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410章捕头和通缉犯

410章捕头和通缉犯

  周六早上在公园聚集、晨练时,群成员中只有张茜没有来,张茜是因为要在家里招呼小孩,实在不方便赶来。

  对于张茜来说,现在能有个修真功法可以在家里练习,实在是已经很满意了,至少这样的福利,99.999%的同龄人都享受不到。

  当然,如果能够去经历一次‘丧尸世界’,那就更理想了,可她也知道,那种机会不是每次都能碰到的,而她又不可能次次都去,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家里安心修真了。

  而张茜的老公,自那次看了‘穿越群’内的聊天信息之后,对于穿越群内所讨论的修真问题,算是有八分信了。

  尽管不是全信,但他对于张茜在家里边、练习打坐吐纳,倒也是抱着支持的态度,而且他也希望张茜能够早点练习个结果出来。

  或者是张茜真的就修炼成了练气士,那他对于自己媳妇在修炼上的有成,当然是真心高兴。

  或者是张茜就练习不出个眉目,那就证明张茜是真的被洗脑了,正好及早的回头是岸。

  而对于张茜每天想去晨练的心态,他是坚决反对的,他的担心自己的媳妇被别人算计。

  所以对每天早上需要招呼小孩子的问题,他是尽量的不参合,就是希望能让这些琐事、把媳妇拴在家中。

  赵星在早上注意到,大家在练功的时候,虽然都还带着木棍,但主要的关注点,已经是偏重于吐纳练功了。

  群成员们在来到公园之后,直接就聚在一处僻静的地方,然后都是盘腿打坐,只有在打坐之余的休息期,才会去练习一下棍术。

  至于预备穿越时所需携带的干粮,他们每次还是要带的,而且他们对所要携带的干粮品种,目前是又有了新的优化。

  现在他们每人携带的食品,都变成了牛肉干、火腿肠、巧克力、矿泉水,外带一保温杯的热水。

  而且每人是都准备了一个小挎包。

  带热水的原因,是考虑到天气越来越冷了。

  周六这一天的早上,他们在沿途没有能够发现可供穿越的机会,因为赵星没有发现有‘穿越光膜’。

  也是在周六这天,赵星意识到,自己这一段由于每次回来,都要与‘穿越群’一起锻炼,与张柯他们的接触就少多了。

  现在这些群成员每天在公园打坐修炼,张柯他们也一定会注意到的,并且一定会猜想‘这一定是在练习什么功法了’。

  说起来,张柯几人当日帮自己出手时,虽然没有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人家的心意是绝对的到了,表现的是很仗义,绝对是把自己当朋友了。

  如果自己掌握的这种修真功法,并没有别人在练习,那也还好说,可既然已经有别人练习了,自己却不提携一下张柯他们,就显得有些不够江湖了。

  所以当天早上,他在抽空去张柯那边打招呼时,就对张柯说了,让他通知其他三人在晚饭之后,到平时的练地方去碰面,他会有新功法教给他们。

  当晚赵星没有再经过中间休息,一次性的就给张柯等四人、传授了修真功法,而能够一次传功四人,也是因为他已经晋级五级练气士的缘故。

  张柯等人倒是想到了‘赵星如此郑重的表示要给大家传功’,这功法肯定是相当拿的出手的,但绝对想不到居然是修真功法,这绝对是超乎他们想象的大利好了。

  特别是当脑海中观赏到那神奇的三D行功效果图时,更是让他们有一种颠覆三观的感觉。

  具体赵星如何给他们答疑,以及如何给他们讲解‘相关修真注意事项’的细节,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对于赵星是如何拥有这种传功玉佩的,这四个人是非常默契的都没有提问。

  而且也没有人问及‘赵星现在的修真级别是到了哪一步了’。

  反正只冲着那神奇的行功图像,这四人是都相信‘这套路是肯定能够修炼成功的’。

  赵星原本还准备着‘一旦他们问起功法来源时’,就说自己是无意中捡到的,不管他们信不信,那就是这个回答,没有想到连这一步也省下了。

  至于有关‘穿越’的话题,赵星是一句也没有和他们提及。

  当晚上完成练功、回家之后,赵星才从群里边的信息得知,章小飞也在群里宣布,他也找到内息流动的感觉了,为此大家是纷纷向他祝贺,并要求他请客。

  章小飞表示:周日晚上请大家吃饭。

  周六的夜里赵星梦入光球空间之后,还是做的老生常谈的工作:练功吐纳三轮,然后是穿过几个光膜,接着就是吸纳紫色小光球。

  ……

  孙大柱是县城的首席大捕头,这会是正在山道上追捕一个‘被朝廷通缉的江洋大盗’。

  上午在接到消息、获知该江洋大盗在县城内出现之后,孙大柱直接带着四个捕快就赶了过去。

  奈何那个江洋大盗也是狡猾,提前察觉到不妙,立刻就离开县城。

  好在孙大柱也是经验老道,当即带领四个手下骑马追出县城;而且由于判断准确,在离开县城两里多远的路上,发现了潜逃的通缉犯。

  接下来就是一场追逐行动,江洋大盗在前边骑马拼命逃窜,孙大柱五人在后边紧紧追赶。

  只不过由于这是一次长距离的追逐,即考验骑手的骑术技能,也考验马匹个体的素质。

  当追逐行动进入山道之后,孙大柱虽然和那个江洋大盗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但他那四个跟班距离江洋大盗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

  不过孙大柱对这一点并不担心,他对自己的功夫还是挺自信的;要成为首席大捕头,不光是要求有过硬的刑侦破案能力,高强的武功也是一个硬指标。

  而孙大柱在这片地方,曾经破获过两个出名的大案,擒杀过三个江湖上名头响亮的凶人,很是名声在外了。

  如果不是县官大人屡屡得不到提升,他孙大柱也早就该水涨船高,得到晋级了。

  此刻孙大柱的胯下坐骑虽然已经很显疲劳了,但富有经验的他,也注意到前方那个通缉犯所骑乘的马匹更是体力不支,已经有些步履艰难了。

  现在双方拼的就是骑手和马匹之间的默契配合,看谁能坚持的更长远。

  两人现在的心态也不一样,对于孙大柱来说,他只要能够一直吊在对方身后,就有机会去借助外界力量、来擒获对手。

  而对于通缉犯来说,如果不能摆脱追捕者的纠缠,很可能就会遇到其他人的合击,毕竟抓获通缉犯可是有赏金的。

  说实话,如果不是孙大柱的名声在外,再加上其后边还坠着四个跟班,这通缉犯早就回身和孙大柱决战、以绝后患了。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