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32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一只麻雀引起的开端

832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一只麻雀引起的开端

  上午9点多些,原本闲极无聊、在路上闲逛的薛向前,路遇一只似乎受伤了、飞不起来的麻雀。

  他之所以认为那是一只受伤的麻雀,是因为那麻雀在他走近时,并不是展翅高飞,而是扑扑楞楞的向一旁平飞,并且是飞个七、八米就又趔趔趄趄的落在地上。

  薛向前当即来了精神,立刻朝着麻雀追去,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这麻雀没有力量飞起来,那总有被追累的时候,到时候逮个活麻雀养着玩,那也是甚为有趣。

  大约追了四十多米,眼瞅着前边有个市图书馆的二层楼挡住那麻雀的道了,正在他窃喜之间,也合该那麻雀命不该绝,恰好在那麻雀的飞行方向的一楼,有一樘窗户的一个固定扇的玻璃,是破碎掉了大部分,那明显飞不动的麻雀,就那么好运的直接撞进了窗户洞里,暂时避开了他的追击。

  这里的窗台距离地面比较高,薛向前需要双手扒着窗台、颠着脚往里边观望,才能大致看清屋子里边的情况。

  窗户里边是一个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房间里高低不平的码放着一堆堆书籍,这其中有成捆码放的,也有零散吗放的。

  而那只受伤的麻雀,这时已经站立在书堆上边歇脚了,看状态刚才这一会、它也是真被薛向前给累着了。

  此刻这麻雀一边打量屋内,一边也在注意着薛向前的新动向,看到薛向前是被困窗外了,它还真的是沉住气了,

  薛向前就在这附近居住,也知道这种房间就是属于图书馆的仓库了,这里边的图书,据说都是早先被淘汰下来的旧书、或者是已经被不合时宜的那些书籍;也许再过些年,等这些库房装不下的时候,这些书籍就会直接被送到造纸厂重新造纸了。

  此刻面对着这屋子里边堆积的书籍,他知道这其中会有很多书籍的书名,他都不一定听说过;而作为喜好读书的人,看着这满屋子的书籍自然很眼热,不过他也明白放在那里边的书籍,肯定是对他无缘的。

  既然麻雀已经飞到这里边了,在这掂着脚往里边看也很累,薛向前就准备放弃对麻雀的执着,转身离开了。

  毕竟这窗户的活动玻璃窗扇不但是都被关闭着,而且木质窗框上还装着防盗栏杆,就算窗扇大开、没有人干涉,他也无法从窗户处进到房间里边。

  更何况,即使他进到了房间里,想要在成堆码放的书籍里边去抓住一只麻雀,那难度等级也不会低;而且,人家里边的工作人员也不会允许他在库房内瞎折腾的。

  就在他已经松开双手、准备转身离开时,他注意到那麻雀是在书籍堆上一步一步的往房门的方向蹦去。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薛向前重新手扒窗台、打算再看看这麻雀还会有啥新举措。

  答案很快被直接揭晓了,这间屋子的房门居然是处于微开着的状态,那只麻雀居然从门缝处、潇洒的离开了房间。

  这一刻,薛向前对这麻雀的重视程度,已经要远小于对这库房里的书籍的兴趣了。

  薛向前喜欢看书,而且比起同龄人来说,他真的是多看了不少书;看书这习惯,也是容易上瘾,越是看的书多了,就越是希望能够看更多的书。

  不过说到看书,他偏爱的倒不是纯粹的数、理、化,偏爱的是看杂书,算是喜欢‘博览众家’的意思吧,越是不了解的东西,他越是需要去看看、去了解一下。

  不说印刷版的纸质书籍了,就连坊间流传的手抄本,只要是有机会,他也非常愿意涉猎一下。

  尤其是遇到爱不释手的手抄本,他还会自己动手、去用正楷抄录一份,以备不时之需。

  他平常之所以无聊,也是因为现在难得能够找到一本让他即感兴趣、而又没有被他看过的书。

  而眼前这些被收入库房的书,自然有很多是他没有看过的,这不由得勾起了他不小的向往。

  以前是知道无缘得见,他也就不会有更多的非分之想,可眼下发现这房门居然没被锁上,顿时让他有了无限的想法:“如果能进去‘顺它’两本书走,那也够排解一段时间的寂寞了。”

  而想要进去顺书,那就得‘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如果被人家发现了,那他也就没有机会顺书了。

  说起来他的概念中所谓的‘顺书’,就是‘不告而取’的意思的风雅体现;而且在这意思中,也没有考虑要再还回去的意愿。

  这倒不是说他不想还书,实在是他知道想要进、出这堆放书籍的库房,其机会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哪能任他来去自如的想拿走就拿走、想放回去就放回去。

  当然,如果人家愿意让他来回不断的以旧换新,他自然是非常愿意如数奉还的。

  不过他也明白,这种想要以旧换新的愿望,是不可能兑现的;他薛向前一个初三学生,又有何德何能,让人家把这些属于该被封存的书、任他自由借阅呢。

  至于说道他这种‘顺书’的做法,和‘偷窃’有没有什么不同,他也是有自己的看法的:“‘顺书’是悄悄的拿走别人视如敝履的东西,不伤大雅;‘偷窃’是偷走别人爱惜的东西,实属可恶。”

  所以,自来视‘偷窃’为可耻行为的薛向前,此刻想到要‘顺书’时,心里边居然并没有感到有负担,他唯一担心的是:“不知道‘顺书’能否成功。”

  这个图书馆他进入的次数不少,里边是即可以借书,也有阅览室。

  不过对他来说,里边的书籍他不够格直接借阅,只能由家长使用借书证、帮他借阅。

  不过按照他的理解,那里边适合他看的书,还真的是不太多,而且书籍的更新速度也慢,所以他近来已经很少让家长陪着到这里借书了。

  至于这里的阅览室,他光顾的次数反而多些,在阅览室里主要看的就是报纸、杂志。

  看报纸不需要任何证件,就是在阅览室里的公众区域公开摆放,读者可以自由选择。

  而这些报纸,是按照刊物名称的不同,分别用报纸夹子一并夹着‘十几张不同日期的同刊物报纸’,这样一次可以看个爽。

  至于杂志,则需要使用家长的工作证才能借阅,不过这个不需要家长亲自到场,薛向前自己拿着家长的的工作证在这里就可以借阅。

  唯一的要求是:杂志只能在阅览室内阅读,不能借走。

  而杂志中最受读者欢迎的,就是‘电影世界’、‘世界电影’等等画报类的刊物,里边都是刊登的彩印版的相关电影剧照,可以让读者好好的养养眼。

  薛向前对此也是不能免俗的,特别是其中一些外国电影,因为还没有被引进国内,在这电影刊物上能看到几张剧照的话,在他来说也算是起到窥其一斑的效果了。

  上边絮叨了这么多图书馆、特别是阅览室内的情况,也是为了强调一下,这里平时在工作期间还是挺有人气的。

  因为对外张贴的有通知,薛向前知道这图书馆今天是不对外开放的,图书馆内部要进行内业整治。

  他现在就是要转到图书馆的大门处看看,看看有没有机会溜进图书馆。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