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565章我是朱雀门的巡查员

565章我是朱雀门的巡查员

  胡镰这个想法说出之后,是也正中了那两个人的下怀,而且他俩还觉得,胡镰能说会道,消息来源也会更广泛些。

  于是,那两人也是有意的要和他交好、联络感情,三个人聊的是非常热火。

  而三个人中,由于胡镰的口才好,主聊的也是他,那两个人更多是表现为‘捧场的热心听众’。

  也由于他们歇息的地方和别人的距离不算近,他们在这夜晚的聊天声音,除了对那两个少年的睡眠,多有影响之外,倒也不是太影响旁人。

  然后发生的事情,让两个听众是直接惊悚了。

  当时胡镰是正讲到一段他当年的经历中,一件有趣的事情,这事情在两个听众来说,确是挺新颖的,因而都是坐在铺垫上、低着头认真的等待下文,在注意到胡镰讲着讲着、不讲了时,其中一个人抬起头、看向身侧。

  然后他看到月光下的胡镰,突然就虚化了,他当即就是‘啊’了一声,惊叫着站了起来。

  坐在他另一侧的男子,这时也是条件反射的站起来,询问这人‘是咋回事’。

  此刻那两个本已入睡的少年,也是睡眼朦胧的躺在那看向这边。

  此人一指胡镰的位置道:“那人突然就消失了,他是神仙?”

  说话的此人这时用‘神仙’这两个字来形容胡镰,也是没有办法啊,他如果说此人是鬼,那不但会惊吓住两个少年,还可能会影响到‘两个少年的招生报名’。

  因为如果人家知道自己几人和鬼作伴了快一天时间,会不会觉得自己几人很不吉利呢。

  这也是这人脑子够机灵,急中生智了。

  这时候附近走过来一个人道:“怎么回事?谁是神仙?”

  此人看到旁边能有人来,也是挺高兴的,至少人多了也能壮胆,当即解释道:“我们路上结识的一个同伴,刚才正和我们坐在垫子上说着话呢,就突然消失了,我觉得那应该是仙人的能耐。”

  这时候,因为这边的动静有点大,陆续还有其它地方宿营的人,也走过来查看。

  那个最先过来问话的人这时说道:“快把火折子点上,看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这边一人赶紧的去驴背上、取过火折子点上,然后拿到之前胡镰坐着的位置去查看。

  那个出主意的,这时也是跟着一起去查看。

  对于那人这时的举动,其他人倒还都没有违和感,就是感觉那人去一起查看,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感觉那人很有可能‘能够破解这个谜题’。

  至于其他人,这时是都没有往近前凑,看热闹的,也得给自己留点安全距离呀,毕竟这事情实在是透着一些诡异。

  这其他前来的人中,这时也有人证实道:他刚才也是在听着这边说故事呢,虽然听得不是太真切,但也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后来正等着听下文的,就听到这边的惊叫了。

  而两个就近查探的胡镰坐位的人,这时可以看到:在胡镰坐过的位置,垫子上还有胡镰坐过的印痕,以及2个铜板、一节竹管。

  那人这时问拿火折子的道:“这铜板和竹管,是那人的东西吗?”

  拿火折子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后说道:“这铜板是我们雇佣他的工钱,刚才吃饭时花了一些,正好是还剩了两个铜板。”

  那人听了点了点头,这边拿火折子的人继续说道:“这个竹管,我以前没有见过,不知是不是那个胡镰的。”

  “刚才这人名叫胡镰?”

  “是的,他告诉我们说他叫这个名字。”

  那人伸手拿起竹管,在手中晃了晃,然后拿在手中端详起来。

  有那么一会,此人似乎想把竹管收起来,但最后还是在火折子的光照下,打开竹管,查看起里边的情况。

  在他查看竹管的时候,周围这些看客,也是能够看到他的一举一动的。

  刚才此人在从坐垫上拿起竹管的时候,其气势给人的感觉是,他真的有权利去拿;就连雇佣胡镰的这两个中年人,也生不出喝止那人‘不要随便动手’的心思。

  直到那人有‘把竹管揣到身上’的动作时,那个和胡镰谈论工资的中年男子,才生出‘不

  能让人家拿走’的心思,毕竟这可是胡镰的,万一回头胡镰再转回来、找他们索要呢。

  不过随即他看到,那人在火折子下直接把竹管打开了,他也就暂时没有发声。

  至于那人为啥要想去在火折子下,当着众多人查看,也是动了一番脑筋之后的做法。

  其实他这么做也是挺纠结的,此人是朱雀门派出来巡夜的,原本就是偶尔过来、到这些野外宿营的人这边走个过场,不要让未来的新生们发生什么意外,保证招生工作的正常进行。

  当听到那一声惊叫的时候,他就立马赶了过来。

  对于胡镰所展现的突然消失现象,他判断其‘或者是真的有鬼’,或者是有修真的人装神弄鬼。

  对于有鬼他是真的不怕,但对于装神弄鬼的修真人士,他或者不一定能够惹得起,但作为正在岗位上的值班人员,他有责任要搞清楚‘人家是要搞啥名堂’。

  刚才在拿起竹管之后,他已经感觉到里边是空的了;按照正常情况,他完全没有必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开,他应该为竹管里边的东西保密才对。

  可他是因为注意到了‘竹管外表面的封蜡已经被破坏掉’了,如果这里边有什么宝物,也应该已经被人取走了;那他把这个竹管往身上一揣,那很可能就会替那个取走东西的人背黑锅了。

  因为旁观的人只知道他取走了竹管,并不知道竹管内,是已经没有东西了。

  而他,必须要规避这种风险。

  至于拆开竹管、有可能会把相关消息向外泄露的问题,他也考虑过了,肯定会有这种风险。

  不过这种风险,比起那种有可能替人背大锅的风险,还是小的多,他只能是两害之中取其轻了。

  他此刻当着大家的面打开竹管之后,看到里边塞了些碎布条,再取出碎布条之后,里边是空的。

  他把竹管口朝下特意的敲了敲,这是为了让大家看到‘里边确实没有东西’。

  然后他把碎布条又塞进管口,把竹管盖好拿在手中,他取出自己的腰牌对那个拿火折子的人说:“我是朱雀门的巡查员,这是我的腰牌,这个空竹管我需要带回山门。”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