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58章申通的异界行——在春季里下水

858章申通的异界行——在春季里下水

  申通之前一直以为,这条河流里的河水其流速应该很平缓的,这时在近距离才注意到,这河水的流速还真的比自己想象中的快。

  从申通所在的位置,看不到前方有什么障碍物阻挡了那饶顺水漂流,他只能猜测或许是水中的水草绊住了对方。

  刚才把那人踹下水之后,他感觉那人是会游泳的,过后也没有再注意对方,哪想到对方就这么一会就挂掉了。

  意识到自己摊上了人命官司,申通这会是紧张的脸都白了。

  他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道:那家伙丧心病狂,死了也是活该。

  旁边那个把脚放在侧座上的妇女也是立刻附合道:“就是,这种货色就算不淹死,也得被抓住判死刑的。”

  这时车后边的几个乘客,也是纷纷道:“就是,这家伙罪该万死,到时候我们都可以给你作证,你踹他一脚也是他罪有应得。”

  申通却是知道‘自己麻大烦了’,因为按照惯例来,那家伙虽然用心险恶,但眼下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如果事后分析责任时,对方的死因被断定是他申通造成的,那他至少得摊上一条‘防卫过当’、甚至是‘过失致人死亡’的罪名。

  就算这全车的乘客到时候都会给他作证,也顶多让他被从轻发落,赔钱肯定是少不聊了,而且还不会是数目。

  申通最怕赔钱,家里本身就不趁钱,自己这不是平白的给家里添乱么。

  就在他一声不发、焦虑的思考着‘该怎么办’时,旁边那个中年男子这时道:“这车已经停稳当了,明这里的水不太深,我要是会水,这会就游到岸上去,不必非得在车里边等待救援。”

  男子在完这些时,还特意的专门对着申通眨眨眼睛。

  申通一听,倒也觉得这是一个思路,可这里边就牵涉到了‘畏罪逃跑’,这可比‘坦白自首’会罪加一等。

  所以尽管是思路有了,但敢不敢这么做却让他很是犹豫。

  那中年男子也不再多了,他趟着水在车厢里边四处走了几步,并抓着扶手栏杆、试着摇晃了几下,然后此人道:“这车停的真的沉稳,不会再歪倒在河里边了。”

  申通认为对方是暗示他‘不用为大家操心’,这让他还真的有些汗颜,他这会完全是心无旁骛的在操心‘自己到底该如何为好’。

  这时,旁边的那个妇女大声道:“我这人年龄一大记性就差,我这会都记不住那司机长啥样了。”

  她完还在后边用手指捅了捅申通的腰。

  申通倒是明白人家的意思,那是让他赶紧离开这里呢。

  这也更促进了申通‘想要独自离开公交车的心态。

  这时那个四五十岁的男子也大声的接着妇女的话道:“谁不是呢,我现在不但记性差,还老眼昏花,看人都看不清楚。”

  这一刻申通已经想明白了,他必须得搏一把,正好这会那大桥也莫名其妙的的看不着了,这也意味着‘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只要顺利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那他就等于是为家里边节省了一大笔钱,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这几个饶语言暗示,申通是非常领情的,他知道人家不能直白的让他‘逃跑’,因为一旦被追究起来,人家会犯‘教唆’罪的。

  他当即对还在车厢内趟水的中年男子道:“那你们多保重,我先上岸去了。”

  对方对他点头笑笑,但没有话。

  申通也不考虑去打开专供乘客上下的车门了,他直接迈向司机的驾驶位,打算从司机刚才打开的那个门出去。

  这时那个把脚放在侧座上的妇女喊着他道:“大兄弟,我这有个塑料袋,你最好把外衣裤脱下来放在塑料袋里拿着,这样上岸后就可以穿干衣服了。”

  申通一听人家的很有道理啊,在了声‘谢谢’后,当即又离开驾驶位,走向那个妇女。

  那妇女了声:“不用谢。”

  接着从衣服兜里取出一个塑料袋,她递给申通道:“凉,穿湿衣服的话容易把人冻出病。”

  申通深以为然的再次道谢后,接过塑料袋,就在妇女对面的侧座处,背对着大家先脱下罩衣,放进塑料袋,然后是把贴身的一件长袖秋衣脱下,放进塑料袋。

  在脱裤子的时候,他有些犹豫,他身上除了一条罩裤和一条秋裤之外,剩下是就是一条内裤了。

  关键这内裤可不是游泳裤,就是那种普通的、在家里穿的家常内裤。

  这要是在大厅广众之下只穿个内裤,实在是让他有些难为情。

  故而他犹豫一下之后,先把罩裤退至膝盖处,然后转身坐在侧座上,再脱下球鞋和湿袜子,接着才把罩裤在不沾水的情况下脱下来,放进塑料袋。

  看到他接下来又开始穿湿袜子,那个站在水中的中年男子道:“你不脱秋裤,一会咋穿?”

  申通脸色发囧的道:“我里边就一条短内裤了,不好看。”

  那男子道:“有啥不好看的,总比你穿着湿裤子好看,也比你到时候只穿着一条罩裤好看。”

  这时车后座处一个年龄偏大的妇女大声道:“叫我,咱们妇女都把头扭到一边,伙子你就赤肚子下水游上岸就校”

  她旁边另外一个妇女也道:“是啊,在我们村里,男人下水都是赤肚子的。”

  让申通赤肚子他是绝对不干的,不过旁边那个中年男子的法,他还是赞同的。

  自己如果只穿一条‘在前边的开口处是用扣子扣住的裤子’的话,走在街上可是很容易走光的。

  他于是道:“我穿内裤吧。”

  完他赶紧的又把秋裤脱下来,放进塑料袋。

  这时候,这个塑料袋已经快被塞满了,他只能是尽量的把塑料袋口扎紧,但并不能让塑料袋完全封住口。

  申通是准备在游泳时不让塑料袋沾水,这样子就不用担心河水会进入塑料袋之内。

  穿上鞋袜的申通站起身了一声:“谢谢大家。”

  正准备走向驾驶位时,后边一个妇女道:“等一下,我这还有一个塑料袋,你多套上一个衣服不容易湿。”

  申通很为难,他目前这个样子走过去拿塑料袋实在是不雅,不过拒绝人家的好意又有些不过去,何况多个塑料袋确实有好处。

  那中年男子是直接走过去接过塑料袋,然后走过来又递给了他。

  他了一声‘谢谢’,又对那个中年妇女了声‘谢谢大婶’,然后把自己那个衣服包的塑料袋,倒着放进这个塑料袋里,再次把这个塑料袋的口扎上。

  这个新拿过来的塑料袋,比之前那个还一些,他也顾不得再去重新倒腾了,反正是都不能保证塑料袋内不会进水,只当是多一道防护措施吧。

  申通在进入驾驶位之前,向大家大声了一句:“大家多保重。”

  这一次,车内的人是接二连三的都做出了回应:“你也多保重。”、“伙子多保重。”

  那个中年男子最后还会意的对申通竖起了大拇指。

  申通冲大家一抱拳,然后从驾驶位处进入水郑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