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79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一)

079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一)

  他之所以能够发现这一点,也是因为有空间内的紫色及红色小光球,可以作为相对的参照物;按照赵星之前的研究成果,这些没有自主意识的小光球,虽然也会进行无规则的浮动,但其移动速度是有限的,其在一定时间内,不可能移动的太快。

  可这会赵星却发现,原本在自己头顶聚集的一些小光球,随着自己的移动在慢慢的移动向自己趴伏身位的水平目视方,而按照他对虚空空间的理解,这个聚集的小光球集团,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跨越那么长的距离的;这让他意识到,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只能是自己的身位转动引起的。

  这也让他明白了,如果想要一直向预定的垂直方向运动,就的随时按照自己身体的转动角度来调整方位,可他因为没法判断自己的转动角速度,因而根本就不知该如何进行这种调整。

  于是他决定,既然如此,自己这一次就一直朝着头顶的指向去移动;他猜测着这或许会让自己在空间中画一个大圆圈,他对这一点倒也不在意,只当是自己在某一个圆周上探索就行;只要保证自己的周围始终有紫色小光球就行,那样当自己感觉到疲劳时,自己随时可以找个紫色小光球去吸收。

  另外,赵星这一次也想考证一下,看看自己那两天的中午打瞌睡,是否是与在这里的过量运动有关。

  至于在垂直空间方面的探究,赵星准备下一次再专门进行,到时候在自己出发前,先把自己的初始状态,向上调整个90度,到时候就可以沿着垂直方向、做趴伏状态的直线运动了。

  就这样,赵星在这个空间内一直运动到两只手臂又感觉到疲劳时,就近选择了一个紫色小光球,开始吸收。

  至于赵星在空间内运动时的所见所闻,那就乏善可陈了,与他之前两次所见的完全雷同,看不到有什么特立独行之处。

  ……

  当田秋枫头朝下从空中跌落时,惊慌的他都来不及做它想,只是本能的立即在空中团身旋转;还好他还记得这个大厅的空间高度,也还好他的身手够敏捷,身体平衡方面的功能足够发达,没有让他在这次意外事件中出洋相。

  稳稳落地之后的他,都来不及吐槽‘自己居然碰上了这么让人恶心的豆腐渣工程’,也来不及再向头顶上观察;毕竟发生这么大的响动之后,已经惊动了博物馆的安保人员,自己如果再想着爬回通风管道中去,那就是坐等着让别人抓了。

  好在他在部署自己的这次行动时,对这家博物馆的建筑构造已经进行了充分的研究,而之前在通风管道中爬行的时候,做事一向缜密的他,也一直在盘算着自己的位置,所以当此刻安稳落地之后,他立刻朝着预想中的大厅门口看去,在确认了大门的位置的同时,他就已经拔脚往大门口跑去。

  顺利的在安保人员出现之前、来到了楼梯间之后,他立刻就向楼下跑去,在他的预想中,他现在是在紧挨着博物馆展览大厅的一栋三层楼的附楼中,也只有在这栋附楼的二层,有一趟通风管道是进入到博物馆的展览大厅中,他现在是想快速的到达附楼的一层,再设法打开一楼通向博物馆后院的门,然后就是找机会从那里逃之夭夭了。

  现在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他需要在即将出现的严密搜查到来之前,尽快的离开博物馆;哪怕是硬闯,他也是在所不惜了,实在是情非得已。

  不过当他到达楼梯间的一层底部时,他有些头懵了;在本应该通往楼外的方向,并没有门;只有通向附楼楼内的一个双开平开门;眼下他顾不得吐槽‘这附楼怎么莫名其妙的会建成这个样子了’,连忙推开那个平开门。

  入目所见,这里边居然是一个大厅,而且这大厅明显是被用作停车场了,因为在这个空间内,除了有一些架空的管道之外,就是地面上停着的不少小轿车;而且这里明明是一楼的位置,这停车场的墙壁上居然也不见开有窗户。

  在他目前所在的位置,可以看到在对面的停车场尽头处,有一个向上的行车坡道,而且能够看到那里有由室外透进来的自然光,田秋枫明白,那里应该是通往室外的出口。

  他没有再犹豫的进入停车场内,随手把门关在身后;当他打算就近撬开一辆车开走时,就在他所在门口正对的行车道前方的右侧,一辆停放着的小轿车的里,站出来一个体格粗壮的年轻人,这人站起来之后,看到这边刚从楼梯间走出来的田秋枫时,也是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他就往轿车的行李箱后侧走去。

  田秋枫是先一步看到对方的,他立刻装作是若无其事的样子、沿着行车道向前走去。

  田秋枫进入的这个门口,距离那个年轻人的停车位差不多是20米,这个门口距离那个向上的行车坡道,大约有个50米左右;他现在已经然决定,尽快的先往前走,就算不方便偷车,也要尽快的先走出这个停车场看看外边的情况。

  而在他快步往前走时,也听到了从右前方传来的断续的“咣”、“咣”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敲击金属车体所产生的声音;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在这比较安静的停车场里边,确实是听得够清楚,而当他继续往前走时,这个声音是越发清晰。

  他这时已经判定,这个声音大约就是来自那个年轻人所在位置;他心里不由的猜测着‘这人的车里不会藏着有人吧’,如果是这样那就乐子大了,他这是正好撞破人家的勾当了。

  如果可能的话,他宁可转身返回去,也不想和这事发生纠葛;可惜他现在也是处于被追逃状态呢,巴不得赶紧的离开这是非之地;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心里希望着对方最好是能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双方可以互不相干。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