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39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我刚才在这里走神了

839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我刚才在这里走神了

  再说薛向前这边,被何强安排到图书馆的借阅室内部、可以自由的挑选书籍之后,面对一排排书架上所摆放的这许多书籍,心里边也是特别的欢喜;对他来说,这还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新鲜体验。

  两个女图书管理员都有个40多岁了,在给他大概介绍了一下书籍种类的分布情况之后,人家也没有再跟着他,就让他自己去书架上挑选书籍。

  因为这个季节大家穿的衣服都不太多了,她们倒不担心‘薛向前会偷窃她们的书’,何况还有何馆长为薛向前背书呢。

  薛向前首选的挑书方向,是长篇的货架,原本他也只是抱着拾漏的心态到这里挑选,毕竟他之前对这个图书馆内所收集的长篇名目,心里边大概还是有数的,至少值得他看的已经很少了。

  哪想到亲自到这里边来挑选书籍时,居然发现这里的很多书名,居然是他闻所未闻的;这让他直接有了种发现新大陆的感觉:“原来这里边的很多藏书,其书名并没有被登记在对外借阅的书目名录中呀。”

  既然有这么多的书都没有看过,薛向前倒并不急于挑本书先去阅读了,而是耐下性子,准备先都大概翻看一下,至少得知道这里边还收藏了什么好东西,然后再从中挑选出最对胃口的三本书,回去后先好好过把读书隐。

  他了解内容的模式很大众化,那就是直接翻的内容简介,如果有作者的自序或者其他名家的代序那是最好,更容易让他了解这本书的故事背景及主题思想。

  对于薛向前来说,他目前最喜欢看的形式内容就是:谍战、探案或者战争。

  至于言情类的,他目前不是太感兴趣,觉得那格调太儿女情长,不适于好男儿志在四方。

  当薛向前在书架这一块自得其乐的、翻阅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图书之后,其中一个女图书管理员忍不住好奇的过来问他道:“你一直站在这里翻书也不累吗,你可以到我们那边的桌子边坐下看书的。”

  薛向前向人家道谢道:“不用,我站到这不累。”

  他接着感慨的说道:“没有想到你们这里有这么多我没有看过的书,我现在还只是在看内容简介,还没有选中要挑选什么书呢。”

  女图书管理员表示理解的说道:“哦,看样你平常不太看书。”

  薛向前更正道:“我平常也来借书看,不过你们这的好多书的书名,在外边的借阅目录中都查不到,所以也不知道还有这些书。”

  女图书管理员疑惑的说道:“不应该呀,我们这里的书名,在外边的数目中是都有登记的,如果说有一、两本被疏漏了,倒是有可能,至于你说的好多书的书名都没有登记,那不可能。”

  薛向前把手中拿着的这本书的书名,让对方看了看说道:“这本谍战外边的书目中就没有。”

  女图书管理员虽然不喜欢看这种类型的,但因为这本书在有一段时间的被借阅率还是挺高的,她倒还真的知道这本书,故而说道:“这书以前是经常有人借的,或许是这一段有人把这本书的书目卡片给拿走了,怪不得最近倒是没有人借阅了。”

  薛向前说道:“我到这里借书都三年多了,我是一直都没有见到过有这书。”

  他接着又随手指了几本书说道:“这几本在外边的书目中也没有。”

  女图书管理员对他这一次的所指倒是没有太大兴趣了,她并不相信薛向前的这种判断,只是觉得能够出现这样的问题,肯定是薛向前的孤陋寡闻。

  女图书管理员转换话题道:“这么说你应该常来借书了,不过小伙子个子长得快,我对你倒是没有印象。”

  薛向前这时也是好奇的问道:“我看你们两个也是最近才在这里工作的吧,我也挺奇怪看你们两个很面生的。”

  女图书管理员说道:“不应该呀,我和我同事在这里工作都是10年朝上了。”

  薛向前坦率的说道:“那可能我见到你们两的机会少些,我常见的那两个女的,我觉得都快50岁了。”

  女图书管理员简直感觉无言以对了,这个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总共就3个人,她今年才42岁,三人中最大的也就是43岁。

  她也不知面前这小伙子眼神得有多菜,居然认为她们三人中,有两个人的年龄是接近50了。

  这也使得她立刻失去了和薛向前再谈下去的兴趣了,在稍微敷衍了两句之后,女图书管理员转身离去。

  薛向前虽然年龄不大,但简单的人情世故还是懂得,他自然能够感觉到女图书管理员是带着失望的情绪走的。

  联想起之前的谈话,他突然意识到:“如果对方这两人真的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那么自己对她们两人的没有印象,确实是不应该。”

  就算是不经常碰到,那也总得碰到个一两次吧,问题是他对这两个人真的觉得是非常的陌生,一点面熟的感觉都没有。

  这让他更奇怪了,自己看建筑、景观有变形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呢,难道自己现在看人时,也开始变形了?

  薛向前觉得,应该看看外边的情况,可别自己一会也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他在充斥着图书货架的借阅室内部,来到朝向他家所在方向的窗户跟前,顿时发现外边的房屋整体布局,确实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确实和他自己记忆中的不一样了。

  这让他有点慌了:“这可不是简单的看东西变形的事,而是意味着他一会回家吃饭时,有可能是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现在还有个问题,如果自己在看这两个图书馆女员工时,视觉效果已经发生了变化,那么自己看到熟人的时候,会不会也可能认不出人家呢。

  当他在这窗前,斜向的看着室外、心神恍惚时,身后一个人问他道:“小伙子,我看你一直站在这里,没有啥事吧?”

  薛向前连忙转身说道:“没事,没事,我刚才在这里走神了。”

  问他话的是另一个女图书管理员,对方狐疑的看了看他之后,说了声:“没事就好。”

  然后转身离去了。

  薛向前这时也意识到,正好自己所在的这个窗户的窗扇没有被打开,要不然人家一定会以为‘这人是不是偷偷的往外扔图书馆的书了’。

  为了充分避嫌,他决定不要在这借阅室的员工工作区域待着了;他去刚才自己翻书的地方,挑了三本对自己胃口的长篇,然后在女图书管理员那里办理了借阅登记,借阅人自然是登记的何强;那个女图书管理员倒是对他说道:“你可以在我们这里边看书,等着何馆长一会来接你。”

  他告诉人家道:“不用,我在这外边那个空桌上看书就行。”

  他所说的空桌子,是这借阅室内方便读者活动的地方,在这里图书馆提供了一个桌子,三个凳子,这一会那里是空无一人。

  女图书管理员看他一次借了三本厚书时,特意的给他找了一个纸袋,方便他装书。

  薛向前是顺便问了人家一句:“你们这里一共有几个图书管理员。”

  人家告诉他道:“我们一共三个人,这样可以保证大家轮换着休息。”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