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101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二十三)

101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二十三)

  岛田本意是要把事情处理的更加谨慎些,可他实在想不到对方居然还能发现他,在从K老板那里知道这边没有人泄露自己的秘密时,他立刻意识到‘对方绝对是此行当的高手’,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和这样的人作对,因而决定退出这次的与K老板合作。

  ……

  在接到K老板的传呼信息之后,佐佐木等四人很快都回电话了,K老板指示那四人,听从佐佐木的指挥,去佐佐木早上绑架人的区域附近,两两搭伴蹲守,尽力找到那个女子的住址。

  K老板也向佐佐木和横路解释了,已经确认他们早上是绑错人了,所以K老板无法从别的渠道打听到那个女子的住址;而寻找那个女子的目的,是为了找到那个男的,无论采取文斗还是武斗的方式,都要想办法从那个男子的手里,讨要回佐佐木被抢走的东西,以免被对方节外生枝、祸害大家。

  K老板还特别强调:在发现那两人或其中一人时,在动手前一定要先告知K老板,以便K老板决定动手模式。

  因为在那四人中,只有佐佐木和横路算是与两个目标人物面对面的打过交道,另两个则就没有和目标人物正面遭遇过,所以在他们两两搭伴蹲守时,佐佐木和横路是分开搭伴的。

  ……

  田秋枫和由纪子在目睹岛田开车离开之后,他俩就直接离开市政主干道,在由纪子的引导下,在小区内的小街道上行走了一番,然后来到公交车站坐上了去由纪子家方向的公交车。

  按照田秋枫的意思,两人是提前了一站下车,之后两人没有再沿着市政道路行进,而是直接穿街走巷的来到了由纪子家所在的公寓楼;故而没有和先他们一步、到达蹲守地点的佐佐木等四人碰面。

  由纪子的家是位于一栋高层住宅内,由纪子的这套公寓房是在12层,面积有个37平方米,整套公寓房包括一间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和一个卫生间。

  房间里收拾的很清爽、也很雅致,家居色彩及装饰效果也富有女性气息。

  他俩进入由纪子家时,已经将近中午12点;进屋之后,由纪子先给田秋枫沏上茶水,然后把客厅里边的电视机打开;她自己又去卫生间里捯饬、收拾了一下,接着给田秋枫拿来一套浴衣,让田秋枫去卫生间洗个澡。

  浴衣是粉红色的,一看就是女式浴衣,由纪子也坦言,家里没有男式浴衣,只能将就了,这一套是新买的,由纪子还没有穿过,这一段时间就让田秋枫将就着穿了。

  在田秋枫看来,由纪子身高也就是1.65米左右的样子,田秋枫好奇的问道:“这浴衣我穿不上吧?”

  由纪子笑着解释说:“我选的这个尺码我穿着有些宽松,你穿着应该小不了多少,可以凑合着穿。”

  田秋枫昨天夜里是窝憋在通风管道里了,今天上午又算是运动了一番,确实想洗个澡;不过在由纪子这里是初次登门,还真不好意思这就去洗澡,因而他让由纪子先去洗澡,毕竟由纪子早上做过晨运之后,应该是要洗澡的。

  由纪子则坚持他是客人,应该让他先去洗澡;看看是不好再推辞了,田秋枫接过浴衣,在进入了卫生间之后,他很讲究的把卫生间门上的插销插上了;卫生间内有个电热淋浴器,他是在研究了一番之后才会使用的。

  十几分钟之后,田秋枫洗完澡、穿着浴衣走出卫生间,他自己之前穿着的外衣裤,则被他捧在手中拿了出来;由纪子的这套新浴衣,他穿着有点短、有点紧,但确实可以凑合着穿。

  由纪子好奇的问道:“我们这里的电热淋浴器,和你们那里的一样么?”

  田秋枫很实诚的解释着:“不是太一样,不过模式差不太多。”

  由纪子抿嘴一笑,然后指着茶几上的一本画册说道:“这是达达尼的画册,你先慢慢看吧。”

  她随即也拿着浴衣进入卫生间内,田秋枫注意到,她好像没有把卫生间的们插上。

  田秋枫是坐在茶几前的榻榻米上,仔细的翻看起那本达达尼的画册;对于他来说,翻看这个空间内的达达尼画作,确实是让他耳目一新。

  田秋枫花费了十多分钟时间,认真的浏览了那本画册,这期间,他嘴里还时常自言自语的点评着‘其中的精妙之处及神来之笔’偶尔也会比较一下这两个世界的达达尼,各自所具有的优势。

  只不过限于画册的板面不够大,而且只是油画的印刷版,与油画那富有质感的画面效果无法相比,使得他无法从更专业的角度,去细致的仔细观瞧;要不然他会要用更多的时间,其仔细品鉴这些绝世精品。

  从这本画册中的达达尼生平简介,田秋枫也注意到了,对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两个达达尼来说,其生活年代很是相近,寿命也很相近,唯有在人生经历上差异不小。

  即使这样,也让田秋枫感觉很是奇妙,让他觉得在这两个世界的达达尼之间,定然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看看由纪子还没有从卫生间出来,他把电视节目调整到新闻频道,然后侧躺在榻榻米上开始看电视。

  田秋枫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好好睡觉了,虽然在那之前,他是睡足了觉、做好了充分准备,但熬到这会他确实是有点犯困了;虽然他躺在那看电视,只是想舒服一些身体,倒没有打算要睡觉的意思。

  但以他初次来到由纪子家的身份,就这么侧躺在那看电视,似乎也有点太随性了;这也是因为他看由纪子对他很不见外,因而他也就顺其自然了。

  这新闻节目对他来说还是很新奇的,很多内容听起来让他感觉有一种不真实感,让他有一种在同时对比着翻看‘一个世界的两种不同演化效果’的奇怪感觉。

  这种感觉初开始是最强烈,让他很是想感慨和吐槽一番,可惜身边没有听众;后来,在新鲜感过去之后,困意开始不断的翻腾,使得他逐渐无视了‘电视里正在播放的那些新奇内容’。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