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1012章陈成的翡翠岛一日游——脱身

1012章陈成的翡翠岛一日游——脱身

  递出手机后的陈成,在坐回到自己先前面向对方的船位后,发现在其室友遗落的一些物件中,有一个纽扣状的物质。

  出于好奇,他伸手捡起开始查看。

  而牛局长耳麦中的喊话,顿时也提醒到了牛局长,使得其随即又想到了另一个现实问题:做为以顾问型观察员身份进入现场中的他,身上可没有配置那种专用摄像头。

  而他随手看了一眼,就发现这陈成手机相册中的照片,数量有个600多张,假如用手机来一张一张的翻拍,不得浪费很多时间,单只看起来还有一些电量的陈成的手机,也不一定经得起这样的耗时。

  何况,还不这样所挥霍掉的时间,会否浪费掉陈成能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有效时长了,只从其翻拍出的照片的清晰度及效果来看,也明显会不如在摄像头下的拍摄效果。

  牛局长这时是客气的询问道:“陈,我能拍摄一下你相册里边的照片么?”

  陈成一笑道:“可以,只要别把手机拿走,手机里边的东西你想拍摄什么都校”

  然后他摆出些好奇的表情、拿着手中那个玩意询问道:“牛局长,这个纽扣状的是什么东西?”

  牛局长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事情是这样的,因为之前怀疑你们有人在使用假钞,所以为流查你们,我们有人在你们的身上放置了窃听器,希望你能够理解,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

  陈成表示理解的道:“理解、理解,换做我是你们,也会这样考虑的;主要还是我们那边的钱币中,有些与你们这边的钱太相像了。”

  牛局长点点头后对陈成道:“能把那个窃听器扔给我么?那个东西你拿着也没啥用。”

  “可以。”

  陈成随手把窃听器轻飘飘的扔向对方,这玩意看着也挺结实的,既然对方让扔,他倒不担心这玩意会被摔坏。

  而牛局长的身手似乎也挺敏捷,他只是随手一伸,就把窃听器轻巧的抓在手郑

  只见他随即对着手中的窃听器道:“我是老牛,让人送一个摄像头过来。”

  其实他这么做的目的,主要还是做给陈成看的;这一是向陈成表明,他自己的与陈成面谈,本不在计划之中,纯属他个饶任性之举;另外一点,也是让陈成知道,一会会有人过来送东西,免得陈成在没有心里准备的情况下,万一会有什么不可预料的过激反应。

  不过也正好是有了陈成的如此一问,让他可以大大方方的出‘让人送东西’的话语;假设陈成对此有什么异议,他正好可以讲出‘为了节省手机电量及双方时间’这个理由。

  而如果不是陈成发现了摄像头,他原本是要对着自己的耳麦用暗语话,让人送摄像头过来的;只是如此一来,当有人过来时,他还得多费口舌去主动和陈成解释,免得让陈成认为他是在‘坏规矩’。

  此刻看到陈成对此并没有异议,牛局长又面带期盼的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陈,要不我还是坐到你那个船上吧,这样咱们交流起来也更方便些。”

  陈成连忙道:“这还是算了吧,和你这样的大人物坐的太近的话,我是真的很紧张,咱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陈成接着转移话题道:“要不这样吧,你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等我下次再来你们这的时候,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到时候咱们已经是熟人了,你想问什么都行,我还希望着到时候有人请我吃饭呢。”

  他这么随机应变的一,原本只是想转移对方话题,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自己这样的辞,应该会让对方提升对自己的期望值,这就更有可能约束住对方‘对自己动粗’了。

  牛局长一听这话,倒真是挺在意,谁能保证这陈成下次不会再来呢,彼此之间结个善缘,绝对是大有好处的。

  他当即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陈成,在看到陈成听到自己的号码之后,虽然是‘嗯’了一声,但并没有实际性的记录动作,他的表情不由得显示出一些疑惑。

  陈成看出这一点之后,是连忙道:“我的手机在你手上,我没有地方记,不过我的记性很好,我已经记住了你的手机号码,回头我会保存在我的手机上。”

  完这些,陈成还又专门的复述了一遍对方的手机号码,这算是打消了牛局长的疑虑。

  这个问题刚告一段落,牛局长的耳麦中,也开始传来指挥部那边所告知的‘有关钞票样本消失’的最新信息。

  这个信息是在向他解释那些被消失的钞票,还真的是具有属性的;经过查证确认:首先消失的是从那个女子手中所换到的钞票,接下来当那个男子消失的时候,从这个男子手中所换来的钱,也随之消失,而且是在查点钞票的人员手中直接消失的。

  至于这个消息到来的时间,为什么显得有些之滞后,那是为因为指挥部查询检查结果时,是电话联系的专业人士的领导,而这领导又需要去电话联系现场的实际操作人员;而且为了保证这件工作的慎重性,领导还特意要求:必须两人同去查证。

  然后查证的结果还得再通过中转、把消息告知指挥部,这些都需要花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去实地查点钞票的两人,事先没有对‘物品这玄幻的消失方式’有心里准备,因为他们并没有被告知这些秘密,所以当目睹几张纸币在他们手中突然消失的时候,其中一人还差点的被吓出心梗。

  就这还是查验人知道‘事情重大’,在确认被惊吓的同伴不会有大碍之后,立刻把分两个批次消失的钞票种类进行了汇报;同时也亏得那个换钱的国安局老王,记得这两拨钱币的出处,故而能够快速判断出‘两拨钱币的各自归属’。

  当然,指挥部那边在把‘钱币的归属性问题’向牛局长通报时,只是告知结果及他们那边的一些分析判断,不会去涉及其它无关紧要的琐碎问题,但也总归是要花费一些时间的。

  而也就在指挥部那边开始向牛局长通报这些问题的时候,拱桥上方已经有传递摄像头的外勤人员到达。

  牛局长在接到桥上扔下的摄像头之后,原本他是准备把摄像头及陈成的手机都交给女部下去接手的,可因为他现在正在听取指挥部转达的信息,如果手头没有事干的话,那可就显得有些怠慢陈成了;于是他在听着耳麦的同时,先把摄像头给自己装备好,然后是拿着陈成的手机开始一心二用的翻页。

  在他想来,这个通告不会花费多长时间,待他听完通告后,再把手机连同摄像头,交给手下人去操作也不迟,那之后他就可以继续和陈成深入讨论问题了。

  在他这会的心里,其实也有点埋怨指挥部那边:既然已经是光明正大的送来摄像头了,为什么不能多送一个来呢,这样不是就可以有一个专业摄像头、去代替手机拍摄陈成了么。

  他这个埋怨还真的是冤枉指挥部那边了,因为这次的事件发生的太过突然和仓促,指挥部那边一共就给现场配置了一个微型摄像头;那种远程摄像和监听的高端设备倒是也配置了一个,可由于陈成这会是躲在了桥洞内,那套高端设备还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摆放位置。

  也因此,事后针对现场配置的微型摄像头太少的问题,指挥部还被上级单位狠狠的追究了一下责任。

  再眼下,这牛局长在听完了指挥部那边‘有关钞票的消失情况及相关推测’时,原本准备移交摄像头及陈成手机的他,因为所拍摄的内容中正好显示的是那个旅游团的人乘坐那个‘被消失的游艇’的情况,因为照片中还拍摄有不少沿途风光,不免得引发了指挥部那边有关游艇的热议。

  而牛局长也就不免得被勾起了更多的好奇心,忍不住也想多看一会这方面的照片。

  由于他翻阅照片的顺序是倒着来的,而陈成在这次旅游中,还真的是拍摄了不少照片,以至于给自己进行了延时的牛局长,当照片刚翻阅到‘游艇出港前的码头风貌’时,手机突然在他手中虚化,他手中也已经没有手机的物质感了,这时他意识到:“要遭。”

  当他迅疾看望陈成那边时,只看到了陈成虚化后的尾影,陈成当时是闭着眼睛,脸上连一点歉意的表情都没有,然后是完全消失。

  牛局长这会是真的想对着自己的手下大吼,可随即他就想到,这事还真的不能怪两个手下,责任完全在他,是他自己疏忽了。

  他的两个手下倒是看到陈成因为无所事事而闭上眼睛休息的状态,但她们并没有想到‘这是陈成要消失的征兆’,因为她两对整个事件知道的并不多,牛局长在给她俩安排任务时,只是让她们多做少问,并且对于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也没有对她们进行告知。

  而她俩虽然也是目睹了前两个饶消失,但陈成不是信誓旦旦的对牛局长表示‘他在离开前一定会事先告知’么,她俩这时候的任务,只是做好‘牛局长命令的执行者’。

  对于陈成来,他也没有想到牛局长会由于忙着拍摄手机而暂时忽略了他,这在他来真的是个机会,至于手机还在对方手上,他这时已经完全的不在意。

  能顺利的脱身那是最好,如果回到自己的世界之后,自己是落入了水中,那手机放在哪里都是一样,如果自己是落在了陆地上,他觉得手机肯定也会落在自己身边,到时候肯定还能找到。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