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412章马车
  重新回到山道上的孙大柱,在原地吹了两声呼哨,并没有能听到马儿的回应,他于是也不再去想马儿的事了在一处宽敞的山道位置,他坐在了进挨着向上陡坡的、山道边的一个石块上,坐等着手下的几个跟班赶紧到来。

  没想到他坐等了半个多时辰,也没有等到任何一个跟班的到来。

  这期间,倒是有路人从两头的方向经过他这里,他倒是也问过人家,有没有见到一匹没人骑乘的马匹,人家是都没有见到。

  要说人家看到他携带着大刀坐在山道旁,还是有几分紧张和警惕的,好在他是穿戴着捕头的制服,让那些路人还能够放心些。

  算算时间,孙大柱决定不能再等了,这么长的时间手下人还没有跟过来,只能说是手下人跑岔道了。

  在沿着山道往回走的路上,孙大柱是更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拿那个水囊了,虽然带着水囊走,能为自己省下再买水囊的费用,但自己大包小包的带那么多东西,不说影响自己的行动了,被人看着也影响自己这个首席大捕头的高大上形象。

  至于自己的水囊丢失,让自己损失了些钱财,但自己这次不是收获了不少银两吗,所以此刻的他,还真看不上那一点损失了。

  沿着这条山道走了有半个时辰,前边是交汇到一处更宽阔的山道上了。

  而在这一路走来的过程中,孙大柱总觉得有些怪异的感觉:那就是这一路上的沿途风貌,总让他有一种陌生的感觉,特别是这小路和大路的交汇口处,他总觉得不应该是这种交汇的样子,但现实却就是如此。

  想不明白道理的他,倒也不想多想,反正只要最后能够回到县城就行。

  就在他继续沿着山道往县城方向走去时,身后方向有一辆马车及四个骑马者随后跟了上来。

  注意到后方来人之后,孙大柱往道边相让,没有想到那马车在走过去50多米远之后,就在前边停了下来。

  孙大柱不知对方因何故停下,好在对方是靠着路边停下的,对方的几人并没有因停下而多占道这样他再从那几人旁边经过时,还能有足够的回旋空间,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行动为好了。

  待他保持警惕的走到与马车并排的时候,马车上一人是直接对他客客气气的说道“请问壮士是在哪里为官?”

  这辆马车的车体上面就是个平板,上边除了在车头处坐了一个赶车的人之外,另外还坐了两个三四十岁、文人打扮模样的人,此刻问话的是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文人。

  看到人家是客客气气的在说话,孙大柱停下脚步、客客气气的说道“我是大鱼县城的捕头。”

  问话的那人一笑说道“我们正好也是要去大鱼县城,壮士可以坐到马车上,和我们一起去县城。”

  这时另一个年轻些的文人模样的人,也是微笑着向孙大柱点了点头。

  感受到对方的诚心相邀之后,孙大柱也不迟疑,当即说道“那就打扰了,也谢谢两位先生。”

  那个年龄偏大的文人说道“不用客气,不过我们这马车上是只有两个小板凳,还得委屈壮士坐在车板上了。”

  孙大柱是爽朗一笑说道“我喜欢坐在车板上。”

  接着他有些犹豫的提了提手上那个用衣服包裹的人头说道“不过我这手里的通缉犯首级,可是有点晦气。”

  这件包裹人头的上衣,上边虽然是沾染了不少血迹,此刻倒已经干结了,但确实是看着晦气。

  那文人是一指车上的一小捆麦秸说道“没关系,拽点麦秸垫到包裹下边,直接放到车板上就行。”

  孙大柱先把提着的行囊放到车板上,然后提着首级包裹跳上了车板,他去拽了些麦秸在行囊旁一垫,然后就把人头包裹放在麦秸上他自己就面向外侧面、坐在了马车车板的右边,那个赶马车的男子,是坐在了马车车板的左前方。

  孙大柱这时候就没有担心这些人会算计他,毕竟这里距离县城已经不是很远,山道上时不时的就能碰到行人,而且他身上也看不出有什么可供算计的。

  他提的这个首级,也就是有100两赏银,不过这些人应该还不知这首级是谁的,也不应该知道其价值。

  正经他身上揣着的、得自这个首级主人的300两银票,倒是比这个首级还要值钱。

  而很多人热衷于抓捕通缉犯,也正是因为有这种可以有预期的隐性收入,这个缘由本身,就是一个相当大的动力。

  那四个骑马的人,都是练武之人的劲装打扮,每个人都携带着利于近战的冷兵器,此刻是拍成两排随在马车后边。

  等孙大柱坐定之后,那个年长些的文人问道“壮士如何称呼?”

  “我叫孙大柱,是大鱼县衙的首席大捕头。”

  年长者介绍身旁文人及自己道“这位是何大掌柜,我是钱守维。”

  这何大掌柜和钱守维两人,是面朝着前方、并排坐在两个小板凳上,何大掌柜是坐在了左侧。

  孙大柱是坐在车板的右侧边,两条腿是悬垂在车板外边,他的大刀此刻还是背在背上,至于那个通缉犯的大刀,则是连同刀鞘被塞在了行囊里边。

  他此刻听得钱守维的介绍,扭身笑着冲何大掌柜打了声招呼“何大掌柜好。”

  对方也是笑着点头说道“孙大捕头好。”

  孙大柱又向钱守维笑着说道“钱先生好。”

  这钱先生也是笑笑说道“孙大捕头好。”

  说起来孙大柱也是有官身的,就算何大掌柜是个富商,从地位上来说,其身份也比孙大柱低,但孙大柱觉得这两人在面对自己时,完全是不卑不亢、自视甚高。

  所以,他觉得对方的身份应该不普通,再加上对方是主动邀请他坐马车、为他提供方便,这让他心存感激,故而也愿意对人家客气。

  钱先生这时候问道“孙大捕头这是杀了个什么通缉犯?”

  孙大柱直接从身上取出那张官府张榜的通缉布告,递给了对方。

  钱先生取过来、展开后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旁边的何大掌柜,何大掌柜接过后,绕有兴趣的看了看,随即递给钱先生后笑道“恭喜孙大捕头立功了。”

  孙大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钱先生把通缉布告又叠起来后,笑着递给孙大柱道“大捕头真的是立功了。”

  孙大柱觉得,这会应该解释一下自己怎么会徒步在赶山路,就说道“我本来是带着四个捕快一起去追赶通缉犯的,因为我的马快,就和他们脱离开了,后来在一处山沟下边杀了那个通缉犯之后,却找不到我那匹马了,而且也没有等到我那几个同伴,后来只得走着下山。”

  那个钱先生问了一下孙大柱击杀通缉犯的大概位置之后,对那个何大掌柜说道“大捕头丢失的这是朝廷的官马,应该好找回。”

  那何大掌柜是点了点头。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