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进化与传承 > 1017章穿越‘大地星’——我可不想因此犯法

1017章穿越‘大地星’——我可不想因此犯法

  高个男对那个五十多岁老汉使个眼色之后,与另外三男先往人群外走去。

  那个最先被李星月放倒的男子,这时候也已经主动的捂着腰站立起来了;由于另四个男子的被放倒,充分的吸引了观众的眼球,大家都自动的绕过他躺倒的地方,去围观那更能扣人心弦的所在。

  当自称他老婆的那位,也将关注度转移到‘其他人与章小飞的纠纷’时,李银月等女子也在赵星的暗示下,离开了人群,以至于这位躺倒之人就看不到‘肇事’之人了。

  所以他那时是彻底的躺不下去了,连忙站起来用目光寻人,至于捂住腰的动作,那是要为自己的受伤做个备份,这是个方便索赔的由头。

  然后他就发现是真的让‘肇事之人’溜掉了,虽然他能够肯定章小飞与那个女的是一伙的,但既然他们依仗为武力依托的‘四人组’都不敢去招惹章小飞了,他和自己的女伴档对了一下眼神之后,也决定放弃索赔,省得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而那个被高个男临走时递过眼神的老汉,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含义:这后边的善后大局,就得靠他倚老卖老的出面维持了,毕竟他们还得顾全团伙在观众面前的观感,不能让人明显的看出来他们就是一伙的。

  于是他这时候看向那个‘之前被章小飞打过手臂的女子问道:“这个大妹子,你再感觉感觉你的胳膊咋样了?”

  因为事关自己的胳膊,那女子在这期间也一直在惦记着自己的胳膊呢,她自己虽然从来没有遭逢过‘被骨折的伤情’,但骨折的意思她还是明白的,所以她在这期间也确实是一直在以各种可能的方式,来感受自己的胳膊‘是否被骨折了’。

  当那个男性同伙这时询问她的伤情的时候,她已经判断出‘自己的胳膊确实没有发生骨折’,而就在她准备回答询问的时候,那个之前在人群中替她打抱不平的男子是又发话了:“你别怕他,如果胳膊真的受伤了,他必须得给你治。”

  这番话还真的让那女子为难了,她虽然很想借此机会从章小飞身上搞点钱,但按照她的生活阅历,她也能够看清楚‘章小飞绝不好惹’。

  何况那个中年男子说的话也不清楚,只说自己的胳膊受伤了,必须让那凶徒负责治疗,但如果自己没有骨折的话,算不算得上受伤呢?过后如果那凶徒向自己索赔的话,自己能抵挡的住么?

  她这会觉得那个发声架梁子的人,干事太不朗利,头脑也不清亮;如果他敢先出面向自己保证‘所有后续麻烦他都一力承担’,或者早点的秀秀肌肉,证明他能够摆平这个凶徒,那才是‘真爷们所为’;那她自己也敢要求‘去医院检查’,也会在心里边真的感谢他。

  可此刻的状况,还真的是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她是真的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因为是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她这会就都没有再去看那个同伙老汉的脸色,直接对着那个声援她的中年男子大声说道:“谢谢这位壮士了,我这会感觉胳膊没有骨折。”

  那男子又大声接了一句道:“肌肉扭伤也是受伤,应该让这人给你治病。”

  章小飞在他们这番对话期间,始终就没接腔,只是以不屑的表情、等着看事情如何发展。

  这女子稍有犹豫之后是再次回答对方道:“谢谢你了,我的胳膊肌肉也没有扭伤,不麻烦了。”

  那男子顾盼自若的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待这女子转头看向那个同伙老汉的时候,发现对方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这让她突然又有了一个灵机一动的想法:“别是那个声援自己的男子,也是个托吧,要不然没理由在这个地方会出现两个这么牛逼的人物啊;搞不好对方就是要引得自己上钩,然后再趁机向自己索赔吧。”

  这时候她真的有一种庆幸的感觉:“幸亏自己够小心,江湖真的是很凶险啊。”

  她同时也下定决心:“一会得留在这里,看看这二位到底会咋么争斗。”

  就在那团伙老汉欣慰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走吧,咱们这几个多管闲事的老家伙也该撤场了’之后,人群中突然有五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冲进来,其中一个手执菜刀的男子是大声嚷嚷着:“他妈的,是哪个滚蛋敢打我妈?”

  这场面让那个被章小飞打过胳膊的女子也很意外,她连忙吼道:“大宝,你们来干啥,我这边没事。”

  虽然她不喜欢让儿子参与进自己的这个专业工作,但要是在换做在平常,她或许这会应该会感到高兴,可此刻她却万分的不想自己的儿子介入到这件事情中;她这会已经本能的意识到:自己的儿子肯定惹不起面前这个凶徒,她就这么一个独生子,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涉险。

  她这么一吼,倒真的让他的儿子有些莫明其妙,但他的儿子依然是乘着盛怒、与自己那四个伙伴来到近前说道:“我刚才听到说有人打你,就和几个伙伴赶过来了。”

  在他们几个冲进人群的时候,这边碰瓷团伙中的其他几人,就连忙的撤远了些,因为他们都害怕‘被无下限的打斗所殃及池鱼’,倒是也有相熟大妈出声相劝道:“大宝,别冲动。”

  但这么说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的一个姿态,她们并不敢到近处去劝阻,谁知道愤怒的年轻人有多少理智呢。

  而赵星这时候也和周围的观众、一同又往后退了退,为双方提供更广阔的展示空间。

  这时候被剩在场地中的,除了新进场的五个男青年之外,就是章小飞和那个大妈了。

  因为场中只剩下章小飞这个外人,他自然的成了众矢之的,那大宝这时候就是怒视着他,其他四人也成扇形包围了他。

  要不是这会有那大妈在他身前维护着他,要不是他自己这会也表现的超淡定、仿佛他自己就是个局外人一般,那大宝等人至少就要试着对他动手了。

  进一步说,如果不是此刻那大妈在场中碍事、使得他们担心误伤,那五个人摆出的阵型,就应该是完全的把章小飞包围在其中才合理。

  在这五个人中,除了大宝是握着一把菜刀之外,还有两个人是一人提着一个米巴长的擀面杖,另一人是双手握着一把铁锨,剩余的两人是赤手空拳。

  在大妈不知所措的试图拦截大宝时,章小飞似笑非笑的对距离自己不到2米远的大宝说道:“你拿着菜刀,是不是想杀人?”

  大宝提刀怒问道:“是不是你打了我妈?”

  赵星这时在人群中是大声发问道:“如果是在正当防卫中反杀了对方,算不算防卫过当?”

  这一声把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没有想到有人在这种场合敢这么问,如果这一次真的有人命案出现,这么出声的人‘妥妥的一个教唆罪是跑不了的’。

  而对于这个答案,场面中的人一般也不敢回答,这可是很容易让人粘上官司的大是大非问题。

  这时的赵星,也是自然的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他对这种关注度倒是混不当回事,站在那顾盼自雄;而其此刻的风采,倒是和场中的章小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两人似乎都不把‘杀人’这个话题当回事。

  那新入场中五人,在被赵星这番话惊呆的同时,气势也是为之一顿;手中持刀的大宝这时心中的那份踌躇自是不必多说,毕竟他拿刀过来主要也是为了威慑对方,其主要目的也只是想殴打对方一顿。

  至于他那四个同伴,此刻的踌躇那是更不必说,他们能跟着大宝一起来,纯粹是冲着伙伴之间的情面,但犯不着来玩命。

  之所以是拿着擀面杖和铁锨,也是大宝从家里为其提供的器械;而原本他两的打算,也就是带着武器过来,可以更好的打个顺风顺水的架,而且大宝这边占着理呢,就算是持械殴斗,也不会受什么责罚。

  可眼下面对的,是有可能因此丧命、或者会摊上大官司的情况,这让他俩都是十分的后悔,在羡慕另外两个同伴‘由于没有拿到仅剩的两个器械、而不用承担大风险’的同时,他们也很焦虑‘该如何体面的处置手中已有的器械’。

  因为是站在场中,他们五人看向周边的视野更开阔,在赵星出声的时候,他们就都是怒视向了赵星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戳心之人’的位置。

  然后他们是都发现,那人是完全的一副目中无人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把他们这个持械团伙放在眼里的意思。

  然后他们就发现,那个戳心之人和面前所对之人的风格还真的有点像,那人似乎在背上也背着一个旅行包。

  如此说来,这两人很明显是一伙的,作为同伙的对方居然一点也不担心场中伙伴的情况,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章小飞在赵星发问之后,他就没有再去接大宝的话,他想听听场中能有人解答赵星的提问,他非常希望能够依法行事,免得事后被人诟病。

  也因为没有人立刻进行解答,章小飞不能让其冷场,他接着大宝的话回答道:“你问我是不是打了你妈,我的回答你肯定不信,我也不屑于去回答,你大可以向别人求证;不过我很好奇,你们这又是拿菜刀,又是铁锨,又是擀面杖的,能告诉我‘你们是准备干啥用的么’,这样我也好有个准备,免得我万一防卫过当,我可不想因此犯法。”

看过《进化与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