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595章我是‘万山红’门派的

595章我是‘万山红’门派的

  所以赵星当时是赶紧的提出‘要撤掉感知空间’,以便养精蓄锐。

  应该说,那个道士听到赵星的建议之后,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他本意就是为了‘打探情况’;如果能够同时节省一下能量,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在他看来,对手的修真等级比他低几个档次呢,就算两人在一起时,对手突然发难,他也应该可以完虐对手。

  而他在向对方走了差不多一半距离后,停下脚步,主要的目的还不是为了摆谱,而是不想在未打开感知空间的情况下,在近距离内同时面对对方三人。

  而赵星在最后向他走过来时,如果章、肖二人也是同步跟着,那这道士会喝止住对方的。

  好在另两个人没有跟上,而且反而后退了,那这道士就不操心了;因为现在已经有了更高级别的修者出现,对于他打听清楚情况是更方便,所以他现在已经不干涉他们的离开了。

  赵星走到距离对方2米左右距离时才停步,这也是为了在尽可能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和对方有个合理的对话环境。

  从外观上看,这个道士至少是身上没有带着长兵器,所以在这个距离内、万一对手突然发难,赵星觉得自己还是有办法保全自己的。

  当然了,或许对手身上有着软剑之类的软兵器,但只要不是那种‘可以立刻变现成直接攻击力的长兵器’,赵星并不担心。

  至于为什么不距离对方再近些,那不是也方便他赵星、突然实施攻击吗?

  说实在话,赵星在碰到有高级别的修者时,他最想的就是和人家进行文化交流;希望能够学习到人家的高明之处,让人家的长处,变为他自己需要的营养成分。

  而如果距离人家太近的话,双方由于文化境界的差异,一旦沟通不好闹出误会,就很容易形成擦枪走火的局面。

  而如果不是考虑到双方谈话时,距离再远些会让那些旁观者‘感到怪诞’的话,他倒是希望距离对方更远些、再谈话。

  有一点赵星不知道,他刚才如果再近些时,那个道士也会制止他的;毕竟再近些时,让那道士也觉得不舒服,不确定性事件出现的几率,会加大许多。

  道士这会是直截了当的问出了一个问题:“你是哪里的修者?”

  “我是中州市的修者?”

  道士再问:“方便告诉我你是哪个门派的吗?”

  他接着自我介绍道:“我是‘万山红’门派的。”

  赵星说道:“你可以把我当做是散修,我无门无派。”

  万轻松有些意外的‘哦’了一声,然后问道:“刚才那个人,是个一级练气士,是你徒弟?”

  “那个是我朋友,也是个散修。”

  万轻松感觉对方不主动多说话,而且回答问题时的内容,是明显的没有分析价值,让他很是无奈。

  他这时是转换话题再问道:“按照你刚才所说的,我如果随便找个方向走20里,就能够离开这片区域了?”

  赵星这时也是直奔主题的反问道:“你是不是对这里的环境感觉很陌生?”

  万青松说道:“是的。”

  赵星再问道:“你知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进入这个环境中的。”

  万青松道:“我是一大早起身赶路,走着走着就进入到这个环境中了。”

  万青松作为高级练气士修者,感官对外界的反应还是很敏感的,他其实能够情绪的记得‘自己是在什么时段发现环境是突然异常’了,而且他当时是立刻返身去找回头的路,但已经发现是无法回头了。

  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落入到某个高级的阵法中了,只是不知道这个阵法,是专门的为了针对他的,还是在无意之中,也把他陷入到阵法内了。

  而在他所见识的这个阵中,他初开始见到的,就是各种在高度上参差不齐的建筑物,那些在高度上超高的建筑,是直接让他有点毁三观。

  另外一种让他感到毁三观的,是那种在公路上,可以快速行驶的车辆,他初开始以为那玩意,是法宝或法器。

  但经过他的感知空间观察,感觉那个东西运行时,并没有相应的法力波动;而且使用或乘坐那种东西的人,也没有发现一个是修者,这让他实在是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还有了,大街上那薄薄的琉璃屏幕内,居然有各种活色生香的生活场景,也实在是让他为之困惑和痴迷。

  在他判断,那应该是某种法宝,可以通过法宝去观察到‘某个地方的现实场景’。

  但他知道,这玩意应该都是很稀罕和宝贵的东西啊,不应该都是被那些‘到了一定级别的修者’,用来偷窥的娱乐工具吗;咋么在这片区域,却变成了不值钱的玩物,被满大街随便摆放呢,而且还是受到了那些行人的冷落,被人不屑一顾。

  因为他不清楚自己进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又担心惹恼了这个领地的主人,因为在他看来,能掌控住这么大一片‘活生生天地’的主人,可不会是普通的筑基期修者所能做到的,他怀疑这主人很有可能是金丹期的水准。

  所以他就不敢对这里出现的种种奇异物件,去进行暴力拆解及分析,因为害怕开罪这里的主人。

  在这里他定义这片天地的时候,之所以要加上‘活生生的天地’,也是因为他所遇到的那些人,都是活生生的人,并不是某种道具人。

  在他忙于对这片区域进行探秘的过程中,借助着感知空间的给力,他也算走马观花的见识过了‘这片区域内的人们的吃、喝、拉、撒’,生、老、病、死,他有一种感觉,这片区域内的人的本性活动,和真实世界的人是真的区分不出差别;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这些人的生活习惯,实在是和他所生活的那个世界的人们不同,而且这里的很多生活用品,实在是透着奇技淫巧、匪夷所思。

  这些都让他怀疑,这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小世界。

  但一个阵法里边,真的能够有一个活生生的小世界吗,并且这个小世界的人们,生活的还是绚丽多彩;除了没有修真者之外,其各方面的幸福指数,可是比他那边的现实世界还要高。

  这时候,万青松已经不认为样的阵法是一个金丹修者所能够拥有的了,至少得是一个比金丹期更高级的修者才能般配。

  当然,对于这些各种的所思所想,万青松可不想向赵星娓娓道来,故而他只是就这么概括的一描述,说清楚‘自己是莫名其妙的就进入到了这个陌生的环境中’。

  赵星这时候回答道:“我觉得你这种情况,应该是穿越了。”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