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999章陈成的翡翠岛一日游——被窃听了

999章陈成的翡翠岛一日游——被窃听了

  既然是已经处在了平行空间内,而且他们还发现了可以舜即脱离平行空间的方法,他们这些人都不由得把‘目前所面对的状况’,视做了一种游戏场景。

  而他们所急于摆脱的紧张心态,到这时候反而是真的得到了不少放松。

  对于他们来说,在将要面对无法预知的‘消失后的状态’之前,此刻所正在面对的场景,倒是可以让他们自娱自乐一番。

  陈成和‘临时负责人’等四人稍一沟通,几个人就有了决定:由‘临时负责人’及其女伴,前往公交站处去和另四个人交换消息;陈成这边和另两个女子则继续坠在王先生后边观察情况。

  刚才这四个人吃早餐时,都被找的有零钱,所以陈成也不愁没有人赞助‘坐公交车的零钱’。

  陈成三人在跟踪王先生大概10分钟的样子,有2男1女三个便衣人员、已经前来与王先生汇合。

  王先生当时已经是坐在了一辆出租车内,而且是正着急呢。

  因为陈成室友等四人,这时是已经在公交站的位置等了一会车了,他这边为了不被陈成室友他们发现,还不能离公交站太近;好在他能够急中生智,直接拦下这辆出租车、并征用了。

  又好在陈成室友他们需要等待和陈成方面进行进一步的沟通,这会并没有立刻就坐公交车走,使得王先生可以顺利的与来接应他的人员汇合。

  对于新来的这三个民警,他给他们布置了任务后,又把他后来偷拍的‘陈成室友等四人的照片’发给了他们,至于照片中的人物有些只是背影,他也顾不得讲究了,只能让他们根据服装颜色来判断。

  他让其中两个男女去公交站跟上目标人物,另一人是和他一起坐在出租车内,以便应对意外情况。

  说起来这三个民警赶过来时,还是开了一辆车的,但因为是辆警车,反而不适于在这种场合露面。

  再说‘临时负责人’那边,在与陈成室友他们汇合之后,因为没有发现那个王先生进入公交站范围,而且陈成那边也没有发出危险信号,这让他反而能够大胆的和陈成室友他们进行沟通。

  陈成室友在听说刚才和他相见恨晚的那个王先生,居然是官府中人、并且此刻是正在跟踪他时,虽有惊讶和失望,但倒也能够理解人家的立场。

  而且对于王先生推荐采取‘温和的控场方式’的提议,他觉得倒也附和他对王先生的人品、所做出的人设,这一点倒是让他还比较满意。

  至于下一步该如何行动,陈成室友的意思是,他刚换了百十元钱,而他的女同学也换了几十元钞票,他两可以兑换些钱给大家,这样大家都可以先去找大商场去买些纪念品,然后再考虑睡觉的事情。

  ‘临时负责人’一听,当然觉得这是好事了,立刻同意,同时提醒陈成室友‘可以先交换一些钱给他,免得一会没有时间接触’。

  陈成室友迅即把那张100面值的钱币交换给他,陈成室友又把他之前在公交站牌上看到的一个‘海天商厦’的站名,指给‘临时负责人’看,这样两人算是定下了再一个汇合地点。

  这时候,‘临时负责人’的女伴提醒他俩,陈成那边发信号了,有两个跟踪他们的男女已经到岗了。

  随即,他们几人也都认出了是哪两个人正在过来。

  陈成在这方面给他们定下的信号,真的是非常简单:如果跟踪者是男的,就由陈成向上晃动胳膊,每晃动一次,也表示数量为1;如果跟踪者是女的,就由一个女子向上轮胳膊,跟踪者人数也是有轮胳膊次数表示。

  而这种轮胳膊的方式,还真的不会引人注意,这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为了活动身体而晃动一下胳膊’。

  因为‘临时负责人’的女伴,这时的职责就是看着陈成他们的动静,而她自己对于这种有意义的工作又是乐此不彼、聚精会神,所以陈成这边一开始做动作,她这边就立刻精准的观察到了。

  至于为什么能知道是‘哪两个人’,那是因为陈成这边在发完信息之后,专门的又横臂指示了来人的方向。

  而这两人为了尽快的到达公交站,更是急急忙忙的直奔公交站这个目标,就没有想着要在动作上进行掩饰,故而想不被认出来都难。

  而陈成室友在交换出100元之后,他和女同学A身上,还有不到80元本空间钞票。

  至于陈成这边,为了避免万一被王先生认出自己,他们是在王先生的出租车跟着陈成室友他们所坐的公交车离开之后,才去公交站与‘临时负责人’及其女伴汇合。

  他们是坐同一路的下一趟公交车前往目的地。

  对于正在进行的现实游戏,他们几人是都觉得即好玩又有意思,并且是有所期待,此刻反而都不太瞌睡了。

  让陈成感到有些不尽如人意的是:他没有考虑到那个王先生会乘坐出租车,而他又不具备使用出租车继续跟踪对方的能力,那么后续还会有谁和这个人碰头,他就无法得知了。

  等他们到达目的地下车之后,很容易的就看到了‘海天商厦’的位置。

  下车后,他们还是采取的‘临时负责人’及其女伴先去‘海天大厦’的位置,陈成和另两个女士则是落后他两30多米。

  从‘海天大厦’的最近入口处、进入大厦的商场之后,‘临时负责人’不但很快看到了在附近转悠的、那两个电影学院女生,同时也看到了跟踪他们的那个女子。

  ‘临时负责人’带着女伴直接过去和电影学院女生打招呼,表现的像是熟人在商场内偶遇一般。

  电影学院女生A这时候和他两说道:“又发现别的跟踪者了,不知道一共有多少人。”

  因为已经把目前的行为当成了一种游戏模式,对于到底增加了多少跟踪者,‘临时负责人’是真的不在意,并且是没有压力,他直接说道:“正好我们和陈成也商量了,这里的东西咱们买了之后不见得能带走,你们可以考虑买些吃的品尝一下。”

  电影学院女生A初听这话还有些迷惑,随即就表示理解的‘哦’了一声,她这会也猜到了:既然他们自己的东西都得被随身带走,那还真有可能‘无法带走这里的东西’。

  ‘临时负责人’接着说道:“在我们刚才下车的公交站处,有个10路车是到‘人民公园’的,你们看看咱们几点钟在公交站碰头,到时候一起去‘人民公园。”

  电影学院女生A看看手表说道:“现在10点半,咱们分在公交站汇合吧?”

  “好。”

  让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以为自己的这一通谈话很隐蔽,不会被人听到;但由于有了新的跟踪人员的加入,并且这新的跟踪者还携带有窃听装置,因而他们的谈话,是已经被窃听了。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