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416章反杀
  当对面那四个骑马的捕快奔过来时,何大掌柜这边的四个劲装骑士,也策马迎向前去。

  陈小二这时也没有功夫去包扎胳膊上被割伤的伤口,就那么单手持刀,一边戒备着孙大柱,一边等待后援。

  他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既然独自拿不下孙大柱,那就只能等伙计们上来与对方群殴了,而且这群殴是只许胜不许败,如果败了,他们这几人就都没有未来了。

  他现在虽然负伤了,那也不能先撤,毕竟对方现在比他们人多,他如果先退下,那就影响士气了,这一仗就没法接着打了。

  而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实在是拖延不起,只能寄希望于在双方骑者的对冲中,己方能够乱中取胜。

  而他也只能等待伙伴们上来接手之后,才能考虑抽空去包扎自己。

  刚才他在被孙大柱砍伤时,已经给手下发出了预先约定的信号,让他们一起冲过来。

  陈小二此刻的心里边也有伤痛,如果老板能给他多配置点得力人手,他们此刻也不至于这么被动的必须硬拼,他此刻已经感觉到这一次是胜负难料了。

  孙大柱在看到对方的骑手已经起动,并听到自己这边的骑手也有行动时,当下也不犹豫,迅疾勉为其难的忍住疲劳、再次向陈小二冲去。

  陈小二是单手提刀开始严防,期待伙伴们快速赶到。

  孙大柱在单刀对单刀时,胆气更壮了,他是一往无前的只管用快刀往前拼杀,而陈小二使用单刀时,战斗力是大打折扣,加上他一心只求自保,已经是存了怯意,更难于发挥正常的水准。

  在与孙大柱连拼三刀之后,被孙大柱一刀砍断持刀的右臂,这还是孙大柱考虑到要抓活的,要不然就可以把他直接枭首了。

  孙大柱再次不顾疲劳、不顾对方援手已经往这边赶来的状况,也要拼力去砍伤对方,就是担心对方会被人救走他觉得自己既然单对单的出手,那就不能让对手全身而退,这才能显示出自己的风范。

  至于之前给对方的左手来的那一刀,他觉得那就不算伤,而此刻砍断对方的右臂之后,孙大柱就不再去管陈小二的死活,他得考虑要暂避对方骑手的锋芒了。

  此刻对方当先的骑手,是距离他只有10米左右远了。

  而他身后的这边,距离他最近的后援,能比对方远个三、四米。

  孙大柱是选择了退向山坡壁的位置。

  那个当先的骑手也是持了把大刀,在看到孙大柱是又重创了陈小二,他这时候是含恨直奔孙大柱而来。

  那陈小二右手的前臂被砍掉一截之后,当真是疼的站都站不稳,这会也是连忙的顺着山坡壁这一面往后退,他得让开场地、方便别人拼杀,而他也得想办法给自己止血。

  这里的坡壁并不是那种垂直90度的陡壁、让人上下不得,而是与水平面大约呈60的陡坡。

  这种陡坡虽然不能立稳人,但当孙大柱手脚并用的拼力往上爬时,倒让他在对方的骑手邻近之时,也爬上去了两米高。

  只是这时候他来不及再往上爬坡了,当即转身、面向了骑马持刀者。

  对方过来的骑手,其右侧是正好是对着山坡壁,故而以他的骑乘位,是正好可以用右手刀直接砍向刚爬上山坡的孙大柱的。

  当然他如果不是在之前要避开也退到山坡旁的陈小二,那他的骑乘站位,将能距离山坡更近些,那就更方便对孙大柱展开攻击了。

  孙大柱在返身时,那个骑手已经是一刀、向站不稳脚跟的他砍来。

  在孙大柱往坡上爬时,就已经预料到了很有可能站不稳、还得滑下山坡的问题,他当时算计的就是:在自己有向下滑动的趋势前,立刻转身。

  他冲上陡坡是无奈之举,要不然直接被对方骑马冲击,那就更没有胜算。

  而他冲上山坡时,最理想的状况是能侥幸在上边站稳,而且能够脱离骑手的攻击范围,那他在上边就可以择机而动、旁敲侧击了。

  最不利的状态,就是自己以背朝上的姿态滑下山坡,那样自己就成了被对方砍杀的活靶子了。

  所以他必须在感觉到有下滑的趋势前,及时完成转身。

  当转身后的孙大柱看到马上的骑者、挥刀向自己的腰部砍来时,他一边刀交左手,蓄势格挡,一边是身体直接往坡面上、向后一坐,同时右手也撑向坡面、增加下滑的摩擦阻力。

  这一招是实在出乎了骑手的意料之外,原本蓄势砍向对方腰部的一刀,就被孙大柱直接避让过去了。

  骑手这时很后悔,他刚才在挥刀时,应该考虑把住,那样就算是孙大柱坐到了了坡面上,但由于其仍然是存在下滑的趋势,那在自己勒马后,依然可以从容砍杀下滑不止的孙大柱。

  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就算他接着把挥砍的刀势改为了向下的拖刀势,但由于双方交错身位的时间太短,他的拖刀势在被孙大柱的左手刀、格挡一下之后,就不得不赶紧撤回,因为他这会已经是在面对对方当先骑手的棍击了,他必须提刀相迎。

  而他刚才之所以没有考虑勒马去砍杀孙大柱,那是因为他担心把孙大柱砍杀之后,孙大柱的尸体正好会下滑到他的马腿之间,很可能会直接别住马腿,影响他接下来的战斗,因为他也预见到对方的骑手也会马上冲到他面前。

  此人在越过孙大柱之后,就开始了和对面骑手的交战,而这时他的马尾巴的位置,是正好和下滑的孙大柱对齐。

  孙大柱在骑手已经前掠过去后,当即一屈腿,右手一撑地重新以下滑的趋势站立在坡面上。

  他然后是刀交右手,一边向右侧滑步,一边调整重心,提刀蓄势。

  此刻那个刚才打算砍他的对方骑手,却是慌神了,他想赶紧的向前挪步、或避开陡坡,以免被前后夹击。

  可孙大柱这边的那个持棍的帮手,却绝不肯让他移位,是拼力也要困住他。

  这个持棍的骑手刚才赶过来,是为了给孙大柱解围,因为他担心这个持刀男得着机会,就能砍杀立足不稳的孙大柱。

  他没有想到孙大柱躲过一劫之后,居然立刻形成了可以两面夹击,反杀对手的机会,哪能不好好把握。

  就在他与持刀男纠缠的短暂瞬间,孙大柱已经借着坡势、来到了持刀男的身后侧,他挥刀砍向对方的后背,持刀男想回刀格挡时已然来不及、直接中招,整个腰身差点被砍断。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