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885章又是热帖

885章又是热帖

  这一次的梦境中,赵星知道了一种对修真有益的植物——双花草,只不过不知道这种草到底该如何使用,才会对修真有益。

  周日的的这天一得着空,他就在手机上的搜索网页上开始搜索,当输入‘双花草’之后,居然很顺利的发现有搜索结果,这让他不由得是怦然心动。

  可惜在打开相关的搜索条目之后,他发现其相关视频中所显示的植物,和其所见到的那种植物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此‘双花草’根本就不是彼‘双花草’。

  再查查自己所搜索到的相关‘双花草’简介,他发现本世界这边的双花草只是遍布几大洲的一种普通的野草,并没有被提及有药用价值。

  这让他不得不认为:梦中所见到的那种‘双花草’,在自己的世界应该是有别的名字。

  于是他在有空的时候,就是变着法的列出搜索名目、在网络上搜索,比方‘只开两朵花的草本植物’,‘每次只开两朵花的草本植物’,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可能是搜索的方式不对路的缘故吧,反正他是搜索不到想要的结果。

  然后他是又想了一个办法,自己直接在纸上手绘出双花草的图像,去发到网络上。

  赵星曾经在梦境中,传承过严正清的铅笔绘画技能,不过他自己还从没有实践过,这一次初试绘画才干,发现还真的能够把他在梦境中所见到的那株‘双花草’的神韵,画的七八不离九,让他很是满意。

  为了最形象的反应出这种‘双花草’的面貌,他在铅笔素描的基础上,还专门用水彩,将自己用铅笔所绘的图画,涂上了颜色;至于这上色的技能,那是他自己琢磨出的技法,这方面他没有得到过传承。

  他在网络上创建的这个新帖的帖子名称是:“有谁知道这是什么植物吗?”

  ……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这个帖子的热度还是挺高的,有不少回帖,不过赵星没有看到‘有谁知道这种植物名称的回帖’,回答‘不知道’的人倒是不少。

  而且赵星注意到,这些回贴中,更多的人是在‘揣测发帖着的用意’、‘讨论他的画功’;比方:

  ‘在当今手机已经普及的时代,发帖者不发个照片,而是专门的发个绘画作品,是几个意思?’

  ‘发帖者是在秀自己的绘画技巧吗?’

  ‘我是专业从事绘画工作的,这幅手绘作品从手绘线条来说,倒是有相当的功力,而且是画出了这株植物的神韵,看着很贴近自然,不过其水彩着色的技法看着实在是不敢恭维,感觉其又不像专业画家的作品。’

  ‘对呀,如果不涂饰色彩的话,这幅画反而会看着更养眼。’

  ‘人家是要打听这株植物的名称,如果不搭配上色彩,你连那花是什么颜色都不知道,那不是更不容易被识别了么。’

  ‘强烈要求把原版照片发出来。’

  ‘强烈要求帖主答题解惑。’

  ……

  赵星对于这些问题是均不做答复,而且他在这些天里,还通过电脑进入到那些与互联网连接的图书馆,查看其对公众开放的各种各种草本植物图片,可惜也没有能够找到与之对应的植物图片。

  直至到周四的时候,有人在网上回帖问道:“你这植物是在哪里看到的?”

  对于对方的这个问题,赵星还真的很纠结,不知该不该答复,又该做如何回答。

  从对方的问话中,他判断对方应该是知道点啥。

  但万一对方就是一个头脑十分简单的直男,想问一下这种植物到底生长在什么地方,好方便去进一步的辨识呢。

  如果对方是一个知道点啥而专门来问问题的,那他就有可能从对方口中知道一些答案,但同时也有被对方探底的风险,所以他要想回答,就得慎之又慎。

  而如果对方只是一个闲着没事随便问问的人,那他如何回答反而就无所紧要了。

  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那些百年灵药对修真的好处了,这‘双花草’就算真的被他找出来,似乎其重要性也肯定比不上百年份灵药,但万一其对修真有着某种未知的好处呢。

  至少依照在梦境中所见的情况,这‘双花草’并不是丛生植物,而是就那么一株在孤芳自赏,由此也可见其物种的稀有特性。

  赵星在考虑了一番之后,做出了回帖:“我是小时候在中原地区的农村看到的,那会还没有手机,你认识这种植物?”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对方回帖道:“我有些认不准你画的这株植物,你是在什么季节看到的这种开花植物的,在中原地区的什么地方?

  赵星回帖道:“五月份见到的,这种植物就只开两个小花朵,很有特点。”

  那边后来回帖道:“我是专门研究植物的植物学家,你所描绘的这种植物很有特点,并且是一种还不为人所知的一种植物,可惜没有照片,希望你能够提供一下具体发现的地名称,方便有兴趣的人前去关注。”

  因为对方没有解惑自己的疑问,赵星也不再答复他了。

  哪知道那人再后来是又发了一个帖子:“对于这株还未被人类所认知的新物种,各位网友都可以关心一下,有谁见到了请拍个照,并请联系相关邮箱xx,一经证实是新发现的物种,我们会帮你申请相关的奖励。”

  赵星已经明白对方对这种‘双花草’也是非常有兴趣,虽然不明白对方的意图到底何在,但对方这种‘把他赵星寻求帮助的帖子、直接转变成只为其谋利的工具’的做法,让赵星很是反感,他当即也回帖道:“有谁如果能够发现这种植物的话,请拍照发到这个帖子里边,至少可以让广大热心观众给你见证一下。“

  此时这个帖子下边是已经跟了不少回帖,有回帖:“怪不得帖主不发照片,原来是当时还没有手机。”

  有回帖:“大家平时都注意一下了,有能够发现这种植物的,那可是有希望拿到发现奖励的。”

  也有回帖:“这奖励的金额会是个几位数的存在?”

  在赵星的新帖发出之后,很快就有人跟帖:“对,有谁发现之后拍个照片发到这里,大家都可以帮你证明‘你是首创’,省得万一出现什么猫腻。”

  ……

  对于这一次那个王师爷给大家传功的经历,赵星也是很有感触,他没有想到在没有功法玉佩的情况下,居然还可以采用这样的传功方式。

  作为申通的代入者,他是真切的体会到了‘被传功时候的那种特别感觉’,这种传功方式的效果,虽然没有直接使用功法玉佩的那种方式更直观、更让人印象深刻,但确实比只凭口头指点的方式要好许多。

  他猜想着,王师爷能够如此顺当的找到正确的行功路线,应该是‘人体的相关经络在进行相关的深呼吸活动’时,其经络会有独特的活动方式;而这种‘独特的活动方式’还能够被打开感知空间的人,通过手指的触及而感知到;对于这个猜想,他自己也想在有机会时,去试着操作一下,至少对于探知感知空间的作用,会更有帮助。

  在见识了齐大勇的手表被遗落下来之后,赵星这一次也算是完全确认了,之前他们在修真世界用来兑换玉佩的手表,肯定是没有再随着他们返回来。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