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48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现场勘察

848章薛向前的奇幻经历——现场勘察

  在一楼走廊内这一块,民警c和另一个同伴搜寻了两遍,确实是没能找到薛向前。

  那个值班民警则是信誓旦旦的表示:他是一直是在值班室里边待着,也不曾打盹。

  说起来在民警c发现薛向前失踪的时候,也就是11点钟,另两个民警也相信值班民警不应该这么早就打瞌睡。

  但奇怪的是,各个窗户上的栅栏门他们也检查过了,就没有发现有破损的,因而对于薛向前为何会消失,他们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但有一点他们是都意识到了,那就是随着薛向前的消失,这事就成大事了,他们必须立刻向上级汇报。

  因为所长家里也没有电话,这深更半夜的去打扰所长的清梦可真的不是个好差事,最后是民警c推不过了,只得由他骑车去向所长汇报。

  这里也不赘述所长听闻此事后,在路上对民警c的批评和埋怨了,因为此事重大,所长也是不敢耽误的赶到派出所。

  来到派出所之后,所长是直接领着另两个民警来到二楼的所长办公室。

  在这里,所长打开了保险柜,他要查看那三本‘志异’以及那‘两毛钱’假币是否还在。

  结果发现这些东西居然也都不翼而飞了,这回轮到所长懵了。

  因为意识到那‘志异’和‘假钞’都很关系重大,所以他当时是特意的放在了自己的保险柜了。

  刚才他来到派出所之后,之所以直奔自己的办公室,也是因为听闻‘薛向前消失的太蹊跷’,让他不禁有些担心会出现‘万一’。

  而要说起来,这通向二楼的楼梯口,也是被栅栏门锁住的,而且这个栅栏门,还是直接处在了一楼门厅的位置,只要有开关栅栏门的动作,值班室的值班民警是肯定能够听到的。

  何况这所长二楼的办公室房门,也是被锁住的,他的办公室窗户,也安装的有安全栏杆,外人也不可能从窗户进入。

  再加上他这保险柜,就他自己知道密码。

  这些事情加在一起,让他真的不敢想象‘到底得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完成这一系列的盗人、道物证的操作。’

  而反过来去想,能让人进行这一系列操作的物证,又该是多么重要。

  所长当即又把保险柜锁好,然后和另两个民警离开自己的办公室,这一次他连办公室门都不锁了,直接和另一个民警在二楼等待,而让民警c下楼到值班室、给刑警队打电话,告知对方派出所这边被盗。

  他这会挺庆幸‘幸好他刚才还多了个心眼’,让两个民警陪着他上楼,还真的是让他俩见证一下‘他进入办公室后的状况’,这样至少省去了不少他自证的麻烦。

  之所以不锁办公室房门,那是因为担心‘别破坏了什么指纹’。

  而他和另一个民警守在那里,也是为了起到互相监督、证明的作用,可以彼此证明‘在此期间没有人做什么手脚’。

  为什么他不安排民警c和另外一个人民警守在那里呢,这是因为他得担心‘万一民警c是和另一个民警合谋呢’,毕竟此前可是出现过‘薛向前离奇失踪的情况呀’。

  其实这会在派出所的这几个民警现在都清楚,这件事情到底会如何发展,得看这件事最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也得看上级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此刻这四个人都是有种‘人人自危的感觉’,都觉得自己是有点被倒霉催的了;特别是这个所长,他这会真的挺后悔自己多事,如果他不是好事的、把那两种物证拿到自己的保险柜内,而是任他们交由那两个当事民警保管,他至少不用承担看管物证不力的责任。

  民警c在值班室给刑警队打完电话之后,那边也很重视:居然有人胆敢偷窃被放在派出所保险柜里边的可疑物证,这绝对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

  刑警队那边的值班人员在询问了大概情况之后,当即表示‘会很快安排人员过来’。

  民警c在打完电话之后,他专门又拿了两把椅子上楼,让所长和另一个民警可以坐在二楼的走廊上;他自己则又被所长安排着下楼、陪着值班民警了。

  按照所长的想法,在等人期间,还是让另两个民警也待在一起比较好,这也是为了起到相互监督和证明的作用。

  刑警队那边的人大约在接电话的一个半小时后,开着吉普车过来的。

  一共来了四个人,由一个科长带队,有两名是技侦人员。

  这边等候在派出所里边的四位,知道人家这还是来的快的,毕竟这两名技侦人员晚上本不会被安排值班,肯定是刑警队那边在接到电话之后,专门开着车去上门接的人,然后还得再拐回刑警队,去携带专用的技侦工具。

  刑警队的人到来之后,先简单的听他们汇报了大概情况,然后那个科长是先让两个技侦人员对所长办公室进行勘察,其他人则回到一楼的会议室,刑警队的科长要了解详细情况。

  这边几人在讲述情况时,所长在征得那个科长的同意后,又让民警c去民警b家那边,他们需要民警b过来打开办公桌,把之前那些人各自所写的情况经过,以及民警b后来所写的情况汇总原件拿出来,那些东西有助于科长更全面的了解情况。

  在所长想来,他对于眼前的迷局真的是一筹未展,只能是寄希望于刑警队的人,希望他们能够技高一筹、o jiě迷局。

  而之前这所长往分局送去的‘情况汇总’,只是民警b通过复写纸复写出来的一份档。

  刑警队的科长在了解了案由之后,也是在拼命的开脑洞了,但依然无法豁然开朗。

  至于技侦人员,在所长办公室勘察完现场之后,又把二楼走廊内的情况查看了一番,然后是来到一楼。

  他们先去薛向前睡觉的那间休息室进行勘察,薛向前遗落的那本、以及另外两个民警向薛向前所借的那两本,是都被作为证物收集起来。

  薛向前在自己所写的情况经过上所按下的红指纹,也被技侦人员拓印了指纹。

  另外在薛向前休息的那个床铺上,还遗落有一分钱,被民警作为重要证物收集起来。

  勘察人员对这个一层走廊的各个窗户栏杆以及栅栏门,也从室内都做了检查和记录。

  等到天光开始放亮的时候,技侦人员又围着楼外仔细勘察了一番,没有发现有新鲜的攀爬或其它可疑痕迹;当刑警队的人准备收工离去的时候,他们委托派出所的人:通知何强、史馆长以及那个初生,在上午9点前去市刑警队接受一下问询。7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