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41章: 拼命训练

第41章: 拼命训练

  早饭过后,兄妹俩如往常一般回到房间,正准备继续训练站姿,林参谋急匆匆回来,神色匆忙,手里拿着两本小册子,进屋后歉意的笑道:“一会儿我要出去办点事,今天没有太多时间教你们。”

  “没关系,您忙吧,我们自己练。”杨正赶紧客气地说道。

  “一个多小时后走,这样,我这一个多小时教你们军礼,内务,这本小册子上面是内务条令,你们休息的时候自己看看。”林参谋说着将两本小册子分别发给了兄妹俩,一边继续说道:“册子里面的东西对每个军人来说很重要,一定要记牢,背熟,不允许犯,否则后果很严重。”

  “记住了。”杨正兄妹俩赶紧答应道。

  “行了,内务条令是常规纪律,没有特别要求,只要用心去做,都能够遵守不犯错,你俩别担心做不到,我先教你们军礼吧。”林参谋说着行了个军礼,一边继续说道:“军礼是军中的礼节,包括举手礼、注目礼、持枪礼,必须掌握。”

  “我想,您这个是举手礼吧?”杨正好奇的问道。

  “没错,根据内务条令第五章礼节第七十三条,着军服戴军帽或者不戴军帽,通常行举手礼;携带武器装备不便行举手礼时,可以行注目礼;举枪礼仅限于执行阅兵和仪仗任务时使用。”林参谋解释道。

  “这本小册子上面都有?”杨正追问道。

  “没错,上面都有详细描述,是每一名军人的行为规范,所以你们一定要记住,比如称呼,军人之间通常称职务,或者姓加职务,或者职务加同志。首长和上级对部属和下级以及同级间的称呼,可以称姓名或者姓名加同志;下级对上级,可以称首长或者首长加同志。在公共场所和不知道对方职务时,可以称军衔加同志或者同志等等。”林参谋解释道。

  杨正好奇的翻开小册子,林参谋打断道:“回头再看,先听我说,举手礼是右手迅速取捷径从胸前抬起,右臂与肩同高,前臂、手掌呈一条直线,五指并拢,掌心稍向外翻三十度。戴帽时,右手中指贴于帽檐外2公分处。不戴帽敬礼时,中指微贴太阳穴。”

  说着,杨正再次示范举手礼,杨正和阿妹赶紧效仿,林参谋给两人规范了一下动作要领和标准,见有个样子后说道:“你俩相对站立,相互敬礼,找错误并纠正,这样有助于加深理解和训练,回头你俩也照这个办法练。”

  两人赶紧答应一声,相对而立,轮流敬礼找错误,遇到不确定的错误马上找林参谋来评判,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了,林参谋见掌握的还行,只要以后多练习就问题不大,便打断道:“好了,举手礼回头再练,下面教一下持枪礼。”

  “没有枪能练吗?”杨正好奇的追问道。

  “可以。”林参谋马上做了个握枪的动作,解释道:“持枪礼就是右手持枪,左手握拳平举于胸,这个简单一些,但要练出气势也不容易,总之一句话,军礼中的举手礼、注目礼和持枪礼都必须要有气势,软绵绵的,动作走形都不行。”

  “记住了,动作要规范,标准,还要有气势。”杨正赶紧答应道。

  “没错,你们能理解最好,先练练看。”林参谋欣慰的回答道。

  兄妹俩赶紧假装握枪,行持枪礼,林参谋见动作很不规范,赶紧纠正,然后让两人继续重复训练,半个小时左右,见两人基本掌握了动作要领后打断道:“时间有些赶,先这样,下面说一下内务。”

  “什么是内务?”阿妹好奇的追问道。

  “军人是一个集体,追求的是整齐划一,无数人就像一个人,所以,内务主要包括集体生活室内的日常事务,穿衣漱洗、整理床铺、按规定放置衣物、做清洁卫生等,我给你们示范一下。”林参谋说着看看房间。

  杨正和阿妹好奇的后退了些,只见林参谋上前去,不一会儿工夫,散乱的被褥就被叠成了豆腐块,床单被拉直,鞋子摆正,衣服记下就叠好,摆放的整整齐齐,看得杨正兄妹俩目瞪口呆,房间还能这么收拾?

  不一会儿,林参谋将杂乱无章的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焕然一新,摆放有序,杨正感慨地说道:“林参谋,不怕您笑话,我们山里人不讲究,什么东西都乱丢,乱放,和这简直没法比。”

  “军队有军队的规矩,军人有军人的规矩,既然你们想当兵,就必须按军队的规矩来,这种内务看似无关紧要,但每天做能锻炼人的意志力,你们可以把整理内务当成是一种意志力的训练,能坚持下来很不容易。”林参谋笑道。

  “明白了。”杨正赶紧答应道。

  “军礼、内务大概就这样,剩下就靠自己练了,至于内务条令,这个需要你们抽时间背诵,记住,一定要每条都记下,免得将来犯错。”林参谋提醒道。

  “记住了。”杨正感激的答应道。

  “面对长官命令,你应该回答,是!”林参谋笑呵呵的说道:“好了,你还不是军人,不需要太在意这些,但必须记住这些,一旦成了军人,这些知识能帮助里尽快适应身份,你们练着,我先走了。”说着朝外面走去。

  林参谋说走就走,雷厉风行。

  杨正兄妹赶紧相互监督和协助,练习刚才所学,练累了就看小册子,休息好了站军姿,再练习前后左右转和敬礼,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失。

  晚上熄灯号响起,杨正兄妹俩也上床休息,迷迷糊糊中,杨正醒来,见阳台上站着一个人,不由大吃一惊,猛的清醒过来,定睛一看,有些熟悉,赶紧揉揉惺忪的眼睛再看,是阿妹,正在练习站军姿。

  杨正醒悟过来,内心一痛,阿妹不过十三四岁,无忧无虑的年纪,为了尽快掌握军事技能,为了不成为拖累,居然半夜偷偷醒来加练,杨正鼻子一酸,心里面堵得慌,不忍打扰,生怕阿妹难堪,轻轻躺下。

  夜色沉重,杨正的心也沉重无比,盯着天花板久久无法入眠,石头村的惨烈放电影一般浮现在脑海,难以平息。

  感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打赏!有票的继续投给老狼,谢谢。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