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98章: 关进牢笼

第98章: 关进牢笼

  人世间最大的折磨莫过于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摧残,出师未捷的懊恼不说,现在还被关押在未知的监狱里,生死难料,就连睡一觉都不能,这份折磨令人狂躁,憋愤,意志力不够的人非被逼疯、崩溃不可。

  杨正经历了父母被害,村民惨死的痛苦,意志力超乎常人,加上性格乐观,很快调整好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不能坐着睡,那就站着睡好了,站了个军姿,闭上双眼休息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正发现自己不仅不困,反而精神了许多,身上暖洋洋的,很放松,伤口愈合的酥痒感很明显,恨不能挠几下,但杨正拼命忍着,把这种感觉当成了意志力的训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铁门响起,门下方打开一个小孔,有人将一个盘子推了进来,拿走了放在旁边的空盘子,是来送食物的,杨正看到食物顿时感觉饥饿感涌上来,收了军姿,拿起食物就吃。

  粗糙的大米饭,上面是水煮的土豆,没有油腥,味道极差,但杨正强忍着一口口嚼碎了吞咽下去,活着才有希望。

  吃过饭,略作休息,杨正看看四周,狭小的房间空荡荡的,没东西阻碍,倒也方便训练,没有器械,空手一样可以很好的训练、俯卧撑、仰卧起坐、单双腿深蹲、平板撑、利用墙壁单手倒立等等,都是很好的训练方式,能够达到对身体每一块肌肉的高效训练。

  而哥萨克跳、变距俯卧撑、蹭墙穿针跳、全旋跳跃、跪姿打挺,俯卧打挺等等,都是利用有限的狭窄空间做爆发力训练,包教官为了杨正兄妹俩更好的学习酷跑而传授了这些训练技巧,动作都很简单,但要想做好,做到位不容易。

  左右无事,杨正活动了一下身体训练起来,不一会儿工夫就全身都是汗了,干脆将衣服脱掉,光着身体继续训练,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继续训练,强迫自己别闲下来,免得胡思乱想。

  一个人在狭小的囚室里最容易胡思乱想,而训练是最好的排解方式。

  接下来的日子里,饿了有人准时送饭过来,困了就将衣服垫在地上坐着眯一会儿,休息好了继续训练,不让自己闲下来瞎想,时间在训练着悄然流逝,杨正根据送饭的次数估摸着过了七天,大铁门中间部位被打开了一个孔。

  有军警喝令杨正上前来,先将双手从打开的孔伸出去,在外面戴上手铐,然后要求后退几步,大铁门打开,一共四名军警,其中两名军警冲进来,押着杨正朝外面走去,另外两人跟在后面戒备,都佩带了武器。

  杨正不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问了也不会说,干脆保持沉默,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房间,被勒令脱光了身上所有衣服裤子后,被粗暴的推了进去,房间很小,上面喷出大量冷水来。

  没多久,房门打开,有军警将一些白色的粉末洒在杨正身上,杨正以为是石灰,大惊,赶紧闭眼,等了一会儿,房门再次关上,上面再次喷水,将白色粉末冲刷干净后房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打开。

  有军警丢过来一套囚衣示意穿上,杨正没有接过囚衣穿了裤子,然后扬了扬手上的手铐,马上有人上前来,打开了手铐,其他几名军警则如临大敌一般盯着杨正,并拉开了些距离,杨正暗暗估算了一下,冲不出去,不得不暂时放弃反抗。

  穿上衣服后,军警示意杨正走在前面,缓缓朝前,很快来到一条通道,通道两侧全是铁笼,里面关押着许多囚犯,囚犯们兴奋的敲打着铁笼,怒吼着,发泄心中的怨恨,就像一头头被关押在铁笼子里的猛虎。

  杨正留意看了一眼,这些囚犯和上一次看到的那些绝望、萎靡的囚犯不一样,充满了暴戾气息,身体看上去也很健壮,惊疑起来,很快,军警让杨正停在一间牢笼门口,一名领头模样的人上前去,喝道:“都退后。”

  面对冰冷的枪口,牢笼里面的囚犯不得不后退了些,这名领头模样的人用钥匙打开了门锁,推开铁门示意杨正进去,杨正谨慎的看着牢笼里面的人,一共三个,其中一个上铺空着。

  “进去——”一名军警不耐烦的吼道,一脚踹了过来。

  贸然反抗只会被乱枪打成筛子,杨正不得不忍一时之辱,进了牢笼,大铁门被重新关上,上锁,领头模样的军警用警棍敲打着大铁笼威胁道:“都老实点,不许欺负新人,否则有你们好看。”

  牢笼里的人赔笑着连说不敢,但杨正分明感觉到了其中一人不同寻常的意味,暗自戒备起来,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对方一眼,足有一米九的个头,壮实的像头牛,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三角眼闪烁着一抹凶狠的冷光。

  军警相互交换了个眼神,满意的离开了。

  刀疤壮汉一个闪身挡在杨正前面,冷冷地说道:“小子,怎么进来的?”

  “杀人!”杨正假装不屑的说道,跟林参谋学习心理战的时候,林参谋曾经提到过囚犯心理,最喜欢欺负新人来获得满足感,但不敢招惹杀人犯,怕踢到铁板,最喜欢有钱人,可以各种勒索。

  “嘁,这里谁没几条人命?”刀疤壮汉不屑的问道:“知道规矩吗?”

  “不知道。”杨正很干脆的说道。

  “不知道就好好听着,每天一包烟,无条件服从老子的命令。”刀疤壮汉不屑的嘲笑道:“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很不错,乖乖听话,有你好处。”

  “知道我的规矩吗?”杨正冷冷的反问道。

  “你?在这里你也配讲规矩?”刀疤壮汉怒了,不屑地讥笑道。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新来的也敢讲规矩,不知死活,知道我们刀疤哥什么身份吗?”旁边一人讥笑道,其他两人也冷笑连连,混没将杨正放在眼里。

  “是吗?什么身份?”杨正假装好奇的问道,更是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将三人迷惑,暗地里全身绷紧,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