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908章梁军的足球奇遇——你们小时候见过男孩子打琉溜吗

908章梁军的足球奇遇——你们小时候见过男孩子打琉溜吗

  梁军解释道:“对于我来说,要想把这种定位吊射球踢得到位,就绝不能使出太大的力气去踢,出球速度也不能很快。”

  他接着说道:“这样说吧,我在踢这种吊射球时,关键点不是在‘我的脚尖和足球接触的那一瞬间’,而是在我的脚尖和足球接触之后,脚尖对足球的感受以及后续所施加的影响。”

  梁军郑重其事的继续补充道:“其实在我的脚尖与足球接触的那一时刻,这个足球能否被我这一脚挑起来、以及大概会被挑射到什么位置,我的身体已经大致能够感受到了;这时候足球还没有离开我的脚尖;这时候我再通过屈、伸脚尖,以及脚上继续施加‘维稳的推力’的方式,来给足球施加动力、校准方位,使其能够按照预设要求、到达我所预定的目标。”

  三个女足队员用有些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讲完这一通话的梁军,一时都没有说话;通过梁军的表情,她们感觉着他不像是开玩笑。

  梁军看着对方的表情,也明白自己所讲的这一番话,还真的难以让人听明白,他说道:“可能我的语言组织能力有问题,但我讲的是我的真实感受,你们看看哪里听不明白的,可以问我。”

  岳婷婷问道:“你是说踢那种‘定位吊射球’时,重要的不在于一开始的出脚,而在于后续的脚尖和身体方面对力量的微调?”

  梁军高兴的夸赞道:“对,你理解的正是我要表达的意思,当然,不能说‘一开始的出脚不重要’,这整个就是一个组合动作;一开始的出脚先给出了足球‘大致的初始方向和初始速度’,后续的微调是起到校准方向和球速的作用;没有一开始的出脚起作用,就不可能有后边的细部微调效果。”

  张霞点点头说道:“听起来有那么一点意思,好像咱们踢球时,也有这种情况。”

  梁军启发道:“当远处有足球飞过来的时候,你们都有过用脚背直接把球、大脚踢出去的情况吧?”

  三女都点头表示认可,梁军说道:“当你们用脚背大脚踢球时,肯定不是脚背简单的和足球接触一下就完了,而是脚背和足球之间会持续接触一小会,这期间你们的脚背是不是持续在受力?”

  这一次三女是都点头说道:“是。”

  梁军说道:“这就是我说的‘可以让足球持续受力的过程’。”

  王秀云说道:“你说的这种情况,我顶多是直接起脚垫一下球,我可不敢硬碰硬的去踢,我担心那样会让脚背骨受伤。”

  梁军笑笑说道:“我也得量力而行、不敢硬碰硬的直接去踢,那样就算踢不伤脚骨,也会让脚背有些疼痛难忍;我在这里只是举个例子,就是咱们踢球时,咱们的脚面其实和足球是有一定的接触时间的。”

  王秀云点头表示理解。

  张霞说道:“按照你这种说法,你这种传球的方式还真的不好练习,而且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练成的。”

  梁军说道:“这个主要的就是要练出脚感,肯定得花费时间,主要还是要经常踢球,磨合出这种感觉;哪怕练不出非常精准的传球效果,练出个大概的效果对你们的传球也有好处啊。”

  梁军继续说道:“踢这种定位吊射球,之所以不能射速太快,也是为了给‘精准的微调’留下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张霞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她问梁军道:“你家住的离这里远不远?”

  “不远,出校门后不远就到了。”

  张霞说道:“那咱们边走边说吧,我还说如果你住的远的话,我们有两辆自行车,正好可以捎你一程呢。”

  听得对方如此一说,梁军有些后悔自己‘回答的太快了’,要不然让其中一个女子带着他,或者他骑车带着其中一个女子,也可以增进一下大家的密切关系;不过既然已经话出口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去改话。

  在往校门口行走的路上,王秀云问梁军道:“你刚才说的对射球的微调控制,听起来是很有道理,就是觉得练习起来太复杂,不好落实。”

  梁军想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这主要还是和我语言的表达不清楚有关,不知你们打过篮球没有?”

  张霞说道:“我打过,打的不好。”

  岳婷婷说道:“我上体育课的时候打过,水平太差。”

  王秀云也说道:“我也是上体育课的时候打过。”

  梁军说道:“我篮球打的也不好,我只是想用篮球举个例子。”

  他接着说道:“我们打篮球、投篮的时候,先要在跳起来的时候、用手臂把篮球举起来,然后在投篮的一瞬间,通过手指的联动,把篮球投出去,而最后这手指的联动,才是我们对篮球落点所进行的精准微调。”

  张霞首先点头表示赞同,另两个女子也随即点头。

  梁军然后说道:“我们手指所进行的这最后的微调,就是我们的‘手感’,有些人投篮投的准,就是因为手感好,哪怕在不利位置,也能凭借良好的手感、把篮球投进球篮。”

  三女是先后再次点头。

  梁军接着说道:“我刚才说的精准的吊射传球,和打篮球类似,就是要凭借的我们的脚感,来把球控制到位。”

  这一次,王秀云是直接说道:“哦,我大概明白你要表达的意思了。”

  梁军谈兴正浓的继续解释道:“这里边还有一点,因为我们的脚趾不如手指灵活,所以我在进行这种微调的时候,还要通过全身的动作,来配合着进行这种微调。”

  他举例子道:“比方说,我这一脚要把球穿的远一些,我踢出的脚就会抬得高一些,反之,踢出的脚就会抬得低一些,防止把球穿过了距离。”

  因为担心自己的这番好心解释、会再次的把大家绕晕,他又补充说道:“有一点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踢出的这种吊射球,在距离我米之间时,精准度最高,超过了这个距离之后,偏差越多,我的误差也越大。”

  岳婷婷问道:“你这种精准传球只限于吊射球吗,地滚球咋样?”

  梁军说道:“踢地滚球的话,因为地面的摩擦力大,且不一定平整,而且地滚球还容易被人半道拦截,所以在传这种球时,还必须保持球速快,所以我踢这种球时,没有踢吊射球精准。”

  三女是若有所思的再次点头。

  对于这种精准的吊射传球,梁军一直是把其当做自己的得意技能而沾沾自喜的,而此刻,他之所以乐于把自己在这方面的心得体会、讲解给三女听,也算是想有一个‘彰显自己不凡’的机会吧。

  他接着问了一句:“你们小时候见过男孩子打琉溜吗?”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