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096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十八)

096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十八)

  听到对方的说话后,田秋枫停下脚步、面露好奇的神色问道:“有什么事么?”

  佐佐木一指由纪子、神情自信的说道:“这位女士好像捡到了我们丢失的东西。”

  由纪子在对方拦阻他们时,意识到是出问题了,正在惶惑呢,听得佐佐木居然是如此一说,不由怒道:“胡说八道,我捡到你们什么东西了?”

  佐佐木是满不在乎的说道:“我们丢了的一个书画桶,被你捡到了。”

  听得对方如此一说,由纪子被气着了,她明白对方必是意有所指,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合适;田秋枫这时说道:“你们丢的书画桶是什么样式的?”

  这期间路过的行人也意识到了‘他们这是发生争执了’,人家在路过时特意的距离他们远些;虽然这些人在路过时,会注意聆听一下他们的对话内容,但没有人驻足观看。

  佐佐木问横路:“你丢的书画桶是什么样式的?”

  满脸横肉的横路狞笑了一下说道:“我丢的书画桶就是她身上的那个式样。”

  他随即立刻向由纪子走去,边走还边伸出手说着:“你把书画桶拿……”

  田秋枫在横路边说话、边向由纪子走去时,也是做出非常激动的表情,欲与看起来斯文些的佐佐木讲道理:“你们这是……”

  不过田秋风这时的激动表情和说话,都只是他掩盖真实意图的表象,他借机干扰佐佐木的注意力、并拉近与佐佐木的距离后,他不等自己把话说完就直接一脚、先踹向佐佐木的右腿膝弯,紧跟着左右手的组合拳也接连击出。

  先是他的左脚直踹、正中目标,佐佐木被踹的身体失稳,紧接着的右手和左手的组合拳,是如愿的重击在佐佐木的左右脸颊上;而从佐佐木此时的身体反应状态可以看出,佐佐木已经有些晕乎了。

  横路在走向由纪子时,话才说出了一半就看到佐佐木被人突然攻击了,这一点要说也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意外的是,有相当格斗能力的佐佐木,居然在别人的突袭之下毫无还手之力,实在是让他哀叹‘佐佐木还是太大意了’。

  这时候他可顾不得再去纠缠由纪子了,急忙收口、把还没说完的话咽回肚里,转身向田秋枫扑来;只不过他这匆忙的把话咽回肚里的动作,使他的气血方面运行的很不顺畅,让他感觉有那么一下子不舒服、身体不在状态。

  在横路匆忙的转向扑过来时,田秋枫也是转身迎向横路,虽然田秋枫的体格没有横路强壮,但他的动作却比横路敏捷;在横路挥出的拳头还没有击中自己之前,田秋枫的右脚已经横踢在横路的左小腿上步,使得横路是直接身体失稳,挥出的拳头也是无功而返。

  因为横路这会是下意识的把拳头撤回、要恢复身体的平衡了,而且是已经在考虑万一身体要歪倒向地面时,还得靠双手去撑扶地面呢,这时的动作,已经纯粹是横路下意识的行为了。

  田秋枫这时可没有丝毫犹豫,他是毫不手软的跟着一个组合拳,结结实实的击打在横路的头上;看到横路已经双手无力的向地面软倒,田秋枫又立刻转身,对着正艰难的、预备从地上爬起来的佐佐木,又是当头两拳,把佐佐木打的重新趴回地面上;然后他向在一旁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由纪子说道:“会骑摩托车么?”

  由纪子连忙点头称“是。”

  田秋枫把头向路边的摩托车一摆说道:“快把头盔戴上,做好准备。”

  田秋枫这边再打量横路,看到对方还晕在地上呢,他开始翻检佐佐木身上的东西;对方身上的钱包、传呼机及几张照片,被他快速的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兜里,他又用对方口袋里的手绢,把对方身上的手枪拽出来。

  看看对方两人还没有恢复状态,站起身来的田秋风下掉了对方手枪里的子弹后,把手枪扔到了路边的花坛里,子弹则揣进自己的衣服兜里;然后转身来到摩托车前,把自己头上的鸭舌帽取下、塞进自己的裤兜里,又把挂在后座上的头盔拿起后,跨坐在摩托车上对由纪子说道:“开车。”

  当摩托车开稳之后,田秋枫快速的把头盔戴在头上。

  等摩托车在路上转过了几个弯、开了有个10分钟之后,田秋枫让由纪子找个有路边饭店的地方停车;等两人进入饭店,找了一个僻静的靠近窗口的桌位坐下后,由纪子也没有考虑着点要食品,就坐在那、有些花痴的不住打量着田秋枫,这让田秋枫很是不好意思。

  他让由纪子赶紧把吃食点一下,自己坐在座位上、取出那几张照片开始查看起来。

  照片一共有四张,其中两张是通过底片洗印出来的照片,里边拍摄的都是一个女子穿着晨运服装的照片,其中一个是正常走路时的正面照片,另一个是正在跑动时的照片。

  田秋枫先把这两张递给了由纪子,他自己则是接着看另外的两张;这两张都是用那种拍立得的方式、直接拍出来的照片;里边的内容,都是他和由纪子在地下停车场内行走时的情况;能够看出来,拍摄者是透过汽车的玻璃窗偷拍的。

  田秋枫明白了,自己和由纪子就是在这时被人发现了,看样对方是真的有人在那里蹲守了;只是猜不透对方在那里蹲守的的目的,如果是认为‘自己是那栋楼的住户’,那在那里蹲守自己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他又把这两张照片递给由纪子,接着又把那个钱包打开,里边有几千J国元,还有一张三人照的全家福照片,以及一个‘国民健康保险证’;这国民健康保险证上的照片,正是那个全家福照片中的男主人,那证件上显示的名字是‘佐佐木’;这些物件,都是可以让由纪子作为证据去报警的。

  接着他查看起那个传呼机,传呼机里边的居然没有任何信息,只能说是已经被清空了。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