是他刻意为之,实在是当他觉得是在和当年的林静对话时,就不自觉的用上了‘你’,而当他醒悟到是在向现在的林静老人家讲述事情时,他才醒起要用‘您’这个尊称。

  不过林静对于他这种时常切换的称呼方式,倒也没有觉察到违和感,始终觉得是挺应景、挺接地气,就连林静也觉得,她自己有时候在对话中,也把赵星当成当年的张青山对待了。

  当这个疑问解决了之后,林静又问出了一个新问题:“你有没有想过,你做梦梦到的情况,有可能是你上辈子的记忆呢?”

  赵星说道:“这个猜想,我开始也有过,不过后来我就知道不可能了,我做梦梦到的不止这两个梦境,如果说是上一辈子的情况,那我就应该梦到了好几辈子的情况,而且我那几辈子还得都是短命鬼。”

  说完这些的赵星,看林静依然有着无法完全释然的表情,他接着说道:“这么说吧,在被你那次敲晕之后,我做梦的能力又有了提升,如果要让我细解释,我也说不明白;简单的概括,就是我能看到进入梦境前的一些情况,在那里有成千上万个小光球,那每个小光球里边,就是一个梦境;如果那每个小光球都代表着一辈子,那我得有多少辈子在那里等着,所以我可以肯定这些与上辈子无关。”

  林静认真的盯着赵星看了几秒钟,赵星也是一脸坦诚和关心的表情回看着她,然后林静说道:“真的谢谢你了,困扰我心里多少年的这块石头终于落地了,能知道我并没有对张青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我就放心了。就算你对张青山的了解,真的是属于你对上辈子的记忆,只要你不埋怨我,我也能安心了。”

  “不用谢我,我只是如实的解释了一些情况,能对您有帮助,我也很开心。”

  林静面带笑容的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张青山的长相也记不清楚了,虽然你和他那时的年龄应该差不多,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和他长得不像,要不然我见到你后应该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另外张青山的个头应该比你还要高些。”

  赵星笑着说道:“我虽然全程参与了你们的相识,但我却没有见过他;不过我听您说话的语调,还是和当年有些相仿;从您的眉眼上,也能看出和当年相像的地方。”

  林静像是被提醒了,说了一声:“你等一下。”

  然后从茶几下拿起一本老年杂志,打开后从里边取出一张照片,然后递给赵星说道:“你看一下,能不能在里边找出来我和王翠。”

  这时一张黑白照片,由于已经很有年头了,照片有些泛黄;照片里是9个年轻女子,按照前四后五的排列、排成了两排;从穿着打扮来看,赵星判断这应该是一张同学们的合影照,而且他立刻就认出了其中的林静和王翠。

  他起身来到了林静的侧面,指点着照片对她说道:“这个是您,这个是王翠。”

  林静接过照片后,微笑着点头说:“还是你们年轻人记性好啊,换作我们这些老家伙去认当年的照片,还不知能不能认出来呢。”

  赵星这时已经坐回到沙发位置,他接话说道:“对您,这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对我,这只是最近才发生的事。”

  林静点头微笑不语,赵星接着问道:“王翠她老人家咋样?”

  林静说道:“她是在H省,现在身体也不错,如果你想去看看她,我可以帮你联系。”

  赵星说道:“不了,能知道她身体还挺好,我也就开心了,我如果去见她,我自己的事情都解释不清楚,会挺麻烦的。”

  林静想了想说:“好吧,这事你自己决定,你以后如果啥时候想见见她,也可以随时告诉我。”

  “好的。”

  林静这时又想起了一事,看着赵星问道:“对了,你既然能够进入到张青山的记忆中,张青山当时结婚了么?有孩子没有?”

  赵星想了一下说道:“从我知道的情况看,张青山没有孩子,也没有结过婚;他的履历很简单,先是在山里边打猎,然后就是在抗日支队中打仗,他的枪法和飞刀术,也是在打猎中练出来的。”

  听完赵星的这些介绍,林静若有所思的沉思了一下之后,也没有再问下去了。

  林静说道:“好了,我这边想问的都问明白了,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请随便问吧。”

  面对林静时,赵星总会油然而生出一种感觉,那就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百年’;明明是前些日子才和年轻时的林静及王翠结识,可转眼间她俩都已经是90多岁的高龄了,这其中时光流速的巨大差异,实在是让赵星有些不适应;也因此,赵星倒还真是想问问林静和王翠在后来的人生经历中,都取得了哪些成就和收获,她们的个人生活情况又是如何。

  可想想她们这些老一代革命者,后来都应该是主政一方的人物了;自己冒然问起这些,就容易让人误解,好像有点探人家底、准备攀附高枝的意味;虽然赵星不抵触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去攀高枝,但在交情不到的情况下,去刻意攀附高枝的行为,还是会被他自己所不齿的,赵星崇尚的是‘为人应该堂堂正正,要无愧于心。’

  所以为了避嫌,他觉得对于这些想知道的事情,他反而都不合适问出口。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