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68章申通的异界行——可以抽签来决定名额

868章申通的异界行——可以抽签来决定名额

  他们这剩下的8个公交车乘客中,除了申通、齐大勇以及那个中年妇女胡岚之外,男性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以及那个20岁左右的青年。

  女性还有另外两个中年妇女,以及一个20岁左右的女青年。

  在申通看来,那个女青年和男青年之间,应该是男女朋友关系。

  当申通和齐大勇再次回到祝青云家的院子时,已经是接近11点了。

  那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当时是正站在院子门口,看着远处的村里人聊天。

  他在看到他们走近后,倒是热情的和他们小声的打招呼道:“还是你们胆子大,两个人就敢随意的到外边转悠。”

  申通有些不解道:“为啥不敢随意去转悠?”

  这男子貌似很睿智的说道:“之前不是有人失踪了吗,反正这地方是透着古怪,咱们出现在这里就古怪,刚才那人消失的也古怪。”

  齐大勇问道:“刚才那个人消失的时候,你在旁边吗。”

  那男子道:“在,当时我和胡岚与另外那两个妇女在讨论咱们遇到的奇怪现象,那个男的是自己坐在路边的田埂上低头想事情,然后胡岚突然发现那个人不见了,然后我们就都注意到了。”

  齐大勇再问道:“那有没有可能那个男的在你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了。”

  那男子道:“我那会也是这样问胡岚的,她说不会,因为她在说话时是一直面对着那个男子的方向,如果那个男的有离开的动作,一定会引起她的注意的。另外,那个女青年也说没有注意到那男子起身离开。”

  齐大勇继续问道:“你们当时是怎么坐的?”

  男子用手比划着院子门外的地面说道:“比方这是那条土路,我们都是在沿路的田埂上,胡岚是站在路边田埂的东侧、面朝西,那两个妇女是挨着胡岚面朝土路站着,我则是站在那两个妇女的西侧,面朝东。”

  这男子是接着说道:“那男子则是在我背后的位置,坐在田埂上、面朝土路,那两个年轻人则是坐在那男子的西侧,其中那个女青年是坐在最西边,这也是她和胡岚能够观察到那男子动静的原因。”

  这下子申通也明白了他们几人当时的方位,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的问道:“那人为什么不参加你们的讨论,他对自己的现状不好奇吗?”

  这男子道:“那人之前有点晕车,那会是不太舒服想坐那歇歇呗,反正他参不参与讨论对他影响都不大,等咱们讨论明白了,他跟着受益就行。”

  齐大勇点头道:“嗯,如此说来不存在那人是自己跑到别的地方的可能性了。”

  这男子说道:“是的,当时我们几个人也探讨和分析了一会,想不通那个人为什么会消失,除非那里有咱们识别不出来的陷阱或坑洞。”

  齐大勇一听是连忙问道:“你们当时仔细查看了没有,那里有没有陷阱、坑洞之类的东西?”

  “我们当时仔细看了,那里并没有什么坑洞或陷阱,那个人坐在田埂上的痕迹也是情绪可见,如果有陷阱的话,那些痕迹也会有变化的,而且胡岚还找了些土块去用力砸过,那处的地面都是实底,地面下没有空洞的声音。”

  齐大勇‘哦’了一声后,就打算往院子里边进,这男子急忙说道:“请等一下。”

  也准备往院子里进的申通与齐大勇都停了下来,看向这男子。

  这男子对他俩使了个眼神,然后是往一旁避开了院子大门的位置,齐大勇犹豫了一下后、拉拉申通一块跟过去。

  男子来到离开院子大门两米多远的土胚墙边就停下了,他似乎还是不敢走的距离大家太远。

  在齐大勇和申通有些不情愿的走过来之后,这男子小声的说道:“你们下一步有什么具体打算吗?”

  齐大勇说道:“我觉得应该首先打听一下,咱们这些人具不具备学习修真的条件,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得想办法联系那个凤凰山的修真派,看看他们对我们这辆公交车感不感兴趣‘愿不愿意收我们为徒。”

  这年近半百的男子说道:“咱们现在算是个团体了吧,那公交车也等于是大家的共有财产,如果人家愿意收我们为徒,但收不了8个人,那我们该怎么分配名额呢,那些没有被收徒的人,又该如何生存。”

  齐大勇说道:“如果是名额不够、而大家又都想修真的话,我觉得那就抽签,机会公平,抽中谁谁去,各凭天命;至于没有机会的人,也得事现考虑好,要给筹集一定的生存经费。”

  这年近半百的男子想了想之后说道:“嗯,这样的方案听起来挺公平和完善,我觉得大家应该都会同意,至于这生存经费,肯定也得从这个公交车的价值中提取出来吧?”

  申通说道:“这是一个办法,我另外还有一个考虑。”

  这时候,那个20岁左右的男青年,也拉着他的女朋友出现在院门外,而且在看到他们三人在这边说话时,那男的就犹豫着、想拉着女朋友走过来。

  这边的年仅半百男子是直接向内两人招手,同时他还向齐大勇和申通介绍道:“我刚才就想叫他俩出来和我一起去找你们商量事情,可他俩不想出来。”

  那男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刚才想着你只是想出去转转,所以我们就没有打算出去。”

  这年近半百的男子这时倒也不多计较这口舌之事,而是直接向对方两人介绍了‘大家这会正在讨论的内容’,并强调现在这个团体就只有在场的这四个男子,大家应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给整个团体创造良好的生存环境。

  这两个青年男女听了他们之前所讨论的内容之后,也都表示赞同。

  这时齐大勇是接着说出自己的另一个考虑:“我看咱们这可是有些人带着手表的,我的另一个观点就是,如果有手表的人被挑选为修真弟子,并且被选为弟子的人可以衣食无忧的话,则要把自己的手表贡献出来变现,作为对‘没有生活资金的人员’的补助金,这是在‘公交车不能给落选人员提供资金补助’的情况下的一种替代方法。”

  申通是没有手表,在这方面没法发言,男青年和那个年近半百的男子是和齐大勇一样,都有手表,那俩略一思考,也表示同意。

  这时候年近半百的男子又提出了一个新问题:“如果那个修真门派看上了公交车,又不想给咱们相应的回报,而是强抢的话,咱们该怎么办?”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