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47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这人不可能离开

847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这人不可能离开

  当何强等人离开时,已经接近5点半了,薛向前是被先安排在民警的值班室里边等待。

  对于薛向前的相关问题,民警们在汇总了刚才几人所写事情经过之后,重新写出综合过的情况汇报后,是交给了所长,由所长向上级单位汇报;而对于薛向前的安置,他们也得等待上级的进一步指示。

  对于薛向前所携带的那张纸币,银行的保卫系统也在下午派专人来派出所等着了。

  因为发现的假币派出所要留作物证,银行那边又想知道假币的详细情况,银行那边的来人是专门带了照相机。

  等两个民警带着薛向前他们回到派出所时,银行的人对纸币进行了详细的拍照,并且对其纸质、印刷工艺进行了初步评估,他们也需要向上级汇报,假钞无小事。

  派出所这边,由于其是旧币,对其进行指纹采样已经不具备意义,倒也没有干涉银行系统对纸币去做出这各种分析和研究。

  下午当班的民警a和民警b,在6点钟就得下班了,他们在下班后,是专门从外边给薛向前买了素馅包子当晚饭。

  派出所所长在七点多钟时,从分局赶回派出所,他告知正在看书的薛向前:“今天得先在派出所委屈一个晚上了,明天分局会接手这件事,帮你找到家。

  所长在派出所还专门给他安排在了休息室内,那是个有着床铺的房间,让他可以在里边休息。

  对于薛向前来说,如果不是有那图书馆借的书可看的话,他已经厌倦了在派出所里边待着了;如果说之前还有人和他互动、探讨,让他感到兴奋的话,他之前在值班室里时,和人家那个值班民警,就讨论不出什么新意了。

  那值班民警是已经认定了‘薛向前是失忆了’,并且是属于少不更事那种人,因为值班民警就看不出薛向前有什么忧虑之色,并且还能没心没肺的坐在值班室里看起书来,故而在和他聊了几句之后,就没有兴趣再聊了。

  对于值班民警来说,有薛向前在这里,人家还多了一份对薛向前的看管职责,万一把薛向前给看丢了,人家还要担责任。

  当薛向前被安排在休息室内后,值班民警就省心多了,他只需要把走廊上的栅栏门锁上,就不用担心薛向前会偷偷的跑出去。

  并且,由于薛向前那边有多余的书,这值班民警还直接向薛向前借了一本小说,这样他晚上在值班室里边值班时,就可以有条件打发寂寞时光了。

  当晚在派出所还有另外两个值班民警,这两个民警是在另外一个休息室休息,原本这两个民警都应该在休息室内早早休息,以便随时有可能在夜间出任务。

  这不是因为薛向前手边还有一本闲书吗,其中那个民警c,就把薛向前空闲的那本书借了过来,去办公室看书,这样也不会影响同伴在休息室内、关灯睡觉。

  至于薛向前,对于如何退出这个梦境,他现在也有了一种猜测,那就是一旦他在梦境中睡着,那他就应该可以回到他在现实世界的睡眠中了。

  只是因为手中的书确实好看,这才使得他不急于离开梦境。

  不过由于他这一天也确实是够疲劳的,再加上他所在的这间休息室里是没有桌椅,只有床铺,所以他看书时是只能坐在床上、靠着被子看书。

  为了惬意、安稳的看书,上床前他是专门的去过一趟厕所、解了手,为的就是能坐在床上打个‘看书的持久战’,反正他觉得自己年轻、身体够棒,就算是熬个通宵,那也是无所谓的;何况还是在梦境中熬通宵,那就更应该没有问题了。

  并且的,梦境里边的时间,是不可能用现实世界的时间来衡量的,他觉得只要他自己有耐心一直在梦境里待着,哪怕梦境中花费的时间再长,也不过就是南柯一梦,是不会影响他第二天早上起床的。

  说到这,有一件事情还值得提一下,那就是关于‘在梦境中解手’的事情,薛向前如今很庆幸‘他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梦境中的时候’,曾经在图书馆的卫生间解过小手。

  如果是在那之前他就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的话,他可就不敢在梦境中解手了。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只要是敢在梦境中解小手,那就一准会尿床,而且还会被湿漉漉的床铺给整醒。

  可既然这一次的梦境中,他已经解过小手了,而且没有被整醒,那就说明这一次特殊的梦境,不会让他再现尿床的情况了。

  所以这之后他再遇到需要解手的状况时,也就敢放心的在梦境中解手了;否则的话,他就得在梦境中硬憋着,直到憋醒为止。

  他有过多次的这种做梦经验,一旦遇到想解手的情况,他的生物本能就会提醒他:“这是在做梦了,可不能真的解手。”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样的坐卧看书的姿势,实在是很容易让人打瞌睡。

  在实在觉得眼困、但又很想坚持着把书看完时,他决定闭上眼休息两分钟,然后再往下看。

  然后他就真的睡着了。

  那个警察c是个相当有自制力的好同志,他虽然也觉得手中的小说实在是让人爱不释手,但他也知道工作中要始终保持旺盛的革命精力,故而在看书看到夜里11点的时候,他是毅然决然的不再看书、准备休息了。

  当他注意到薛向前的那件休息室还亮着灯时,他就拿着书准备先还给对方。

  当他轻敲对方那虚掩的房门时,没有听到里边的回应,在连敲两次之后,他索性推开门。

  房间里没有人,床头处靠墙的那个被折叠起来的被子上,还有被躺靠的压痕;床边的地上,还有一本书。

  如果这本书是放在床上的话,民警c会自然而然的认为‘薛向前是去上厕所了’,可这本书居然以这种方式显摆着,就让他不由得有些怀疑。

  于是,他把手中的书往这间休息室的另一个床上一放,就直接去卫生间查看。

  在那里他依然没有发现薛向前。

  这时候民警c赶紧的来到值班室,在确认值班民警还在岗、并且走廊的栅栏门也是被锁着时,他是稍显放心。

  他询问值班民警,怎么没有见到薛向前,那值班民警也是一慌,他连忙出来查看栅栏门,当确认栅栏门被锁的好好的时,他可不相信薛向前能够离开派出所;因为一楼的窗户处,都安装的有铁栏杆,除非是把栏杆破坏掉,否则谁也不能从那边出去。

  而要把铁栏杆破坏掉,是不可能让人听不到动静的。

  派出所这间值班室,有个朝向门厅的窗口,可以在窗口处接待来访者,但如果来访者想要进入走廊、或值班室,就得经过走廊的栅栏门位置,这值班民警在晚上就没有再把栅栏门打开过,而且这栅栏门此刻也是锁的好好的。

  当即这值班民警继续守住门口,防止被人调虎离山,而民警c则去喊叫另外一个正在睡觉的民警,这两人开始在这一楼的走廊内,一边呼唤、一边搜寻起薛向前来。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