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679章吕力游奇景——对异形的第一杀

679章吕力游奇景——对异形的第一杀

  被蒋春燕用剑砍伤的异形,由于过分的疼痛,当时就往后退了,而在它后退的同时,它是张口就朝着蒋春燕、吐出一口酸液。

  看过异形电影的蒋春燕也是防着这一手呢,看到对方张口做动作时,连忙向侧后躲闪;哪想到这异形由于脸颊上的伤口,是一直豁开到嘴部,它这一张嘴,那瞬间传来的伤口处的剧痛,让它不由得又赶紧把嘴合上了,它腹中喷出的酸液,这时是直接顺着嘴边流淌到地面。这丧尸这时也是忍不住的低声哼哼着,意图消减那突然传来的剧痛感。

  这个时间,正是吕力和唐蕊逼退另一只异形的时间。

  蒋春燕和李伟在刚才那一瞬间也都看到了,这异形被砍伤的伤口最深处,是已经直接露出上颚骨了。

  他俩的反应是都快,李伟是立刻上步,冲着那异形的脑袋再次挥棍砸去,蒋春燕也是同时又往前冲去。

  看到异形居然是喷不出酸液了,让她的勇气又是倍增,再加上意识到这长剑够锋利,也让她更是充满信心。

  那异形这时是因为那突然的剧痛,还没有缓解下来,此时是无心恋战,扭身就想逃窜,奈何在剧痛中的它,身体动作是不由自主的明显慢了半拍,使得它被李伟这一棍是直接敲在了头上。

  这一棍让异形有些发懵,同时它的身体也是顺势的被敲得往侧后歪去。

  蒋春燕冲上来时,原本是准备再去砍其头颅的,结果这异形顺势的身体一歪,异形的头部是直接避过了她的攻击方向。

  蒋春燕也不再考虑变招,而是双手持剑顺势往异形的身体上一挥,长剑是直接与异形的右前肢发生接触。

  异形的右前肢是条件反射的要进行规避,结果是长剑在异形的右前臂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横切伤口。

  这异形是忍不住的又是一声痛嚎。

  然后在其摆身躲藏的时候,其前肢由于被砍伤,居然是落地都有些不敢持力了,以至于其落地时,又是疼痛的一个趔趄。

  在李伟与蒋春燕联手攻击这只异形时,那另外一只异形也没有独善其身,它也立刻反冲过来要解救同伴。

  而它的攻击对象,则是选择了李伟;因为在它看来,李伟的长棍对伙伴的威胁最大。

  吕力和唐蕊这边,看到这只异形又返身冲向李伟时,当即也向前冲来,力图为李伟分忧;只不过见识到那另一个异形‘喷涂酸液’的情景之后,他们在冲过来时,表现的就比上一次慎重了,毕竟这一只异形脸上可没有受伤,对于其酸液,那是不得不防。

  在这只异形冲向自己时,李伟是刚打了另一只异形一棍,看到接手的蒋春燕又砍中异形一剑之后,他是大感放心,这也使得他有时间去配合身旁的吕力,去迎击这只攻击向自己的异形。

  他现在也担心‘这只异形如果乱喷酸水的话’,有可能会让吕力或唐蕊受伤,他们现在就只有四个战力,他可容不得任何人有失。

  所以他调整长棍,迎面击向这只奔着自己而来的异形,相对的来说,使用长棍的他,是更利于防范异形的酸液攻击。

  蒋春燕在砍中异形的前肢、异形跳转身往回跑时,她是再次的紧追而去;她这会都觉得,自己是特别有战斗意识;在连续两次创伤异形之后,她的自信心都有些爆棚了。

  那异形在跳转身时,已经考虑着要用尾巴给蒋春燕来一招回马枪了,奈何这只异形在对上蒋春燕之后,算是碰上克星了,是处处倒霉。

  它这次计划中的杀招回马枪,在发力中途由于前肢站不稳而无法借力,直接是再次走形、中途就夭折了。

  而它的尾巴所做出的蠢蠢欲动的动作,反而是提醒了蒋春燕‘异形尾巴的攻击手段’。

  当即是顺手就在异形的尾巴中段,是横砍了一剑,这一剑是又让异形开始飙血。

  这时候李伟正、吕力、唐蕊三人,是正和另一只异形战在一起。

  觉得自己是稳占优势的蒋春燕说了一句‘你们仨对付那一只’后,就开始挥剑狂砍‘来不及转身面对她的’那只负伤的异形。

  她这一嗓子,也让李伟放下心来,专心的站稳脚跟、与其他两人共同对付那另一只异形。

  蒋春燕这边的攻击很顺利,负伤的异形是在速度及灵活性方面,已经是比不过她了。

  而蒋春燕的作战方式就是尽可能的让异形多负伤。

  她在异形的身后追击时,是首先照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异形的尾巴砍去。

  由于她力大、速度快、手感又好,当感受到长剑接触到异形的尾巴之后,她立刻利用剑刃锋利的优势,让剑身在异形的尾巴上快速划过。

  那异形在又这么着、中了她三剑之后,其尾巴骨居然是直接被砍断,砍断的那一节是只剩下一些皮肉与身体相连,吊挂在其身体上;这时候,那只异形是惨嚎着,终于是得以转过身来、面对向蒋春燕。

  而此刻,吕力这边三人与另一只异形是还处在相持阶段,互相还没有产生什么有效攻击,那异形也是连酸液都没有舍得喷涂,因为它没有合适的机会。

  唐蕊这时也已经移动到李伟的左边,与吕力是分别站在了李伟的两边,阻挡住了这只异形去直接驰援另一只异形的通路。

  转身面对蒋春燕的这只异形,这时候的形象已经是相当之惨,因为意识到‘继续逃跑只能会被衘尾追击的蒋春燕砍得更惨’,它只能采取背水一战的搏命架势,同时也寄希望于八米之外的同伴,能够赶过来陪护。

  活该它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就不说它因为脸上的伤口、而无法喷涂酸液了,它那右前肢受的伤,使得它无法正常的落地调整姿势,再加上尾部被砍断,它所习惯的身体运动平衡动作,也就无法再平衡了。

  在它扭身与蒋春燕照面20多秒的时间里,就被蒋春燕的一轮快剑攻击所毙命。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