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790章天启星的绑架案——挫败的感受

790章天启星的绑架案——挫败的感受

  此次比试的规则之一就是:“运动员的双脚不能同时出线”。

  这一是为了防止参赛对手一味的躲闪,再一个,也是为了能够限制一下对方所谓的高速度,省的对方一味的去游走。

  等双方退居10米线的人,都已经就位之后,3组组长是喊了一声:“好了,友谊第一,比试第二,比试开始。”

  看到对手摆开架势、开始往中场方向前进,李银月也信步往中场方向前进。

  从身高来说,对手有个1.8米多,李银月只有1.6米多点,但李银月对自己的‘力量值’和‘速度值’是有自信啊,故而前进的是相当的有气势。

  而李银月所学习过的武技,也就是赵星所示范过的那几招散招,但没有专门进行过格斗练习,因而她此刻连一个进入临战前的‘格斗起手式’,也无法潇洒的摆不出来。

  故此她前进时也就不摆动作了,是直接打开自己的感知空间,就那么随意的走向中场,准备接战。

  她的对手因为在战略上、对她是足够重视的,因此在摆着姿势往场中前进时,节奏就明显慢于她。

  而对手看到她居然是一副‘目空一切的态度’直奔中场,连表情都不带凝重的,就显得更为慎重了,人家在担心‘她是否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

  比试场地一共就5x5平方米的范围,李银月上来是直接站到了距离边线2.5米的中间位置,在那里是很有气势等着对手接近。

  此刻虽然她的体格实在是看着不强壮,但这气势已经让对手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这也让原本在南侧、正面向着她的对手,是不由自主的往侧向移动着、挪到了这个正方形区域的对角线位置。

  这是因为对手考虑到,挪动到对角线位置的话,往后退步的移动空间会大些,毕竟双方处于接战状态时,相互之间得保持个1米的距离,在对手占据中心线位置的情况下,他自己距离边线就只有1.5米的距离了。

  他是担心万一女方真的力大,一举把他推出比试区域,那就败得有点冤枉了。

  在对手挪动位置时,李银月并没有继续跟进,只是满不在乎的随着转身,依然保持正面对着对方;她能够看出来‘对方是准备出手’,而不是准备防守,所以她是准备见招拆招。

  对方先出左拳虚晃一招,但脚步并没有移动。

  预先通过感知空间、觉察到对方动向的李银月,只是头部晃动了一下,手脚是都没有移动位置。

  对手意识到了她的自负,同时也觉得她傲的似乎有些过头了,正好可以一鼓作气的攻其不备。

  对手当即故作惊讶的表情,同时左右手是一套组合拳、向着李银月的面部袭来。

  这一次,对手的脚步也动了,这一是为了更好的发力,再一个也是为了利用自身体格的优势,给李银月造成冲撞之力。

  李银月这次也发力了,在觉察到这次对方用的是实招、并且有移动身体的动作时,她当即是左手平推一掌、快如闪电的击打向对手的右肩。

  运动中的对手自然也观察到了她的反击动作,只不过她的动作太快,对手想抬右胳膊来格挡的企图还没有达成目的,就被她一掌是直接的印在了右肩部位。

  对手倒是又想凭着自己强壮身体的抗击打能力,来抵抗这一掌,奈何李银月这一掌实在是力大,对手被击打的生疼那是自不必说。

  而对手由于这时候脚步也在开始做往前移动的动作,并没有落在实处,在这一掌的打击下直接是立足不稳,向后连退两步,然后是退势不减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而他那挥出的组合拳,还没有发挥出攻击效率呢,就被李银月这一掌提前打断。

  李银月这时原本还准备有后手招呢,此刻看到对手已经被一掌击退,也就没有再出招,而是直接退回到自己之前站立的北侧边界线区域,给对手留下充分的活动空间和恢复时间。

  对她来说,难得有人以这种方式给她喂招,就算赵星不提醒‘尽量别把人打残’,她也不会急着被对方玩废的。

  而对于那边观战的另外三个绑匪,他俩这一轮过招所产生的视觉效果,实在是有点不真实、非常像是摆拍出来的效果。

  对于3组组长来说,他已经预先知道这女子脚上的力大了,但依然没有想到对方手上的力量也是如此之大。

  在他看来,当自己这边的人发力前冲的时候,对手凭借手速快的优势,先发制人的打中自己这边人一掌,这个完全可以理所当然;重要的是对方居然能够一掌打的自己这边的人跌坐在地,这一掌的冲击力那就了不得了。

  而以对方并不强壮的身体,在承受这样的反作用力时,居然脚步都没有移动,只是肩膀晃了晃,可见对方当真是身体精装啊。

  而对于他的另外两个同伴来说,这视觉效果真的是有些辣眼睛,以那个女子在毫无蓄势准备的情况下,居然仅凭一掌平推,就把自己的强壮伙伴打的倒退不及、以至于坐倒在地,真的是看着违反常识。

  如果不是认为自己的同伴不可能作弊的情况下,他俩都会认为‘刚才这一回合一定是自己的那个同伴在摆拍,是在配合人家的动作、自己故意往后退了’。

  此刻那个坐倒在地的人吃这么一跌,有些面红耳赤,更是有些后悔了。

  他后悔刚才要是不主动挪到对角线的位置,说不定吃这么一跌,就可以直接跌出界限,不用再往下进行比赛了。

  他现在已经意识到,这女对手当真是力量了得、速度也快,就算他刚才对‘对方的这一招’有所防范,估计还是难逃被打的后退的命运,区别只是在于‘自己需不需要被打的席地而坐’而已。

  可现在自己这样子虽然狼狈,但并没有被摔伤,还得继续战斗啊。

  毕竟自己还肩负着其他一些人的希望呢,并且是独占了这个挑战指标,至少得帮伙伴们验证一下,对手到底有多强悍,不合适半途而废呀。

  只不过他自己这会,已经是很不看好接下来所进行的比试前景了;很明显的是,对方显得是相当的游刃有余。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