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115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五)

115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五)

  这时候,在那强撑着站在原地、手捂着腹部的持刀男,终于是站不稳了,他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其肚腹中已有肠子涌出此人此刻摔倒之后,连挣扎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眼见得是出气多、进气少,不得活了。

  持棍男是首先惊呼出声:“大哥。”

  那个小姐手腕上之前被绑的绳子,已经被丫鬟解掉,刚才丫鬟离开她前去助阵时,她也没有敢到处乱跑,毕竟不知道这荒郊野地里,哪里会更安全,所以她只是稍微的远离了战场,寄希望于沈培德能够获胜。

  这小姐不懂武功,但听说过沈培德的大名,对沈培德自是充满信心刚才看到沈培德已然砍伤持刀男之后,她心里自然也是窃喜,对获救已经是充满信心。

  待看到沈培德不让丫鬟前去帮忙时,她倒是想提醒丫鬟去打杀持刀男的,免得持刀男万一缓过劲来时,又成为大敌不过她又不敢喊叫出声,担心万一丫鬟打不过持刀男时,不但丫鬟会平白送命,还会直接给自己拉来仇恨。

  也就在犹豫和纠结时,她看到持刀男摔倒在地,连肠子也从肚子里涌了出来,不由得一阵反胃,禁不住的弯腰呕吐起来。

  这边正犹豫不决的丫鬟看到持刀男的惨状时,也是一声惊呼,接着看到小姐在那里呕吐,她连忙跑过去安抚。

  持棍男看到持刀男已然不得活了,心里也开始犯沭他已然意识到自己不会是沈培德的对手,毕竟对于持刀男的实力他还是清楚的,他自己就不是持刀男的对手。

  可惜他这会才想着要溜之大吉,却已然来不及了当沈培德意识到对手已经心怯时,也不再耽误时间,直接又使出快刀绝技,对着持棍男迎面强攻而去。

  持棍男这时如果想要转身逃跑,必须得先脱出沈培德的快刀攻击范围才行所以持棍男必须得先挡下对手的这一轮攻击。

  只是他的实力确实不济,两人三招过后,沈培德先是一刀砍中了他的左臂,紧接着第二刀把此人枭首。

  那边的小姐就没有敢再看这边的战况,那丫鬟倒是一直在保持关注,待看到持棍男被一刀枭首后,那丫鬟也是忍不住一阵反胃,忍不住想吐。

  那小姐不知是什么情况,还想扭头查看,丫鬟连忙说道:“别看,别看。”

  小姐紧张的问道:“谁赢了?”

  “沈大侠赢了。”

  沈培德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没有发现其它异常情况之后,他先搜了一下那个持棍男的尸身,一共是搜出了一两多的碎银,别无它物。

  待准备去搜查那个持刀男的尸身时,他发现地上居然是没有持刀男的尸体了这可真把他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咦”了一声。

  那边丫鬟扭头看到沈培德吃惊的表情,急忙问道:“沈大侠,有什么事情么?”

  沈培德困惑的说道:“这人的尸身刚才还在这的,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那小姐听闻有这事,也忍不住的扭身前去观瞧。

  那丫鬟奇道:“我还以为是沈大侠把身体处理掉了呢。”

  “我没有处理,我正说要看看这抢匪是什么路数呢,这尸体刚才还在这,转眼就消失了。”

  那边小姐紧张的问道:“不会是刚才又有人来过吧?”

  沈培德十分肯定的说道:“不会,我一直注意着这边,不可能有人过来过。”

  他接着惊异道:“他那把刀也不见了。”

  丫鬟这时也奇怪的说道:“那地上刚才有很多血迹,现在居然也消失了。”

  沈培德一看,确实如此,刚才持刀男肚破肠流时,他是看到了现在地上只能看到有一些湿迹的印痕,却全然看不到有血渍的存在。

  那小姐是忍不住的要拉着丫鬟去就近细看,沈培德连忙提醒道:“别走得太近,可能有机关。”

  沈培德再看看持棍男那边,尸体是依然存在,他过去拿起持棍男的长棍,过来对着持刀男刚才所在的地面附近、敲击了几下,感觉到处都是实地,实在瞧不出有什么奥妙。

  他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怪异的事件,不过他至少可以判断这不应该是撞上鬼了,毕竟眼下是大白天,太阳正当头高照呢,按照沈培德的认知,鬼是不可能现在出来活动的。

  沈培德有个特点,想不明白的事情他就不会去费脑筋多想,他也知道这世上千奇百怪的事情太多,自己不理解也很正常,没必要去较真,只要这些怪异事件奈何不了自己就行而眼下他最应该关心的,是山道上镖队那边的战况到底如何了。

  沈培德对两女说道:“咱们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琢磨这怪事了,应该赶紧回到山道上的镖队那边。”

  那小姐连忙应了一声,她接着对沈培德作揖说道:“谢谢沈大侠的救命之恩。”

  那丫鬟也连忙作揖向沈培德道谢,其感激的话语与小姐是如出一辙。

  沈培德连忙向二人回礼道:“举手之劳,不必多礼现在还不知道镖队那边情况如何,咱们的赶紧和他们汇合。”

  这小姐这时也惦记着自己母亲的安危呢,当即问道:“沈大侠,你看咱们应该从哪个方向下去?”

  沈培德说道:“咱们对这里不熟悉,还是从刚才跑过来的那个地方下去。”

  这小姐连声说好,那丫鬟也是连连点头于是两人随在沈培德的身侧、一同顺着来路往回走。

  那小姐平常走路时是很讲斯文的,习惯慢条斯理的走路,可眼下她可是顾不得了,也是迈开步子往前急赶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体质弱,她这会肯定会建议大家跑步回去。

  原本按照常理,沈培德应该带着那个持棍男的首级一起走的,到时候交给官府,也是他的一个功劳和业绩,或许还会得到一些赏银呢可眼下出现了持刀男尸身失踪的怪事,让他对此事也是心存疑虑,故而他也不想去碰那个持棍男的首级了,免得犯了什么禁忌。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