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18章王军的异界行——住宿和吃饭都需要花钱

818章王军的异界行——住宿和吃饭都需要花钱

  对于王军和肖绣花来说,虽然明知道葛春燕的说法是毫无科学依据,但都觉得‘其确实是对当前情况最合理的解释了’。

  所以在面对现实的情况下,王军的三观虽然很难以接受这样的情况,但他也知道:既然‘客观世界上存在的现象’已经是人类现有的认知所无法解答的,他倒是有充分的自知之明,知道应该去面对现实。

  肖绣花对葛春燕的知识层次,显得是比较信服,她向王军解释了一句:“春燕可是高才生,高考的时候若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耽误事,肯定是能够考上重点大学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他们面对现实、该何去何从的问题了。

  王军是提议:“还回到咱们出状况的地方,想办法找到‘回咱们自己世界的机会’。”

  葛春燕是直接说道:“这恐怕是不现实的,我和绣花是在那里前后两次下到农田里边,这两次的地点还差着百十米呢,咱们就无法想象出‘连接这三个世界的通道’,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她接着说道:“重要的是咱们耗不起时间呀,如果在那里一直找不到的话,咱们该如何是好,要知道咱们现在连吃饭问题还没有解决,天黑之后咱们的住宿问题又应该咋办?”

  这个问题还确实是需要仔细斟酌了,三人为此是都有些沉默。

  随即,肖绣花出主意道:“要不咱们在这边报警吧,就说咱们是另一个世界的,就说在那个农田那一块,有通往其它世界的通道,我觉得这个世界的科学家,肯定会对这样的通道感兴趣吧;到时候有他们的帮助,咱们就算一天找不到通道,多找几天总应该可以找到吧。”

  肖绣花是有些兴奋的接着说道:“至少在这种状况下,他们总得管咱们的吃饭和住宿问题吧。”

  在肖绣花说完这通话之后,王军是直接开口说道:“这样不行。”

  另两女是看着他、等着他解释,他却一时捋不清该如何解释清楚自己的想法了,反正他从直觉上,是觉得这样不合适。

  就在他酝酿着该如何解释明白时,葛春燕说道:“我也觉得这样子不合适,如果咱们这样去报警,不论人家相不相信咱们说的,至少咱们的行动就会被至于人家的监控之下,因为咱们已经自称是‘别的世界的人’了,这肯定是具有被科学研究价值的吧。”

  伴随着另两个人的点头动作,葛春燕是接着说道:“如果人家相信咱们说的话,派人随着咱们去事发现场进行科学研究,我觉得就算是发现了有这样的‘世界通道’,人家也不会立刻放咱们离开吧。”

  葛春燕停顿了一下后,接着说道:“将心比心,换做我是科学家,也不会放任你们这些其它世界的人立刻离开的,至少得从你们口中充分了解了你们的世界的详细情况之后,才能考虑放你们离开的事情。”

  王军点头说道:“是这个道理,而且很有可能会对咱们进行生物性研究的。”

  肖绣花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道:“生物性研究?”

  王军说道:“是啊,对这个世界来说,咱们可以说是外星人呀,外星人和这个世界的人都有些什么差别呢,这可是太有科学研究价值了。”

  肖绣花难以接受的说道:“这样是不是太不友好了。”

  葛春燕说道:“如果这样的研究是为了整个人类的利益,那被牺牲一下个人小我的利益,不是很说的过去吗。”

  葛春燕接着说道:“当然,这种生物性研究不一定就非得对咱们的肉体造成伤害,但被控制活动,是太有可能了。”

  肖绣花说道:“我明白了,咱们确实不能对别人说‘咱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王军说道:“是啊,咱们得保护自己,千万不能成为被牺牲的对象。”

  葛春燕再说道:“所以,即使真的在那里发现了通往其它世界的通道,咱们反而可能更难于从那个通道回家了,因为咱们会是被重点保护的对象。”

  她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再假设那些专业机构在那里没有能够找到世界通道,那咱们在没有身份的情况下,可就说不清楚自己的来历了,搞不好还会被当成精神病人对待。”

  葛春燕最后总结道:“所以,咱们千万不能为这事去报警,风险太大。”

  这话是说的另外两人俱是点头,三人在这件事上,算是统一了意见。

  可对于‘该不该直接回到他们出事的地方去寻找回去的路’,王军和肖绣花还都有些犹豫。

  对于那个通道既有可能通向两女所在的世界、也有可能通向王军所在世界的情况,他们双方倒是都不太担心,只要是这两个世界的二选一的情况,那就比在这个世界的举目无亲要强,至少在那边能够有个‘可以作为依靠的立足点’。

  葛春燕问他俩道:“我先问你们一下,如果打算这就去那边查看,你们考虑过要在那查看到几点?如果查不到的话,咱们该怎么过夜?现在的天气还冷,可不适宜露天过夜;还有,你们考虑过吃饭也得要花钱的问题了吗?”

  肖绣花说道:“如果必要的话,我这个17钻的机械手表能够卖些钱,到时候可以住旅店和吃饭。”

  王军是说道:“我的手表是只有一个钻的走私表,不值多少钱,不过我这个自行车也能够卖些钱。”

  葛春燕说道:“我的手表是个电子表,也不值钱,如果打算这就去那个现场,王军的自行车也不能卖,咱们骑车子过去能够省些费用,可就算是绣花的手表打算卖掉换钱,那也得找个卖表的地方啊,要不然等天黑了,咱们去哪能够把表卖掉?又该去哪找旅店呢?”

  这还真的是很现实的问题,王军对于葛春燕的分析真的是很赞同,当即就想表示附议,可又一想,按照葛春燕的分析,这最该卖的是肖绣花的手表,他还真的不适合先表态。

  好在肖绣花也是个果断的爽快人,在很快的想明白其中的道理之后,她直接表态说道:“行,就先卖我这块手表。”

  他们三人都不是迂腐之人,既然物主决定卖表,另两人也就都不再客气了,毕竟现在已经快10点了,卖表也得花费时间,而他们现在最需要抓紧的就是时间。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