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118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八)(加更一章)

118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八)(加更一章)

  沈培德不由得仔细打量起对方,那书生是直接热情的和他打招呼了:“这位兄台,需要帮忙么?”

  沈培德没有搞懂对方是几个意思,故而淡然的说道:“谢谢了,我们不需要帮忙,我们只是在这里休息一会就会继续赶路。”

  那书生仍然热情不减的问道:“不知你们是要往东、还是往西去呢?”

  “往东。”

  “那咱们就是同路了,我看这位小姐有些体力不支,小生愿意把这头毛驴让与小姐乘坐,大家共同赶路,不知可否。”

  这边三人都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这么一个不同寻常的书生那崔云凤刚才在书生与沈培德对话时,就没有特意要看向这边,这时也是不由得抬头,与莺莺一起看向沈培德。

  沈培德说道:“这位兄台如果把毛驴让给那个小姐乘坐,你可就得徒步行走了,不会影响你的行程吧。”

  那书生爽朗一笑说道:“不妨事的,四海之内皆兄弟,我看兄台仪表堂堂,定非普通之人,咱们正好可以好好结识一下。”

  沈培德连忙说道:“那可要谢谢兄台了,在下沈培德,还未请教兄台大名?”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在下于旺。”

  于旺转身招呼那个书童道:“清风,把驴牵到道旁,你也休息一会。”

  他这边开始与沈培德唠嗑:“沈兄台,不知你们是要往哪里去呀?”

  沈培德答道:“我们要去洛阳。”

  沈培德这一年是26岁,在于旺看来,两人年龄也是相仿。

  于旺是不禁笑道:“太巧了,我也是要去洛阳,不瞒兄台,我是打算去河南府谋个官职,也好为国效力。”

  “于兄台是打算谋个文职、还是武职?”

  “文职,当此国家多事之秋,就算能谋个文职,在军中效力也是好的。”

  这时那个书童拿着一个水囊过来,问于旺道:“先生,要不要喝点水?”

  于旺接过水囊后先看了一眼沈培德,然后问道:“沈兄台喝点水吧?”

  眼下的季节已是春末,马上进入夏季了,之前沈培德在镖队歇息时还没有来得及喝水,就和抢匪干上了,过后一直就没有喝水,这会确实是有些口渴了。

  不过出门走江湖的,讲究的就是要谨慎小心因为不清楚于旺的底细,不到万不得已时,他是不可能喝他的水的。

  沈培德说道:“谢谢兄台,我不口渴,你喝吧。”

  于旺再问道:“那边两个小姐需要喝水么?”

  这于旺也是看他们两手空空,就没有盛水的器物,故而才有此热情的一问。

  沈培德于是问道:“崔小姐,你们喝水吗。”

  沈培德倒不担心于旺会对两个女子下药,而且他倒还希望那两个女子喝水,如果能够因此发现于旺意图不轨,他觉得自己要对付于旺及那个书童,是完全不在话下的。

  这崔小姐虽然之前在厢车内不缺水喝,可经过刚才的一阵奔忙,再加上心烦意乱,这会确实也有些口渴了不过因为那个水囊,明显是于旺和那个书童直接对着嘴喝水用的,她觉得那个水囊的水已经不洁,故而不想喝。

  崔小姐对沈培德说道:“沈大侠,我不口渴,谢谢了!”

  莺莺虽然也是口渴,但她一是也顾忌用那两个人的水囊喝水有些不卫生,再一个既然小姐都已经表示不喝水了,她当然也明**的心意,而且理应与小姐共进退因此她对沈培德说道:“我也不口渴,谢谢于公子和沈大侠。”

  那于旺也不再多劝,他随即拿起水囊喝了几口水,然后把水囊交给了书童书童拿着水囊到一边、对着水囊喝了几口水后,再把水囊收起。

  崔云凤这时站起身对沈培德说道:“沈大侠,我觉得我休息好了,不知我们能否上路?”

  崔云凤这话也算是对于旺说的,因为彼此不熟,知书达理的她只能通过这种询问沈培德的方式,告诉大家我已经休息好了,不耽误大家继续赶路。

  沈培德问于旺:“于兄台,你们还需要再歇息一会么?”

  “不歇息了,清风,快把毛驴牵过来,请崔小姐坐上去。”

  清风把毛驴牵过来之后,他自己半蹲在毛驴的身侧,嘴里说道:“请崔小姐坐上毛驴。”

  崔云凤连忙说道:“清风不必如此,你把毛驴牵到这边,我站在石头上就可以坐上去。”

  于是清风又把毛驴牵到崔云凤刚才坐着的石块边,莺莺扶着崔云凤先站到了石块上,然后她在莺莺的帮扶下,很利索的坐上了毛驴。

  崔云凤在毛驴上对于旺作揖道谢:“谢谢于公子照顾。”

  于旺在一旁也是作揖说道:“不必多谢。”

  他随即对清风说道:“好了,清风牵着毛驴,咱们抓紧时间赶路。”

  众人上路之后,沈培德想起刚才和于旺的对话才说道一半时,被清风送水所打断他于是对走在身旁的于旺问道:“于兄台,你刚才说当此国家多事之秋,难道是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么?”

  于旺向沈培德解释道:“还不是因为岐沟关之战战败后,辽国那边军力比较强势,经常侵扰我大宋边界听说朝廷要重整军力,准备再战,当此国家用人之际,像兄台这样的习武之人,理应从军报效朝廷才对,如若在军中能立下大功劳,搏得个封妻荫子,岂不荣耀。”

  对于于旺所说的道理,沈培德自然是认同的,他练得一身好武艺,自然希望能够货卖帝王家,在他见识中,由于大宋朝兵强马壮,周边邻国是个个臣服,国内一片歌舞升平,已经好多年没有发生战争了。

  故而他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于兄台,这岐沟关之战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于旺有些惊讶的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解释道:“这岐沟关之战,就是三年前的那个有名的雍熙北伐之战。”

  沈培德仍然是有些云天雾地,雍熙北伐之战真的是很有名么,为什么自己就从没有听说过呢?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