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102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二十四)

102章田秋枫的J国之行(二十四)

  就当田秋枫在不知不觉中、即将进入梦乡时,由纪子坐到了他的身前、单手趴伏在他的肩头。

  由纪子的碰触让他立刻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的他,看到由纪子正低头吻向自己的脸颊,他伸出右手、轻揽住由纪子身着浴衣的腰背上。

  亲吻过他脸颊后的由纪子又抬起头,温情的俯视着他问道:“是不是太累了。”

  田秋枫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累。”

  随即他想扶着由纪子坐起身来,由纪子没有等他坐起,就再次低头向他吻来;这一次两人的双唇是直接接触,田秋枫是双手抱住了由纪子,由纪子也紧随着趴在他身上,两人拥抱在一起。

  接下来的过程,就是两个人开始刷写马赛克的时段了,马赛克从局部开始涂刷,直至满屏;等到马赛克退去之后,两人已经重整衣装,重新开始进行亲切友好的谈话。

  在由纪子看来,她与田秋枫的关系,已经步入了可以无话不谈的地步,因而她理所当然的可以很直接的、关心田秋枫的大事小情了。

  由纪子问道:“能和我讲讲你之前的情况吗?”

  田秋枫这会可是最最疲倦、最最想打瞌睡的时候,可看到此刻的由纪子兴致甚高,他又绝不忍心去让女士寒心,于是他也是振作精神,开始组织语言、来回答由纪子的问题

  “我之前的主要经营业务,就是接手一些书画作品方面的顾客订单,然后把相关的书画作品窃取过来,交给顾客,完成交易;算是个专业性的雅贼吧。”

  由纪子不禁笑道:“雅贼,这个词倒是挺有诗意的。”

  田秋枫也不由的笑着解释说:“这是个比较专业的行当,只对那些具有文物、或艺术价值的东西感兴趣,不会去碰那些通常的钱财、珠宝之类的东西,所以在业内有这个雅称。”

  “干这一行,风险也不小吧?”

  “那是啊,失手被抓时,判个几年刑是必须的,而且也相当于这职业生涯就被毁了。”

  看到由纪子似乎没有听明白,田秋枫接着解释说:“一旦在警方留有这方面的案底,那就相当于在国际刑警面前挂上号了,哪里发生相关的失窃案时,这样的人会首先被作为排查对象;顾客也不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啊,太不安全;所以说一旦失手被抓,就意味着在这一行失业了。”

  “你干这一行有多少年了?”

  “将近十年了。”

  “我觉得你这个行当收入应该不菲吧,你为什么不能见好就收,还要一直冒险呢。”

  “是的,这一行确实收入不菲;而且这一行还很具有职业挑战性,因为科技手段在一直更新,对于攻守双方来说,都要做好应对新的难题的准备,我很喜欢这其中的刺激和惊险氛围;不过我也没有打算一直干下去,原本是准备再接一两个有技术含量的单子,就直接金盆洗手了,没有想到这次东西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流落到你们这个世界了。”

  由纪子好奇的问道:“你结婚了么?”

  “还没有结婚。”

  “为什么不结婚呢,是没有找到中意的人么?”

  “一是还没有中意的人,再一个也是考虑着我干的这一行,打交道的多是灰色地带的人物,确实具有相当的风险性,不想让家属因此受到牵连;所以是考虑着等从职业上退休之后,再考虑成家的问题。”

  由纪子接着问道:“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不会还干这个行当吧?”

  “这个我还没考虑呢,我得先熟悉这个世界的情况,才能做出具体的规划;而要想干我得老本行,也不是光有职业技术就行的,还得有客户资源,窃得的宝物得有人接手才行。”

  由纪子听后,稍显放心的劝道:“能不能以后别做这一危险的行当,太让人担心了。”

  田秋枫笑笑说道:“好啊,我也老大不小了,是得干点安稳些的工作。”

  看到由纪子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他接着说道:“我画画还是蛮有水平的,以后可以考虑以此为生。”

  由纪子惊讶的欢呼道:“太好了,我可是学油画的,咱们可以搞个工作室来一起经营。”

  田秋枫附和着表示赞同。

  接下来,由纪子也把自己的情况,向田秋枫做了更为详细的介绍。

  由纪子自小是和她母亲生活在一起,她母亲也从不向她提起家里其他亲属的情况,她也没有见到过其他亲属;两年前她母亲遭遇车祸突然去世了,留下她孑身一人。

  她母亲生前的积蓄,基本是都存在一个信托基金账户内,在她母亲去世之后,根据事前约定的特别条款,在由纪子结婚前,这个账户以每三个月为一期,定期给由纪子支付一定数额的钱;直至由纪子结婚后,这个账户才能交给由纪子自由支配。

  而这笔每三个月支付给由纪子的专款,可以满足由纪子的日常生活需要。

  由纪子现在的这套公寓房,是她母亲在三年前刚买的。

  而由纪子现在还只是一个油画专业的大三学生。

  这也是为什么由纪子会纳闷‘绑架者要绑架她’,她知道自己并没有大额金钱可被勒索的;有那么一会,她还以为是不是绑匪为了勒索她某个未知的亲属,才来绑架她的,故而在紧张之余,她还真是有所期待,期待着能知道一些自己亲属的情况。

  直至后来,明白是绑匪绑错了人时,在庆幸之余,她也是微微的有些失望,至少是无从得知自己亲属的消息了。

  说及此处的由纪子接着又提及,希望田秋枫能帮着自己一起去找找那个相片中的女子,由纪子总觉得自己应该和人家有些缘分。

  田秋枫对此自然是满口答应,不过他告诉由纪子,眼下应该是优先处理她自己的问题;虽然他俩已经告知绑匪‘绑错人了’,但绑匪到底是什么态度还无从得知,而绑匪佐佐木的身份证件还在田秋枫手上呢,绑匪对此也应该是心神不宁的。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