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428章警察中枪

428章警察中枪

  男警很快的把车停了下来,女警也在其后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警车。

  男警察对车里的四人说道:“我需要去看看那是什么人,你们四个就在车里边待着吧,我把车门关上,应该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赵星问道:“你如果不回来,我们自己能把车门打开吗?”

  “不能。”

  “那我们还是下车等你们吧,别万一你们回不来,人家如果放火烧警车,那我们就麻烦了。”

  男警察说了声‘好’后,开车门下车,面包车的车门同时被打开,赵星他们也随即下车。

  这时女警在那边也来到车外,车里的三个穿越群成员,也随即下车。

  男警对一众人等说道:“你们就在车边待着吧,车门我们就不关了,如果你们想进入警车避祸,你们可以自己进去把车门关上。”

  赵星问了一句:“人在多远的地方,有几个人?”

  “一个人,120米远。”

  待两个警察手持警棍、踏入雪地中之后,肖强问起了女同学那边的情况,才知道刚才女警也是打算‘让她们待在面包车里’,她们则表示‘要看看男同学那边的情况再说’。

  后来看到男同学这边开始下车后,女警也打开车门让她们下车。

  接下来大家一边关注着警察那边的情况,一边交流起‘各自从警方那边获得的信息’。

  那边两个警察是以相互间保持个3米多远的横向距离、很快的就踏着雪走远了。

  然后就听得男警察站在那里开始喊叫:“站起来,我们知道你就在前边。”

  两个警察停顿了两秒钟,准备再往前移动的时候,雪地中站起一个20多岁的年轻男子,那男子头上是戴了一个毛线帽,那毛线帽还把脸遮住了,面孔上是只露出两只眼睛,他手中是持着一把手枪对两个警察说道:“不许动,别过来。”

  双方这时候相距有个七,八米远。

  那男警察这时嘴里说道:“放下枪,跟我们走,你的罪过还不算太大,要不然你这就是暴力拘捕,后果会很严重。”

  那男青年带着哭腔说道:“我没有干别的事啊,我就是想生活的自由一点,你们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呢?”

  女警察道:“我们这是为你好。”

  男青年一边往后退、一边嘟囔着:“我不要这样的好。”

  在他退却的方向,雪地上是没有脚印的,而与他的退却线路成90°角的的另一方向,有一溜清醒的脚印、是一直通往他之前站起的位置,这一溜脚印的长度范围,大概是5米。

  而在脚印的另一端,是一个突出地面半米高的砖砌构筑物,构筑物突出地面的面积,是4x4平方米,这构筑物的顶部是有混凝土顶板,此刻这顶板上是覆盖着积雪。

  在朝向男青年刚才站立的这一面,构筑物的侧墙处开有一个0.8米宽、高1.5米的洞口,并有一个砖砌的踏步通道、是直通到被白雪覆盖的地面上。

  此刻,这个门洞口的内侧,是被一个棉帘子所遮挡,无法看到其内部的情况。

  两个警察这时都能判断出,这个男青年就是从那个坑洞里边出来的。

  不过此刻两个警察并不关心坑洞里的情况,那坑洞又不会长腿跑了,而哪怕里边还藏有一万个人,他们也是无所畏惧。

  他们现在所关注的,就是先把这个男青年抓起来。

  在两个警察身上,都佩戴有执法记录仪,这些现场信息会同步的传送到警察局的终端,如果他们个人遭遇不测,或者是他们请求支援,就会直接在警察局的终端激发‘应急模式’,那边的终端处理器,就会立即开始浏览其申报信息、或者是其之前所提供的信息,确定应对方案,启动相应的‘应急处理程序’。

  此刻,这两个警察在男青年开始后退的时候,也开始随即跟着往前走,男警察还在不停的警告着对方:“放下枪。”

  等两个警察追过了男青年之前站立的地方之后,那个坑洞里是接连钻出了‘四个持着棍子的男青年’。

  这四个人也都带着那种‘可以遮挡住脸颊的毛线帽’。

  当这些人一钻出地面,两个警察就注意到了,这两人不再去关注那个男青年,而是转而准备对付‘这新出现的四人’。

  四个持棍青年是直接以2v1的战术、去对战两个警察,他们的长棍也比警察的警棍长了两倍。

  不过他们的武技比起两个警察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再加上警察悍不畏死,宁愿以伤换伤的和他们硬拼,几个回合之后,女警和男警就分别通过警棍的电击,放倒了两个持棍者,

  这期间,那个持枪青年虽然是不停的威吓着两个警:“不许动。”

  但两个警察这时是完全把持枪男青年当空气了,当真是不把对方的手枪当回事。

  看到那两个被放倒的男青年已经无法站起来,而另外两个同伴已经不敢和警察直接交锋,被警察追赶的是四处乱躲,持枪男青年是别无它策,直接开枪了。

  他先对着男警察后背开了一枪,当即把男警察打的是趴倒在地,然后他又气急败坏的对女警察喊道:“不——许——动。”

  他那一枪打出之后,他那两个持棍同伴都有些蒙圈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个与男警对阵的男青年,在男警趴倒在地之后,就惊呆了,站在那手足无措。

  而女警在他开枪之后,就没有再去管那个‘与她对阵的男青年’,而是提着警棍、直扑持枪男青年而去。

  持枪男青年这时是没有退路了,索性是一不做二不休,对着女警当胸就是一枪。

  女警当即中弹,捂住胸口,但并没有立刻摔倒。

  持枪男青年再次气急败坏的吼道:“别逼我,别——过——来。”

  女警是依然无所畏惧的又往前迈了一步,然后是颓然的一头栽倒在地,倒地后的女警虽然还在挣扎,但却已然无法站起。

  刚才女警在中枪之后、并没有立刻倒地,但与她对峙的那个男青年也是惊慌的无以复加,不敢上前去补上一棍,以至于当女警又往前迈出一步时,持枪男青年已经是又举起了手枪;如果不是女警随后就摔倒了,这持枪男在精神紧张之余,第三枪是又要击发出去了。

  那两个持棍青年这时已是十分惊慌了,都在问那个持枪男:“这可咋办?”

  持枪男说道:“赶紧把他们两个弄醒,想办法跑吧。”

  他接着对那个埋地构筑物的门口喊道:“你们快出来吧。”

  赵星他们这边是都听到了那边的枪声,第一声枪响之后,大家是都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待第二枪把女警打倒后,李银月是拔脚就往那边跑去,嘴里还说着:“我过去看看。”

  赵星也随即说道:“我也过去看看,你们在这等着。”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