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22章: 家人惨死

第22章: 家人惨死

  一声令下,刚才还在奋力开火反击的将士们迅速改变战术,一分为二,一半人停止了开火,检查弹药,另一半人继续开火,将陡坡上面所有角落封锁,很快,一人低声吼道:“换弹匣。”

  马上有人冲上去,接替对方位置,奋力开火,继续火力压制陡坡上方,不给敌人任何机会,其他人打空了弹匣也大吼一声,马上有人补位,确保火力持续压制,换下来的人迅速更换弹匣后警戒,直到同伴打空弹匣后马上补位。

  火力持续压制战术将陡坡上方全方位封锁,上面的敌人没丝毫机会开火反击,但这种战术有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弹药消耗太快,太大。

  冲上山坡的杨正并不知道这些,心急如焚,三步并作两步,恨不能马上冲上去,刚冲了几米,就看到黑豹从地上爬起来,弓着身体朝上面狂冲,敏捷如狸猫,看不出受伤的样子,杨正眼前一亮,松了口气,赶紧追上去。

  陡坡虽然不好走,但并不是很高,黑豹很快就冲上去,一边通过耳麦和战友们联络,等快冲到山顶时,灰狼等人停止了开火,一副弹尽粮绝的模样,而黑豹则紧缩在陡坡路口附近的一个位置,举枪瞄准了上方。

  等了片刻,一颗脑袋探头出来,杨正看得分明,正要提醒,就听到一声微弱的枪声响起,在寂静的夜黑隐约可辨,紧接着惨叫一声,一名毒贩身体从陡坡上面直接翻滚而下,杨正一惊,就看到黑豹敏捷的冲了上去。

  “好强!”杨正暗赞一声,赶紧追上去。

  很快,杨正冲上陡坡,看到上面躺着两具尸体,走进一看,正是毒贩,再看黑豹已经冲上去,赶紧跟上,前方就是石头村的入口处,隐隐有声音从围墙里面传来,冲天的火势格外显眼。

  “王八蛋。”杨正狂怒,加快速度往前冲。

  “哒哒哒——”忽然,两道火力从入口处扫射过来。

  杨正大惊,见黑豹一个飞跃倒地,赶紧也跟着卧倒,抬头一看,见黑豹摸出一个东西奋力丢了过去,黑乎乎的东西精准的落在门口,轰——的一声炸开,大石头垒砌成的围墙非常坚固,并没有被炸坍塌,但两道疯狂扫射的火力不见了。

  这时,黑豹爬起来往前冲,在夜色下放佛出击捕食的野豹,速度很快,转眼间冲到入口处,正好有人探头出来观察,被黑豹一枪爆头,身体瘫倒在地,黑豹一个箭步冲上去,贴身靠在围墙上。

  杨正大喜,赶紧爬起来往前冲,卯足了劲,脚下生风,或许是生死关头,或许是救人心切,潜能爆发出来,速度比平时快了许多,双手紧握着枪,眼睛赤红,嘴里更是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啊——”

  黑豹见杨正这是要用自己的命来吸引敌人注意,大急,怒吼道:“趴下。”

  这时,一名毒贩从石门内将枪伸出来,黑豹在旁边看得真切,顾不上危险,一个翻滚从地下进了石门,人在滚动,抬枪就打,总算抢先一步开火,干掉了这名毒贩,身体继续翻滚两米左右,没有马上爬起,而是趴在地上观察四周。

  这时,急眼了的杨正也冲到了石门口,心里满是家人的安全,学着黑豹的样子从地下翻滚着进了石门,也不管为什么这么做,来不及起身就看到许多房间烧起来了,火势冲天,地上到处都是村民的尸体,在火光映照下,触目惊心,大骇,爬起来就跑,一边焦急地大喊道:“阿爸,阿妈——”

  “不好。”黑豹见杨正情绪失控,大惊,赶紧追上去,一边通过耳麦和其他人联络,汇报看到的情况。

  “哒哒哒——”忽然,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枪声。

  恐怖的子弹呼啸而来,打在杨正身边,没入泥土中,簌簌作响,惊险无比,杨正心中满是父母安危,什么都顾不上了,狂冲而去,也亏得如此,速度比平时快了很多,子弹才追着脚后跟扫射,没能打中。

  黑豹正好追上来,看到这一幕大惊,抬手就是三个急促的点射过去,黑暗中的枪哑火了,黑豹看不清情况,也顾不上去查看,赶紧追上杨正,就发现前方院子有人冲出来,就要对杨正下死手。

  “嘭嘭嘭——”黑豹赶紧抢先开火,一道道急促的点射过去,将两名射杀。

  杨正心急如焚,脑子一片混乱,疯狂的冲进院子,着急的大喊道:“阿爹?”

  房间里静悄悄的,没人回答,透着诡异,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急红眼的杨正并没有留意到,就像一头急红眼的公牛犊般冲进房间,猛的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借着油灯看得分明,正是阿爹,身上在冒血,已经死透。

  “阿爹——”杨正大骇,感觉整个天都塌下来了,疯也似的冲上去,一把将阿爸抱在怀里,全身发抖,定定的看着自己父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夹杂着浓浓的不甘和愤怒。

  “啊——”杨正仰天怒吼,声音悲切,直耸夜空。

  这一刻,天地变色,无尽的冷意弥漫杨正身体四周,那是对毒贩的恨,也有对自己的恨,恨自己无能,没本事杀掉所有毒贩保护家人。

  这一刻,夜色如霜,冰寒的气息弥漫开去,周围空气放佛都凝冻了一般,就连艺高胆大的黑豹冲进来,也被这股冰寒的杀气吓了一大跳,本能的闪开躲避,还以为房间里有什么高手,待看清楚情况后内心大震,被杨正冲天的杀气惊住了,赶紧和灰狼联络,汇报情况。

  这时,杨正猛然想到了什么,放下阿爹,连滚带爬的冲进里屋,状若癫狂,一边焦急的连声喊道:“阿妈?阿妈?阿妈——”

  里屋的老旧床上躺在一个人,被子已经被子弹打的稀烂,鲜血将被单染红,触目惊心,杨正感觉心猛地一阵绞痛,眼前一黑,身体轰然倒下。

  终归还只是个少年,连续三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加上沿路逃亡,和毒贩斗,和野狼群斗,神经绷的太紧,看到父母惨死,一切努力白费,整个世界轰然坍塌,碎了一地,气血直冲脑顶,再也坚持不住。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