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473章绿珠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郝大水多年以后想起来也是感慨不已、心有余悸。

  绿皮怪那一棍,当时是劈头盖脸的先一步向他落下来;他当时也是拼了,一边尽量的加速抬左手、去意图缓冲对方的攻击,同时右手也是加力把伸缩棍往对方的头上击打,他当时是拼着要以伤换伤了。

  然后是他感觉到‘有一股春风抹面’,意料中的棍击没有对他起效,并且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他所运使的去抗击那一棍打击的力量,使到了空处。

  而他那一棍,是正正的敲击在绿皮怪的头顶。

  事后他回忆时,总觉得绿皮怪当时也是被突然出现的意外所惊呆,被怪力乱神了,以至于忘记了侧头去躲避自己的棍击,并且是疏于了防范。

  而他当时之所以没有遭到绿皮怪的棍击,是因为那棍子在触及他之前,已经开始虚化并消失,而他当时感觉到的那股‘清风抹面’,实在是因为当时那伸缩棍挥舞的够快,带起了一阵风。

  此刻那绿皮怪在头顶被敲了一闷棍之后,当下动作就有些迟钝了。

  文大旗那戳出的一棍,是正戳在绿皮怪的胯部右侧,绿皮怪是晃得两晃,有些站立不稳。

  文娟在注意到绿皮怪‘去棍击郝大水’时,也是大急,只不过她当时的身侧还有梁志发,不便于直接上位去攻击绿皮怪。

  好在梁志发是随即消失,她立刻就前进并冲着绿皮怪抡起了伸缩棍。

  正好在郝大水刚敲了绿皮怪一棍之后,她这第二棍也随即敲击在绿皮怪的头顶,绿皮怪更是被敲的站立不稳。

  蒋春生这时也是恰如其分的、赶到绿皮怪的背后,蹦起来照着绿皮怪的头顶又是一棍猛击,这一棍是直接把绿皮怪敲的仰面便倒。

  文大旗这时说了一句:“下狠手,别让这绿皮怪又刷新了。”

  他自己则是照着仰面倒地的绿皮怪的裆部,用树棍使劲戳去。

  文娟这时是直接沿着右侧的洞壁、来到绿皮怪的头前,和蒋春生一起,轮番使用伸缩棍、照着绿皮怪的头部猛打。

  这时候,绿皮怪的肢体还能条件反射似的抽动,双手也有要抬起、试图护住头部的动作,甚至还想团起身子。

  蒋春生和文娟,一边敲击着其试图抱头的手臂,不让其有所作为,一边轮番敲击其头部。

  郝大水则直接用伸缩棍敲击绿皮怪的膝盖,不让它把腿部拳起来

  秀琴这时也捡起了梁志发遗留下来的那个树棍,看到文大旗隔着皮裙、去戳击绿皮怪的裆部很是不得力,直接说道:“我把它皮裙挑开。”

  文大旗会意,暂停攻击,秀琴用棍挑起绿皮怪的皮裙,只见绿皮怪的老二部位已经被戳残了,她又直接一棍,将其戳爆。

  此刻的绿皮怪的肢体,只是条件反射的抽动了一下,就不再动静了。

  然后是文娟一棍敲烂了绿皮怪的脑袋,大家算是彻底放心,至少是不用担心这个绿皮怪被刷新了。

  刚才蒋春生不是说过了吗,他看到那个脸肉被抓掉一块的,被刷新后,脸肉是依然缺失,那这个绿皮怪就算是能够被刷新,头应该也是已经烂了。

  此时大家的紧张情绪才算是缓解,这会再看到绿皮怪的尸体时,都觉得有些恶心想吐的感觉,慌忙都来到洞靴外的露天空地处,呼吸一些新鲜空气。

  此时郝大水说道:“咱们把这绿皮怪打杀了,别万一以后说不清楚,有人找咱们的事。”

  文娟说道:“放心吧,就算以后说不清楚,你们也可以把责任推到我们两个头上,真有啥事我们来扛。”

  那秀琴这时是也在一旁点头说道:“放心吧,有事也是我们扛着。”

  郝大水接着问文大旗道:“梁志发这可是第二次被刷新了,这次应该还是安然无恙吧?”

  文大旗对此还真的没有底,他这会也是在想这奇怪的现象呢,听得郝大水询问,他自然是不能说出让大家泄气的话,于是说道:“我觉得他肯定还会安然无恙,或许他马上就又该跑过来了。”

  正说着呢,他们听到露天的空地上方,梁志发在喊叫:“大水,大旗,春生,你们在哪呢?我怎么找不到你们了?”

  郝大水立刻也对着空中喊道:“你跑哪去了?我们还在这呢。”

  “我还是沿着刚才那条路过来的,怎么看不到你们了?绿皮怪呢?”

  “绿皮怪被我们灭了,从你的声音听起来,你肯定是跑错地方了,这边洞靴里就听不到你那边的声音,而且你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我站着就没动,而且我也觉得你们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文大旗忙喊道:“你到咱们之前放背包的地方,我们现在就过去。”

  “好。”

  这一声‘好’,在他们听起来,又是越发的远了。

  文娟这时候突然说道:“你们看看对面的山洞口,是不是有点变样了?”

  她说的是之前蒋春生和绿皮怪对峙时,所在的那个洞靴。

  大家定睛看过去,发现那个洞口的形状,确实和之前有着明显变样了,洞口的大小和形状,都和之前所见的明显不一样。

  这让众人先是有些迷茫,接着就都有些惊恐了,都不知这是意味着什么。

  如果是一个人发现这种情况,那还可以认为是眼花了,可如果是大家都发现这种情况了,那就不是眼花的问题,而应该是这里真的出现了怪事。

  文大旗觉得,现在可不是在这里探究‘这种神秘问题’的时机,目前已知这里有两种神秘现象了,一种是可以把人刷新,再一种就是这种地形会变化;或许梁志发与大家不能汇合,也就是由于地形变化的缘故,而且,刚才和梁志发对话时,感觉彼此的声音是越来越远,这也是挺吓人的。

  再待下去,或许这里还会发生其它的怪事也是说不定的。

  而且了,这绿皮怪能够在这里出现,或许也和这里的奇怪特性有关系。

  想念及此的文大旗说道:“咱们别管那洞口为啥会变化了,赶紧的先到外边与梁志发汇合,等人聚齐了再考虑别的。”

  这建议大家都同意,现在谁也不想‘要跑到对面的洞靴去一探洞口变形的究竟’,生怕会再出现什么意思不到的情况。

  经过刚才那一番紧张激烈的战斗,大家这一会是都有点疲劳感,都想着先休息一会,不愿意再招惹是否。

  再次回到刚才战斗过的洞靴时,大家在撇了一眼还在地上挺尸的绿皮怪之后,就继续往前走。

  这时文娟突然注意到‘在绿皮怪脑壳里流出的红白之物中’,有一个绿莹莹的珠子,落在其中,她不由得差异道:“咦,这是个什么东西?”

  其他人闻声都警惕的扭头查看,文娟是直接走过去细看,然后从口袋里取处半张纸,折叠了一下之后,小心翼翼的从那红白之物上取走了那个绿珠。

  众人这时也看到了,这绿珠的直径有个2厘米左右,其大半部分都是漂浮在红白之物上边,而且其外露部分显得很洁净,绿莹莹的。

  蒋春生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东西?”

  文娟道:“我不知道,这东西现在还有点脏,等出去洗一下再看看是啥东西。”

  郝大水突然问道:“这珠子不会有致幻作用吧,咱们刚才看那个洞口变形,会不会是幻觉引起的?”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