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618章报警
  对于放映大厅内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那些旁观者们也都是感到震惊,有那手快的,倒是能及时拿出手机做出拍摄视频的反应。

  不过待到那个被掼摔的人,后来脱离束缚,坐到在地时,大家是都意识到‘有些惊悚’了。

  虽然放映大厅内一直没有开大灯,但电影画面本身还是有一定的照度的,故而那男子被束缚着悬在空中时,大家是都能看出个大模样。

  不过待男子被松绑之后,那捆绑男子的器物却是自动缩小体积,被万青松收回,但由于能见度并不高,那些旁观者反而看不清这一幕。

  所以这也更显得那男子被悬吊时的诡异,更让大家觉得,这不应该是人力可为得了,如果不是看到这放映厅里边人还不少,这些旁观者此刻恐怕都不敢在放映大厅里边就坐了。

  那个坐倒在地的男子,这时实在是有一种心胆俱裂的感觉,他是真觉得‘自己是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圈’。

  作为被悬吊起来掼摔的当事人,他是真的知道:“刚才控制自己的那个物件,实在是有能力把自己头朝下掼摔在地。”

  也正是由于有了其同伴的提醒‘别出人命’,这才使得自己没有被‘头部直接着地’。

  而这也反过来让他意识到,对方是真的有‘不把别人的命放在心上’的心态,而尤为重要的是,对方还具有这样的恐怖实力。

  他现在都不知道‘对方刚才是对自己使用了什么操作’,但因为亲身接触和体验过,他觉得刚才束缚住自己的物件,应该是一个有灵性的物件,而且还是一个可以自动伸长的绳状物。

  对于他来说,这个自动伸长的感觉是最显而易见;因为那个装置不是像绳子一样、一圈一圈的往身体上缠,而是像伸缩节一样,沿着身体一节一节的往前伸长、最后把自己绑紧。

  所以在当时中招时,他就有一种被怪力乱神的感觉,当束缚被撤掉,他软坐在地下之后,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上了,碰到了具有灵异手段的人。

  因为搞不清对方的心性,他这会是不敢随便的做出反应了,他不想因为某个原因、再刺激到对方出辣手,所以就索性坐在地上,准备观观风向再说。

  正好他的肩背刚才也被摔的生痛,也不知会不会摔出内伤,顺便先坐在这里修养一下吧。

  说起来,这位在平常也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那怕有时候是处于劣势,他依然敢‘硬着脖子往前冲’,他很是信奉‘勇者无敌’这个说法。

  可眼前的对手,明显是属于不可抗力,双方就不在一个数量级,所以他决定偃旗息鼓。

  在他安全的坐倒在地之后,那个刚才向万青松求情的女子,开始离开座位往过道这边赶,她的另外两个男女同伴,这时也准备跟着一起过来。

  那女子阻止那俩人道:“你们别过去了。”

  她随即对身在男子之前座位另一侧的、男同伴小声说道:“报警。”

  她这边去招呼那个坐倒的男子不提,那个被嘱咐‘报警’的男子,这会也是在纠结呢。

  对于同伴这次能惹上这么一个‘能力叵测’的人,他自己也有种大脑掉线、不知所措的感觉。

  之前当同伴刚被吊离座位的时候,他是立刻站起身来,准备跟着出去帮忙的,

  待看到伙伴是被不明物体在虐摔,他自己的脑洞也随之大开。

  他已经意识到,这事自己参乎不成,就算自己在同伴跟前,那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搞不好自己还会捞到一个‘陪着一起被虐摔’的指标。

  所以他当时是就没有敢移动脚步,只能是保持目瞪口呆的姿势站着。

  等到伙伴的女朋友要出去招呼伙伴时,那他自然也是要去的,这会他倒不是太有压力,毕竟他不是矛盾方的主角,对方既然已经放过主角了,没理由会对他再有大动作。

  至于来到伙伴跟前后,伙伴会不会拉着他一起、再向对方玩个逆袭,他对此也不担忧;只要伙伴有胆子再上,他作为讲义气的同伴,自然也是要跟随行动的;不过他相信伙伴是肯定抗不住对方的二次施虐的,逆袭肯定会被无疾而终,自己也不至于会遭到多恐怖的虐待。

  可现在让自己直接报警,好像这矛盾焦点就直接集中到自己头上了,他不知道那诡异之人在知道自己要报警时,会采取何种手段,所以是压力山大的纠结。

  不过就算是再纠结,他还是能够摆正自己的态度,‘义字为先’这个认知,在他的心灵中也算是有很深的烙印了,既然他这会是人在其位,这报警就是他义不容辞的事情了。

  好在同伴的女朋友刚才对他也是小声说话,他猜想着,这事应该是不会被那一方的人听到的。

  他这边这时为了不引起万青松那边的注意力,就又返身坐下,拿出手机拨通报警电话之后,他对电话那边小声说道:“这里是顺天大厦的顺天影城,这边有人被打伤了。”

  电话那边问道:“顺天大厦在什么位置?”

  他这边又把位置说了一下。

  对方再问‘伤者的伤情如何’时,他只说了句:“请快点派人过来,就挂断了电话。”

  在他看来,自己能够这么含含糊糊的、把报警事项说出来,就不错了,其他的可以等警察到来之后再细说。

  他不敢保证自己在继续向报警电话解释伤情、解释因何被伤等细节时,会不会激怒那个怪异之人,如果对方再对自己做出‘无法无天’的事情时,那自己才是真的划不来呢。

  之前那边一直在絮絮叨叨的时候,他也断断续续的听清楚一些对方的说道,在他看来,对方讨论的问题,是明显的比较弱智。

  可虽然对方的智商不在线,但对方的武力值太恐怖啊,如果对方因为理不清道理、而迁怒于自己,那自己岂不是要白白的遭受无妄之灾吗。

  再说刘芳这边,当她听到万青松在与人斗嘴的时候,鲁达也给赵星发来信息询问:“万大师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赵星当时就没有来得及回话,因为他得考虑‘控制场面上的局势’,以免事情太恶化。

  直到万青松放弃了继续控制对方,开始和刘芳说话、表示没有啥事的时候,赵星是先撤销了感知空间,然后提醒了一句:“万大师。”

  万青松在这方面也很有灵性,当即也撤销了自己的感知空间。

  赵星这边正考虑着怎么‘给鲁达回复信息’呢,他注意到对方及观众中,不止一个人在报警,当即拨打鲁达的电话道:“对方报警了。”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