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45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我们班没有这个人

845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我们班没有这个人

  何强中午吃完饭之后,就专心的看起刚带回的那本‘志异’,这一次因为不再担心‘需要马上还书的问题’了,他是从头开始、仔细阅读。

  何强看书时还有个早已养成的习惯,那就是‘做读书笔记’,遇到重要的知识点时,他都会认真的记下来,并会标注好‘笔记内容’的出处。

  等看看该到下午的上班时间时,他才恋恋不舍的带上那本‘志异’和笔记本,赶往图书馆。

  这本书他觉得写的很有味道,让他阅读起来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薛向前会去图书馆向他求助’,他至少得等‘看完当前的章节’之后再去图书馆的。

  何强到达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距离2点还差2分钟;也就是2点刚过,史馆长领着两个民警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听到史馆长的简单介绍之后,何强的心里边就很是吐槽,他觉得史馆长真的是小题大做了,至少是不需要这么匆忙的就去报警。

  民警这边先是询问何强‘薛向前是否又和他见过面’,待知道没有后,民警向何强讨要他这边的那本‘志异’,并向何强确认了‘其上边的图章确实是假的’。

  然后警察告诉何强:“这本书要被派出所留作物证。”

  这也意味着,至少何强暂时是无法再看这本书了。

  说起来史馆长在报警时,也是知道‘一旦报警,手上这书恐怕就会无缘再见了’;但他是明白事件的轻重的,个人的阅读喜好真的只是小事,抓坏人才是大事。

  说起来史馆长之前还专门的记下了薛向前的家庭住址,而之所以民警没有直接登门查询,也是考虑到‘要先向何强再了解一下情况’。

  反正只要有地址,他们倒真不担心会找不到薛向前;至于薛向前下午会不会再来图书馆,他们倒不太在意,顶多就是多费点事去找薛向前而已。

  两个民警这会正准备向何强多了解一些细节呢,门外又来了新的客人,也就是那个曾经自告奋勇的要顺便拐到图书馆、去认认薛向前的初中生。

  何强初开始还没有认出来对方,待对方说起中午相识的情况时,何强才想起来,心里边也是不由得感叹,对方真的是一个热心肠的好学生啊。

  对方也说了:“我是因为中午没有见到人,担心那个同学依然还处在失忆状态,故而这一次是专门的又来到图书馆,打算着万一能提供帮助呢。”

  两个民警这时也知道了‘初三二班并没有薛向前这个人’,更觉得这件事情透着玄机了;当下也是热情的邀请那个学生留下来,协助他们调查情况。

  他们这边才刚坐下说了几句,就是薛向前敲门,然后进入到屋内。

  眼前的情况已经坐实了薛向前肯定是有问题,但何强真的不相信‘薛向前会是坏人’,他肯定是里边另有隐情。

  所以民警以这种方式去等待薛向前,让何强真的觉得有些尴尬;而眼前的状况也太容易让薛向前认为‘民警是他何强叫来的‘,因为民警可是在他的办公室内坐等对方的;而他,还无法就此事向薛向前进行解释。

  薛向前这时是问何强道:“何叔,你们在有事?”

  何强倒是想招呼薛向前先坐下,但办公室里边能坐的位置是都坐着人了,他站起来对薛向前说道:“小薛,我这没有事,他们都是找你的,你中午回家了吗?”

  薛向前不以为意的看了一眼其他人之后,对何强说道:“没有。”

  那两个民警这时并没有接话,只是定睛的看着薛向前,在观察着他的表情和举动。

  何强无奈的对他们说道:“要不我去把会议室的门打开,你们去那里说话吧?”

  两民警站起来,民警A说道:“好吧。”

  他接着对薛向前说道:“小伙子,我们有些事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薛向前也是很感兴趣的说道:“好吧。”

  薛向前之前并没有被民警问询过的经历,如今在梦中去体验一下,他觉得应该是很有意思。

  众人来到会议室之后,何强倒是想先离开的,但被民警邀请留了下来。

  至于史馆长和那个初中生,就没有打算离开,他们是自然的跟着进来、就坐下了。

  民警A的开场也很直接:“这个两毛钱是你的吧?”

  薛向前拿起一看就知道还是自己那张,当即说道:“是的。”

  “你这钱是哪来的?”

  “我买东西时找的,我也记不住啥时候被找的了。”

  民警A又让他把纸袋里边的书取出来,然后拿起他那本‘八荒志异’说道:“你这书是哪来的?”

  “我这书是借同学的。”

  “你这同学的名字叫啥?”

  薛向前说出了一个自己班同学的名字,这个同学的名字是真实存在的,虽然这书肯定不是从这个同学那里得来的,但薛向前真的不担心‘民警会去找这个同学对质’,而且,如果民警真的能够在梦境中找来一个自己的同学,那才会更有意思呢,到时候或许就可以通过这个同学去找到自己的家了。

  民警A继续问道:“你说的这个人是哪个班的?”

  “初三二班的,和我一个班。”

  “你是哪个学校的?”

  薛向前说了自己的学校,民警A看向那个初中生说道:“这位同学,你说一下吧。”

  那初中生对薛向前说道:“我就是你说的那个班的生活委员,我们班并没有你说的那个同学,而且你也不是我们班的,你是不是记错了?”

  因为从直觉看,这初中生觉得薛向前不像是坏人,所以他对薛向前说话时,也是和颜悦色。

  薛向前可真没想到,在这梦境中又冒出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同班同学,他不由很感兴趣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说了名字后,薛向前说道:“我觉得我的记忆力不会有错误,我们班确实没有你。但我确实是初三二班的。”

  在对方一时不知该如何搭话时,薛向前再问道:“你们班主任叫啥。”

  对方回答后,薛向前继续问道:“你们的数学老师和物理老师叫啥名字?”

  等对方都说完之后,薛向前说道:“你说的都不对。”

  对方也来精神的问道:“那你们的班主任、数学老师、物理老师叫啥?”

  薛向前如数家珍的一一回答出来,那初中生以很是无奈的眼神看向民警说道:“他说的这三个人,肯定不是我们初三的老师,而且我在学校里边也没有听说过这三个老师的名字。”

  其实这会在座的人都发现了一个问题,按说他们讨论的这些话题,在正常人看来肯定是很诡异了,但薛向前的脸上除了在听说‘那个初中生是他同班同学’时,略显示出一丝惊讶之外,其他时候一直是显得很淡定,很胸有成竹。

  在两位民警看来,这薛向前或许是相当的老成持重,但更多的可能,倒像是个精神病患者,因为这表现是太不正常了。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