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138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二十八)

138章北宋时期的沈培德(二十八)

  在这种相谈甚欢的氛围中,沈培德所知道的那些历史大世纪,算是倾囊相述了而他所叙说的这种大世纪,已经上述到了传说中的远古时代。

  这个时候,于旺开始按照自己的分析,对两个世界的历史开始归纳首先,两个世界对关于远古时代的传说部分,其历史的相似度是非常高的,除了极个别时期所对应的历史人物不同之外,绝大部分的历史人物的人名都是相同的。

  而这之后的历史,其差异性会多些,历史人物的差别会多些,各个国家构成的差异性会多些但朝代的延续过程,这两个世界的相似度依然是居高不下,只是其间的文臣将相的名字,具有相当大的差异性。

  虽然于旺对于这个现象一时半会是无法理清楚,但他依然是兴致勃勃向沈培德解释自己的发现,这让沈培德也越发的认为,这两个世界实在是有太多的共通之处了。

  在做完了这些分析之后,于旺又开始向沈培德讨教:在另一个世界中,都有哪些思想、文化体系。

  沈培德不算个文化人,对于于旺这方面的提问,他只能是说出个一知半解。

  好在于旺在这方面有专长,他根据沈培德提供的一些片段信息,也算大致对另一个世界的思想、文化体系的传承,也算是有了一个了解。

  按照于旺的说法,在两个世界的历史长河中,其哲学、人文方面的发展过程也大体相同,而且两个世界的主导三观也是相同的尽管在两个世界中,各自都有些相对独到的意识形态和理念存在,但主流是相通的。

  这个发现让于旺更加惊叹于为什么这两个世界会有这么多的相通之处。

  接下来的路程中,两人就针对着两个世界的特异性,围绕着无数个为什么开始了讨论。

  为什么这件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为什么这段历史没有变成那样、为什么在你们那要这样看问题、。

  原本这两人都想当然的以为,以于旺的博学多才,在于旺对相关问题、做出自己的客观分析判断之后,沈培德是不应该有什么争议的。

  可其实不然,两人居然在相当数量的为什么问题上,其观点是相当的不一致而更让于旺诧异的是,平常不太插言的清风,这时候竟然也开始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见解了而且清风的观点也秉承他自己的客观性,有时候会支持于旺,有时候会支持沈培德,而有时候还会独树一帜,和他们辩论双方的观点都不一致,属于自成一派。

  对于清风能够主动参与进来表达意见,于旺表现的挺开明,也赞同清风勇于表述自己的观点因为于旺觉得,只有清风积极参与这方面的讨论,才有利于清风对世界有个正确的认知,有利于清风建立起成熟的世界观。

  对于于旺来说,他当然觉得自己的分析是最有道理,只是因为沈培德及清风的知识层面底,理解不了自己高深的意境,听不明白自己的解释,故而才固执己见。

  而对于沈培德来说,他与于旺有争议的之处,并不是觉得于旺分析的方式有错误,而是认为于旺分析问题时的出发点就有错误,所以其结论自然是有错误了而他之所以认为于旺的出发点有错误,是因为于旺分析时所基于的三观,在沈培德认为就是错误的。

  按照沈培德的观点,既然那件事情的出发点是有悖常理的,那它就不应该再继续发生,哪怕它的未来会天花乱坠,那也是错误的天花乱坠,所以必须杜绝,因此他是从根本上去否决于旺的这种观点。

  而于旺则认为,能够天花乱坠的五彩缤纷,自然应该比平淡无奇要更值得追求啊,为什么沈培德只知道默守常理,而不思想进取与变通呢。

  沈培德对于自己和清风之间的观点不一致时,他是直接的觉得清风还没有长大成人,其理念是幼稚的,故而才会与自己发生争议,对此他是毫不在意而当清风赞同自己的观点时,他就会在心中给清风加加印象分,觉得清风还是个明理、好学之人。

  至于清风,无论在和这两人的任何一人发生争执时,他当然会承认对方比自己更富有社会经验,但依然掩盖不住对方在某些方面会迂腐的要因循守旧、不思进取,故而他想以年轻人的朝气,去点醒他们。

  当辩论了好一通,发现在很多问题上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时,于旺算是想明白了,之所以大家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是因为各自的世界观有差异,各人有个人的看法,所以才会产生这种不可调和到一起的观念上的差别,以至于争论不休。

  比方说,应该如何看待这句话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

  沈培德认为说的非常正确,应该严格照此执行清风是认为,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这一句很正确,应该严格执行,而那一句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则是很有待商榷。

  而于旺则是坚定的认为,这两句话都是有待商榷的,不能盲从所以这就是他们发生不可调和的争执之所在,连对最基本的定义都有争议,哪怕后边分析的再是周全完美,也是无法说服对方的。

  想明白这些的于旺,在后来再发生这种没法调和的争议时,通常是哈哈一笑,接着就想办法引入新的话题,不再做这种无意义的争执。

  就这样,他们这一行三人在热烈昂奋的气氛中,在酉时走出了山区在接下来前往陕县县城的行程中,路上的行人逐渐增多,这就影响到了他们畅所欲言的谈话环境。

  因为他们所讨论的问题太过离奇,他们不想让那些无法理解他们谈话内容的路人们,把他们当做神经病对待故而他们这时讨论问题的腔调,不但比之前小了不少,有时候遇到路人在他们附近行走时,他们还得先把话憋住,等人家离远之后,才得以把要说出的话,再趁机说出口。

  也是经过这一次的经历,沈培德算是充分理解了不吐不快这句成语的含义。

  5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