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113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三)

113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三)

  前方背人的男子,这时觉得情况有些蹊跷了,因为他即听不到该有的打斗声,从下边的山道上传来,也听不到手下们发来得手的信号,他不由得嘀咕了一句:“这些人怎么还没见分晓。”

  由于此人是天生大嗓门,所以对他来说虽然是小声嘀咕,但落在后边的沈培德是听的清清楚楚。

  此人接着对旁边奔跑的那人说道:“别跑了,咱们甩不掉他。”

  那人当即应了声好,然后先停下脚步,扭身防备起后边追赶过来的沈培德。

  背人的男子这时则是快速的把肩上扛着的女子,轻放到地上,然后是从另一人手中拿过那把单刀,拉开一个架势,准备迎战沈培德另一个男子则是双手持棍,也摆开了架势,这两人成的是掎角之势。

  沈培德看到对方两人停下脚步之后,他也不着急追赶近前了,也放慢脚步慢慢的、持刀向对方两人靠近。

  只要那两人不跑,那就有机会把女子救走他知道后边还有两个镖师是马上就要跟上来,而他判断对面的那个背人的男子,或许会成为自己的劲敌所以在有人力可以借助的情况下,他不想急慌慌的去和对方以一敌二的死拼。

  那个女子的情况沈培德也大致看明白了,她的双手是被绑在背后,嘴里塞着布块,眼神中充满着惊惧和绝望此时是侧躺在地上看向这边,一时是无法立起身来。

  沈培德在向前走了两三步之后,就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走了,他向那两人招招手,意思是让那两人靠近那两人对视一眼之后,持刀男子点了一下头,然后那两人配合着、向沈培德逼近双方对于彼此这么做的打算都很明白,那就是离那个卧倒的女子远点,免得让那个女子被误伤,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这时,那丫鬟也从后边气喘吁吁的追过来了,她倒也是挺懂规矩,没有直接从沈培德的身后接近他,免得被他万一误会、干扰他的注意力。

  丫鬟是从侧面接近了交战双方,她嘴里喊了一声沈大侠之后,就站在了那个持棍男子的对面,准备与沈培德并肩作战。

  沈培德侧眼一打量正气喘吁吁的丫鬟,就知道她在一路奔跑过来时,已经耗费了不少体力再看丫鬟握棍迎战的姿态,就感觉她的武功真的不会怎么样他于是对她说道:“你去照顾你家小姐吧,这里的事情你别参乎。”

  那丫鬟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好,那我去照顾我家小姐了。”

  丫鬟这时本打算绕过他们三人的战圈、赶到那个小姐那边,哪知道那个持棍的男子直接移步,把持棍的手背在身后,对着丫鬟狡诈的笑道:“快点过去照顾你家小姐吧。”

  丫鬟犹豫了一下之后,随即从持棍男子让出的通道、奔向她们家的小姐。

  赶到小姐身旁后的丫鬟,先是帮她把嘴里的布块拽掉,然后开始帮她解背后捆在手腕上的绳子,小姐则是在那里低声抽泣。

  这边三人暂时都不再关心那两个女子,两个抢匪也就没有把丫鬟的武功放在眼里刚才在他们两个在强抢小姐时,那个丫鬟倒是忠心救主,一直都在拼命纠缠他们,奈何丫鬟虽然有些武功底子,但其武功比起持棍男也是相差不少,何况体力也不如持棍男,故而几次是都被持棍男推倒或击倒。

  之所以持棍男没有辣手摧花,倒不是有着惜香怜玉之心,实在是考虑着等把镖局的镖师都干掉之后,这丫鬟还会成为盘中菜的缘故。

  持刀男子看着体格很强壮,身高八尺五寸有余持棍男子体格偏瘦些,身高七尺六寸,看着也很精壮沈培德的身高接近八尺,其体格从观感来看虽然也够强壮,但比那个持刀男,却还是略有不如。

  持刀男这时狞笑着对沈培德说道:“就凭你们两个人还能有什么作为,奉劝你赶紧跑掉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沈培德有些诧异的移动身位、顺便扫了一眼后方,发现身后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在纳闷之余也不再多想,事已至此,那就独自面对吧能有帮手固然好,可就算独自面对,沈培德又何惧哉。

  沈培德对持刀男说道:“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当即提刀迎着持刀男而去。

  持刀男也不退让,一边摆开刀式、一边狂笑道:“你是在一对二,可不是和我单打独斗,最好悠着点。”

  那边持棍男也没有闲着,双手持棍向着他夹攻而来。

  沈培德是不会轻易让自己落入两面夹攻的状态的,既然那持刀男没有应承与自己单挑,他在一对二的状态时,就尽量采取的是游斗的状态。

  于是场中的战况主要是:沈培德和持刀男在互相试探着对攻,而沈培德还经常要围着持刀男转圈,以便躲开持棍男的攻击范围持刀男倒是想束缚住沈培德的活动范围,但架不住沈培德的脚步灵活。

  持刀男和沈培德倒是互有攻防,目前是谁也压制不住谁,沈培德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力量确实高于自己,但刀法没有自己灵活沈培德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也和持棍男偶有过招,感觉到持棍男的棍术也不过如此,只不过对方使的是长兵器,他想急切间就拿下持棍男,难度还是非常高的。

  目前场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沈培德有些被动,因为他为了躲避被两人合围,移动的频率就明显的高于另外两个人,体力消耗的也快所以两个抢匪这会是心态很放松,就等着把对手累倒时,再轻松制服对手。

  而沈培德在与对手游斗时,心里也有算计,他也是在试探两个对手的武技,准备在必要时使出绝招,快速拿下其中一人,到时候就可以锁定胜局了。

  他现在不会轻易的与其中某人发生缠斗,一是这容易使他落入被合围的状态,再一个也是不想让自己的最强状态轻易露底。

  因为一旦让对手有所察觉,到时候如果想要再出其不意,就比较困难了,那时候他就真有可能要陷入疲劳战。

  还有一点,他目前还不清楚山道上镖局那边的状况,万一镖队最后落败,那他就会面临群匪的围攻。

  所以他现在必须要把握住一刀制敌的机会。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