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342章: 田思上门

第342章: 田思上门

  受训的时候教官提到过一个概念,军人不同于其他,战场上必须绝对信任,也只有绝对信任才能发挥出绝对战斗力,才有机会取得绝对胜利,其他怎么选择教官没说,杨正估摸着是怀疑或者质疑。

  当意思到田思的不对后,杨正有过猜测对方的动机,但很快放弃,已经失败过三次,特勤大队在人选上不可能不严格,田思动机上不会有问题,但为什么在乎呢?杨正有些想不通,好奇的问大队长。

  大队长经验丰富,想了想说道:“人肯定没问题,或许有别的事情,这个交给我,出发前一定搞清楚。”

  杨正点点头,两人闲聊起来,没有足够的资料总感觉聊不到点子上,好在没多久田思匆匆过来,从包里拿出两个平板分别递给两人,杨正和大队长打开一看,一份文件已经打开,看标题是简报合集,两人认真阅读起来。

  田思也不打扰,静静的坐在旁边等待,过了大半个小时,大队长将平板放下,沉思起来,没多久,杨正也沉思起来,信息太多,需要点时间消化,简报上的内容让杨正震惊不已,意识到危险系数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估。

  过了一会儿,大队长忽然叹息一声,对杨正说道:“任务难度太大,已经超出了你的能力,就算我们特战大队最强的老兵上都未必能行,重新考虑一下吧?”

  如果没有光头佬,杨正看到这种难度级别的任务确实会考虑放弃,确实超出能力范围了,好不容易找到光头佬,如果放弃,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了,家仇村恨,杨正想了想,沉声说道:“试试吧,或许能行。”

  “你有几成把握?”大队长担心的问道,语气慈爱,像个老父亲般。

  “五五之数吧。”杨正想了想,郑重的说道。

  “吹牛——”田思在旁边听的真切,不屑地说道。

  杨正眉头微蹙,看向田思,大队长则不满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很明显嘛,还五五之数,哪来的自信?”田思没好气的说道。

  大队长也不知道杨正哪来的自信,有三成把握都算高估了,但不能被外人看轻了,当即脸色一沉,就要发作,杨正赶紧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我高估了?理由是什么?”

  关乎身家性命,大队长将火气强压下去,有些不满的看向田思。

  田思却浑不在意的冷笑道:“第一次救援,我们派遣的是特勤大队第三小队,综合战斗力在整个大队排名第三,每一名战士都有五年以上特战经验,单兵战斗力和经验都比你强吧?我记得你刚从训练营出来,一年特战经验都没有。”

  杨正并不在意对方的冷嘲热讽,点点头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田思一怔,火气更大了,有些发飙的冲动,但还是克制住了,冷着脸沉声说道:“他们以维和部队的身份前往库卡部落,身份合情合理,不会引起怀疑,但在去往草原的路上神秘消失,什么人能够悄无声息的让我们第三小队神秘消失?甚至连个求救信号都没有发来,可见敌人之强大。”

  “资料我看过了,是在经过一条山沟的时候消失的,巧的是出事的时候我们卫星正好失去对该区域的监控,所以什么都没拍到,敌人选择攻击的时机非常巧妙,问题是他们怎么知道这个时间点正好通过那条山沟?”杨正不满的顶了一句。

  “你的意思还是想说我们内部出了问题?”田思恼怒的问道。

  “有没有出问题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只是在分析一个事实,请问,你怎么解释这个巧合?”杨正也来火了,不满的反问道。

  “因为他们通过卫星提前发现了我们出发,从维和部队基地出来到出事点,中间有两个小时车程,两个小时足以布下陷阱了。”田思沉声说道。

  “也就是说维和部队基地有人在通风报信,或者说有人在盯着维和部队大门口,只要发现我们的人出来马上报告?”杨正沉声说道,见田思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杨正想了想,觉得可能性不是没有,不想争论了。

  “怎么,服气了?”田思不满的追问道,显然不想放弃打击杨正的机会。

  杨正无所谓的撇撇嘴,不做口舌之争,田思不罢休的继续说道:“就说第二次救援,我们派的是第一小队,也是我们大队战斗力最强的小队,每个人特战经验都在六七年以上,综合战斗力比第三小队强不少,遭到伏击的时候同样没能发出求救信号,卫星也同样正好不在该区域。”

  “你想说什么?”杨正语气有些生硬的反问道。

  “我想说的是你别太自大,还五五之数,连我们最强的小队都没有还手之力,被敌人算计的死死的,你凭什么自大?”田思不屑的追问道。

  “输的还挺有面子吗。”大队长听不下去了,不屑的反讥道。

  “我?”田思顿时蔫了,败军之将,何以言勇?输了就是输了,那点可怜的骄傲,尊严和荣誉早就被踩在地上了,拼什么看不起别人?田思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神情有些萎靡,脸上多了些哀伤,苦笑道:“对不起,我只是关心则乱,不想大家做无谓的牺牲了。”

  “为什么这么说?”杨正好奇的问道。

  “第三次营救,我们从各小队挑选了最好的王牌战士,组成一支最强的特战小队,算是我们能够拿得出手的王牌力量了,为了避免配合不够默契问题,还特意集训了一个月,无论默契度还是体能,状态,都是最佳的,结果还是输了,就凭我俩,怎么可能?”田思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怕死吗?”大队长沉声问道。

  “怕死?”田思呵呵笑了,带着几分哀伤,几分悲痛,更多的是愤恨,冷冷地说道:“我的丈夫就是第一次营救小队的小队长,我们结婚不到半年,你觉得我会怕死吗?”

  杨正恍然,明白了田思为什么在乎这次行动,换成自己也一样,有些同情的说道:“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这个情况。”

  “没事,卢大队说别告诉你们,不过,既然无法改变一起执行任务的事实,相互了解一点更好,免得产生隔阂。”田思诚恳地说道。

  “你真是关心则乱了。”大队长有些感慨的说道。

  “什么意思?真有五成把握?”田思惊讶的追问道。

  五更啊,你们的票票呢?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