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786章天启星的绑架案——有人觉得有‘猫腻’

786章天启星的绑架案——有人觉得有‘猫腻’

  这里需要值得一提的是,‘老虎’所掌控的这个犯罪团伙,虽然能够聚起一定数量的团伙成员,但管理是松散性的,也并不是每次都要全员参与的。

  至于每次参与行动的人数,他需要根据业务的性质,来确定具体需要参与行动的人员。

  而由于所处行业的危险性,其成员之间,在平时如非必要,相互间的横向联系并不多。

  也因此,他们这次十几个人组合起来的这个群体,有些人之间的私交甚是融洽,而有些人之间,私人间的关系真的是很一般,这样的人如果被分摊的费用过高,实在是不情愿。

  更何况,这其中有些人在平时参与的业务并不多,之前经过团伙行动所挣得的钱也是有限。

  再者,‘老虎’还知道,有些团伙成员是涉赌成性,手头不见得有多少积蓄,甚至是入不敷出也有可能。

  所以像类似这种人,如果让他们捐的多的话,是会存在压力大的现实问题。

  而对于这些人,‘老虎’又不能自作主张的、就可以降低他们的捐献比例,这样对其他人来说,显然也是有失公道的。

  ‘老虎’在推进这第5条的进展时,是首先提出:“大家应该为死难者家属募集。”

  对这一点大家都表示‘赞同’。

  然后他问出:“按什么比例募集?”

  这一次大家响应的就没有那么利索了,也有了不同的募集方案,有提出‘按人头平均分摊’的,有提出‘按分成比例分摊’的,在僵持了10多分钟之后,算是达成一致意见:“按照每人的计划分成比例,来折算成募捐比例。”

  这一点对‘老虎’来说,应该是最吃亏的,名义上他的分成比例最高,何况他确实在前期筹划这次行动时,就已经有所资金投入,这些花费可是没有人为他报销。

  不过对此他也只能认了,谁让他是带头人呢,如果光想着吃肉,在必要时,不知道取舍,那如何能够服众呢。

  接下来的议题就是:“大家应该募集多少资金。”

  如果按照中州市市面上、普通行业的人身死亡赔偿金的行情,每人得到100万抚恤金真的是不少了。

  至于前面胡兰兰提到的那种‘建筑工地死亡一人大概是120万赔偿金’情况,那其中通常含有‘非正常的封口费’的因素;主要目的自然是不希望家属在此事上纠缠不清,给建筑方增加其它的麻烦,所以这个行业的死亡赔偿,通常会比较偏高些。

  可如果从大家共事一场的人情考虑,每人得到200万抚恤金也真的不算多。

  在这一条上,有人提议是:大伙合计凑齐400万,算是给每个死难者家属,提供200万抚恤金。

  也有人提议:给每个家庭凑齐100万,就足以表达大家的哀悼和慰问之情了,毕竟这一次行动都没有收益。

  还有一些人不表态,就等着别人去争议;但总体来说,这合计最高400万的抚恤金,算是被封顶了。

  ‘老虎’此刻也是为难,如果大家不充分发表意见的话,他也不好直接去拍板,特别是他不合适往价低的方向去选择拍板。

  这时候,那两个验尸的手下通过耳麦告诉大家:“大概可以判定,这两人都是在后脖颈部位受到了‘疑似电击’的外伤。”

  “其中的3#,除了这一处外伤之外,就没有其它的伤痕了;2#队员除了这一处外伤之外,另外还有三处枪伤,但枪伤都不是致命伤。”

  并且的,根据其枪伤伤口处的出血量,远没有正常的枪伤伤口出血量多的状况,所以他俩认为:“此人在中枪时是已经死亡了。”

  为此,他们这边开会的几个,除了监控员需要在监控室坚守岗位之外,其它几人是都去食堂的大厅察看了一下,也算是实地见证了一下死者的状况。

  他们也查看了一下3组组长的后脖颈处,也有一处类似的痕迹,但其痕迹比那两位逝者身上的,就显得不是那么明显。

  当他们再回到监控室之后,是再次的调看了监控。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2#在采用战术动作从门下翻滚进入时,还是显得很正常的,不像3#,及3组组长那样,只是蹲下身、还没有进入门内时,就中招了。

  特别的是,3#及3组组长,这时候的后脖颈还没有处在门框下边。

  这让他们是想不明白这种疑似电击的攻击,到底是如何发生作用的。

  这也使得这几个未来人,在他们眼中是更充满了神秘感。

  这时候监控员又告诉他们一个情况:“那几个女未来人,一开始看着是明显的不会骑马,不过这会居然都已经可以自如的控制着骑马小跑了,感觉她们身体的‘适应性平衡’和控制能力,是很优秀的。”

  他接着提示大家:“那些人从车库里边出来后,并没有携带那三只冲锋枪。”

  如果说上一句话还牵涉到‘主观的技术分析’的话,下边这一句就太直白了,其他人自然是一听就明白了:这几个未来人,对自身的战斗力值是相当的自信,明知道他们这边有枪,人家都不屑于把缴获的冲锋枪带在身边。

  故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些人在身体素质好的同时,还应该有出产于未来世界的自卫武器,要不然也不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就让3组的人都被电击。”

  进而他们又分析道:“这种武器对输出电击的强度也有控制,要不然也不会有人被电死,有人还活着。”

  而且他们也分析了:“这种电击武器肯定是有着电击射程的限制,要不然他们也不至于还要把3组的人,诱骗到车库门前。”

  当然,尽管这大多数人已经分析出来了这样的结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想要和那几个未来人决一雌雄。

  这是因为一是他们不了解人家的底细到底如何,无法判断自己的胜算到底有几成。

  再一个来说,就还是出发点的问题了,他们出来是为了求财,先不说考虑能否拼过对方,只说为了和对方拼了个轰轰烈烈的,以至于把警察给招来了,那对他们来说就是因小失大了。

  所以在这些人看来,既然绑票的事情已经不可为,那就退而求其次的‘利落的脱身’,以利下一次再战;反正对方也没有要求他们承诺‘不再来打劫这一家了’,那也意味着以后还可以有机会。

  而他们中的少部分人,则是对于‘未来人’这件事本身,还是持怀疑态度的,他们总觉得这其中似乎掩藏着什么猫腻。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